雜阿含經卷第七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見相應 (2/2)]

《雜阿含經》「見相應」的內容為卷六第133~138經及本卷第139~171經,闡述:

  • 為什麼會產生邪見?
  • 邪見有哪些例子?
  • 如何破除邪見?

(一三九)[0042c15]

如是我聞:

一時,舍衛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何所,何所見,若未起憂、悲、惱、苦令起,已起憂、悲、惱、苦重令增廣?」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廣說,諸比丘聞已,當受奉行。」

佛告諸比丘:「有故,色起,色繫、著故,於色見我,未起憂、悲、惱、苦[*]令起,已起憂、悲、惱、苦[*]重令增廣。亦復如是。諸比丘,於意云何?色為常耶?為非常耶?」

答曰:「無常,世尊!」

復問:「若無常者,是苦耶?」

答曰:「是苦,世尊!」

「如是,比丘!若無常者是苦,是苦有故,是事起、繫、著、見我,若未起憂、悲、惱、苦[*]令起,已起憂、悲、惱、苦[*]重令增廣。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是故,諸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若復見、聞、覺、識起、求、憶、隨覺、隨觀,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

「若見有我、有世間、有此世、有他世,常、恒、不變易,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

「若復見有非此世我、非此世我所、非當來我、非當來我所,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

「若多聞聖弟子於此六見處觀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觀者,於佛狐疑斷,於法、僧狐疑斷。

「是名,比丘!多聞聖弟子不復堪任身、口、意業三惡道正使放逸,聖弟子決定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來,作苦邊。」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惱、苦」,宋、元、明三本作「苦、惱」。[*]

「唯」,宋、元、明三本作「惟」。

「見有」,大正藏原為「有見」,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見有」。

[註解]

起、求、憶:所生起的、所尋求的、所憶念的。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所(獲)得、所(尋)求、心之所思惟」。

[讀經拾得]

本經意義同卷六第133經,註解也可參見該經。

(一四〇、一四一)[0043a16]

次經亦如是。差別者,苦、集、滅、道狐疑斷。

次經亦如是。差別者,佛、法、僧、苦、集、滅、道狐疑斷。

 

 

(一四二)[0043a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未起我、我所、我慢繫著使起,已起我、我所、我慢繫著使重令增廣?」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所」字。

 

[對應經典]

 

(一四三、一四四)[0043a27]

第二、第三經亦復如上。

 

 

(一四五)[0043a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若未起有漏、障礙、燒然、憂、悲、惱、苦生,已起有漏、障礙、燒然、憂、悲、惱、苦重令增廣?」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一四六)[0043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若三受世間轉?」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於」,大正藏原為「形」,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於」。

[註解]

三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

[對應經典]

 

(一四七)[0043b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三苦世間轉?」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三苦:苦苦、壞苦、行苦。「苦苦」指身心的苦,「壞苦」指事物毀壞或樂受消失的苦,「行苦」指無常即是苦。

[讀經拾得]

搭配上一經的「三受」來看,三受會有三苦,因此說「觀受是苦」、「諸​受皆苦」。

(一四八)[0043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世八法世間轉?」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世八法:利、衰、毀、譽、稱、譏、苦、樂等八種世間法。另譯為「世間八法」、「八風」。

[讀經拾得]

民間小說相傳,宋朝大文學家蘇東坡有次提了一首詩:「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頗為得意,遣書僮送給他的好友佛印禪師。

禪師看了詩,揮毫批了兩個字,就叫書僮帶回去。

蘇東坡打開回文一看,竟然是「放屁」兩個字,立刻乘船過江,找禪師理論。

渡江到了金山寺,誰知佛印禪師已外出雲遊去了。而禪師的門板上貼了一個聯子,上面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這則故事不見於史傳,然而也反應了佛經中所說的八風,早已為民間所熟悉。

唯有於五陰離我見、捨欲貪,才能不為八風所動。

(一四九)[0043b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我勝、我等、我卑』?」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我勝、我等、我卑:我認為我比別人強、我認為我跟別人差不多、我認為我比別人差。

[對應經典]

 

(一五〇)[0043b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有勝我者、有等我者、有卑我者』?」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對應經典]

 

(一五一)[0043c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無勝我者、無等我者、無卑我者』?」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言」字。

 

[對應經典]

 

[導讀:外道的見解]

古印度傳統的婆羅門教認為有「恆常、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我」,而要追尋真我。另外還有六種主要的外道,是反對婆羅門思想的自由思想家,佛教稱為「外道六師」。

不管是婆羅門教的追尋真我,或是外道六師,都是錯誤的見解,佛弟子由於知道正法,而能不受這些邪見所縛,有了正確的見解,才會有正確的行為,並達成解脫。

外道六師是:

  1. 富蘭那迦葉:否認善、惡的業報,認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種種惡事不會有罪報;作種種善事,也不會有好報。可說是無因果、無道德論者。(例如第162經所述的邪見。)
  2. 末迦梨瞿舍利子:認為人的際遇,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行為造成的,一切隨命運擺布,努力是徒然的。無論愚智,都要輪迴受諸苦樂,直到八萬四千大劫後,就自然得到解脫。因此也否定因果論,認為人所作的善事惡事都是徒然。可說是宿命論者。(例如第155、163經所述的邪見。)
  3. 阿耆多翅舍欽婆羅:認為人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造成,死後還歸地、水、火、風,全部敗壞,一了百了,沒有來生。作善作惡都沒有報應,所以不須布施乃至祭祀,只管追求快樂,而否定道德。可說是順世派、唯物快樂主義者。(例如第154、156經所述的邪見。)
  4. 迦羅拘陀迦栴延:認為眾生的存在有七種成分是真實的:地、水、火、風、苦、樂、命。這七種成分不必靠任何條件產生,而能安住不變。因此,縱使用刀砍頭,也不會死,因為刀只是在七法之中穿過罷了。因此也沒有揮刀的人,也沒有被砍的人,否定善惡觀念、道德觀念。可說是無因論的實有論者。(例如第161經所述的邪見。)
  5. 先闍那毘羅胝子:認為所謂真理只不過是主觀上以為是真的,要不陷於主觀的執著,最穩當的做法是不肯定自己的立場。這一派沒有自己固定的主張,而是仗著語言的技巧去駁倒對手,如同中國的「白馬非馬論」一般。可說是懷疑論、不可知論者。(例如第164經所述的邪見。)
  6. 尼揵子:耆那教的創始人。主張苦樂、罪福等皆由前世所造,必須以苦行償還,要脫離輪迴,必須修苦行,等苦行成就、舊業消滅,新業不生時,生命就回復清淨,捨離肉體、獲得解脫。此派與其餘五派相比,較類似佛教提倡修行,但主張命與非命二元論,而不是因緣論,所主張的極端苦行也是佛教所反對的。(在卷五、卷二十一等卷中都有相關記載。)

除了外道六師外,當時百家爭鳴,對於宇宙和人生有六十二種不正確的見解,稱為「外道六十二見」,可歸納為以下八類:

  1. 常見論:主張身心乃至世界常住不變,人死後自我再生於來世而以現狀相續,永遠不會改變。這就是「常見」,「靈魂永生」的概念即是常見的一種。另一種常見,則是婆羅門教的「梵我如一」,認為我與大梵(造物主、大我)是一體的,因此而不滅。(參見第152、153、166、167經,以及第168經部分所述的邪見。)
  2. 半常半無常論:主張大梵(造物主、大我)是常,眾生則是無常的。(參見第165經以及第169經部分所述的邪見。)
  3. 有邊無邊論:執著認為世界有邊,或是世界無邊,或是非有邊非無邊等。靠著種種的方法以及有限的禪定,而作出對宇宙及人生的臆測。(參見第168經部分,以及第169經所述的邪見。)
  4. 種種論:對事全無定見,專為不可捉摸之說。(外道六師中的先闍那毘羅胝子也是其中一種。)
  5. 無因論:主張萬物都是無因無緣,不管好的、壞的事物的產生,都沒有原因。其中有一派認為萬物沒有任何原因即產生,另一派認為萬物都是自然產生,沒有其他的原因。(參見第157、158、159經,以及第169經部分所述的邪見。)
  6. 死後有想論、無想論、非想非非想論:討論眾生於未來死後是否仍保有感覺、認識、意志、思考等意識作用,屬於執著未來所起之常見或斷見。(參見第171經部分所述的邪見。)
  7. 斷滅論:主張死後斷滅,歸於無有。(參見第171經所述的邪見,而外道六師中阿耆多翅舍欽婆羅也屬於其中一種。)
  8. 現世涅槃論:討論以何種狀態為現世最高境界。有五種見:一、於現在五欲自恣。二、初禪為最高境界。三、第二禪為最高境界。四、第三禪為最高境界。五、第四禪為最高境界。(參見第170經所述的邪見。)

佛陀證悟後發現這些見解都是基於身見、基於愛欲、基於有限的觀察或臆測而誤認的,因此無法趨向解脫。初果聖者即已斷身見、戒取、疑,而超越這些邪見。

佛法離於「常見」與「斷見」這二邊,說著十二因緣的中道。

(一五二)[0043c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有我、有此世、有他世,常、恒、不變易法,如爾安住』?」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有我、有此世、有他世,常、恒、不變易法,如爾安住:人的自我不滅,世界也常住不變,人死後自我再生於來世而以現狀相續,永遠不會改變。這就是「常見」,「靈魂永生」的概念即是常見的一種。

[對應經典]

 

(一五三)[0043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我、彼,一切不二、不異、不滅』?」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滅」,宋、元、明三本作「減」。

[註解]

我、彼,一切不二、不異、不滅:這是婆羅門教所謂的「梵我如一」,認為我與大梵(造物主、大我)是一體的,因此而不滅。其中的「彼」即是指「大梵」(造物主、大我)。

 

(一五四)[0043c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無施無會無說,無善趣惡趣業報,無此世、他世,無母、無父、無眾生、無世間阿羅漢正到正趣,若此世、他世見法自知身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無施:布施沒有善報。

無會:供養沒有善報。

無說:咒願(祝福他人)沒有善報。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否定因果論,是佛教「世間正見」的相反。關於「世間正見」,可參考卷四的導讀。

(一五五)[0044a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無力、無精進、無力精進無士夫方便、無士夫精勤、無士夫方便精勤無自作、無他作、無自他作;一切人、一切眾生、一切神,無方便、無力、無勢、無精進、無堪能,定分、相續、轉變,受苦樂六趣』?」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無力、無精進、無力精進:任何能力都是徒勞的、任何精進努力都是徒勞的、任何能力與精進努力都是徒勞的。

無士夫方便、無士夫精勤、無士夫方便精勤:人們用什麼方法都是徒勞的、人們如何的精進努力都是徒勞的、人們用什麼方法精進努力都是徒勞的。

無自作、無他作、無自他作:自己所作都是徒勞的、他人(例如梵天)所作都是徒勞的、自己及他人所作都是徒勞的。

六趣:由於業因的不同,眾生往生所趣向的六種地方,分別為天趣、人趣、阿修羅趣、地獄趣、餓鬼趣、畜生趣。又譯為「六道」。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的「末迦梨瞿舍利子」主張的宿命論,認為人的際遇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行為造成的,一切隨命運擺布,努力是徒然的。

(一五六)[0044a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諸眾生此世活,死後斷壞無所有四大和合士夫,身命終時,地歸地、水歸水、火歸火、風歸風,根隨空轉,輿床第五四人持死人往塜間,乃至未燒可知,燒然已,骨白鴿色立慢者知施,黠慧者知受。若說有者,彼一切虛誑妄說,若愚若智,死後他世,俱斷壞無所有』?」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第五」,宋、元、明三本作「弟子」。

「高」,元、明二本作「憍」。

[註解]

輿床:火化死人前,用以擺放死人的床。

四人持死人往塜間:四個人各抬一角,將在輿床上的死人抬往墓地。(四個人搬運屍體,而輿床是第五個搬運者,所以前句稱「輿床第五」。)

未燒可知,燒然已,骨白鴿色立:還沒有火化前,就知道火化後會變成一堆如白鴿顏色的白骨。

高慢者知施,黠慧者知受:驕傲自大的人才會去布施,聰明的人則會向別人拿東西。也就只看物質的層面,認為拿到東西才賺到。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之一「阿耆多翅舍欽婆羅」主張的唯物論、斷滅論。認為人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造成,死後還歸地、水、火、風,全部敗壞,一了百了,沒有來生。

這樣的唯物論也是現代普遍的一種看法,認為一切就只是物質的運作而已。

(一五七)[0044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眾生煩惱,無因無緣』?」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外道六十二見中的「無因論」之一,主張萬物都是無因無緣,不管好的、壞的事物的產生,都沒有原因。

(一五八)[0044a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眾生清淨,無因無緣』?」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外道六十二見中的「無因論」之一,主張萬物都是無因無緣,不管好的、壞的事物的產生,都沒有原因。

(一五九)[0044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眾生無知無見,無因無緣』?」

時,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外道六十二見中的「無因論」之一,主張萬物都是無因無緣,不管好的、壞的事物的產生,都沒有原因。

(一六〇)[0044b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

時,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佛」,宋、元、明三本作「佛言」。

[註釋]

如是說:此處可能有經文脫落,原文可能為「如是說:『眾生智見,無因無緣』」。(參考《雜阿含經論會編》,印順法師著)

[對應經典]

(一六一)[0044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謂七身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不殺、不動、堅實。何等為七?所謂地身、水身、火身、風身、樂、苦、命。此七種身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不殺、不動、堅實、不轉、不變、不相逼迫。若福、若惡、若福惡,若苦、若樂、若苦樂,若士梟士首,亦不逼迫世間。若命、若身、七身間間容刀往返,亦不害命,於彼無殺、無殺者,無繫、無繫者,無念、無念者,無教、無教者』?」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返」,宋、元、明三本作「反」。

[註解]

七身:外道六師「迦羅拘陀迦栴延」所主張的地、水、火、風、苦、樂、命這七種元素。

非作:不是被製造出來的。

非作所作:不是被製造出來的東西所製造出來的。

非化:不是化生創造出來的。

士梟士首:一人(士)砍掉(梟)另一人(士)的頭(首)。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的「迦羅拘陀迦栴延」的主張,認為眾生的存在有七種成分是真實的:地、水、火、風、苦、樂、命。這七種成分不必靠任何條件產生,而能安住不變。因此,縱使用刀砍頭,也不會死,因為刀只是在七法之中穿過罷了。因此也沒有揮刀的人,也沒有被砍的人,否定善惡觀念、道德觀念,也是一種唯物論。

此邪見所認為的「七身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意指外道認為這七種成分是最根本的元素,既不是由別的東西直接產生、也不會由別的東西輾轉產生,因此這七種元素是不會消滅的。

(一六二)[0044b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作、教作,斷、教斷,煮、教煮,殺、教殺,害眾生、盜他財、行邪婬、知言妄語、飲酒、穿牆、斷、偷奪,復道害村、害城、害人民,以極利劍輪,斫截作大肉聚,作如是學:「彼非惡因緣,亦非招惡。於恒水南殺害而去,恒水北作大會而來,彼非因緣福惡,亦非招福惡。惠施、調伏、護持、行利同利,於此所作,亦非作福」』?」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剬」,大正藏原為「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剬」。

[註解]

煮、教煮:用湯煮(眾生),或教唆他人用湯煮(眾生)。也就是凌虐眾生。

鏁:古字,同「鎖」。

復道:僭伏於道路旁,伺機攔路搶劫。此處「復」是「伏」的意思。

剬割:割斷。「剬」是截斷的意思。

恒水:恆河。

作大會:舉辦祭典大會。

行利:行善利益他人,而攝引歸於正道。四攝法之一。

同利:與他人同甘共苦,藉機給予啟發,攝引歸於正道。四攝法之一。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的「富蘭那迦葉」等所說,無道德論,否認善、惡的業報。認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種種惡事不會有罪報;作種種善事,也不會有好報。

(一六三)[0044c1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於此十四百千生門、六十千六百五業、三業、二業、一業、半業、六十二道跡、六十二內劫、百二十泥黎、百三十根、三十六貪界、四十九千家、四十九千金翅鳥家、四十九千邪命外道、四十九千外道出家、七想劫、七無想劫、七阿修羅、七毘舍遮、七天、七人、七百海、七夢、七百夢、七、七百嶮、七覺、七百覺、六生、十增進、八大士地,於此八萬四千大劫,若愚若智,往來經歷,究竟苦邊彼無有沙門、婆羅門作如是說:「我常持戒,受諸苦行,修諸梵行,不熟業者令熟,已熟業者棄捨,進退不可知。」此苦樂常住,生死定量,譬如縷丸著空中,漸漸來下,至地自住。如是八萬四千大劫生死定量,亦復如是』?」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黎」,宋、元、明三本作「犁」。

「海」,宋、元、明三本作「人」。

「若」,宋、元二本作「苦」。

「擲」,宋、元、明三本作「掉」。

[註解]

生門:誕生的生命型態。此經所述的外道認為輪迴過所有這些生命型態後,自然會解脫。

泥黎:地獄。

毘舍遮:食人精氣或血肉之惡鬼。

嶮:「險」的異體字。

大士地:高貴的地位。

彼無有沙門、婆羅門作如是說:沒有出家在家的修行者這麼說;這麼說的就不是修行者。

熟業:成熟的業報。

縷丸:將線纏起來而成的小球。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的「末迦梨瞿舍利子」主張的宿命論,認為人的際遇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行為造成的,一切隨命運擺布,努力是徒然的,經歷過所有這些輪迴,自然就會解脫。

本經中「我常持戒,受諸苦行,修諸梵行,不熟業者令熟,已熟業者棄捨,進退不可知」所述的,不管是苦行外道也好、佛教也好,都與宿命論主張的一切自有定數相衝突,於是被此類外道拿來當攻擊的對象:就說一切都有定數了,還要持戒、修苦行、梵行做什麼?所以這類外道認為「無有沙門婆羅門作如是說」。

現代也有一些前世今生的思想,承認有輪迴的存在,表示輪迴本身就是學習、就是修行,經歷輪迴自然就會到更高的境界。這種思想雖然通常是鼓勵積極、正向的思考,但也接近於「經歷過所有這些輪迴,自然就會解脫」的見解。佛陀則表示輪迴不一定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輪迴再久也不會自然解脫,端看所造的業而決定輪迴的去向。

(一六四)[0045a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風不吹、火不燃、水不流、箭不射、懷妊不產、乳不𤛓、日月若出若沒、若明若闇不可知』?」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諸」字。

「𤛓」,大正藏原為「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𤛓」。

[註解]

懷妊:懷孕。

𤛓:擠牛、羊乳。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就是外道六師的「先闍那毘羅胝子」主張的不可知論,沒有自己固定的主張,而是仗著語言的技巧去駁倒對手,如同「白馬非馬論」一般。

(一六五)[0045a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此大梵自在,造作自然,為眾生父』?」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父」,明本作「及」。

[註解]

此大梵自在,造作自然,為眾生父:大梵(造物主、大我)是無所不能、恆常永存的,創造了萬事萬物,是眾生的天父。這也是外道六十二見的「常見」或「半常半無常論」的主張。

 

(一六六)[0045a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色是我,餘則虛名;無色是我,餘則虛名;色非色是我,餘則虛名;非色非無色是我,餘則虛名;我有邊,餘則虛名;我無邊,餘則虛名;我有邊無邊,餘則虛名;我非有邊非無邊,餘則虛名。一想、種種想、多想、無量想,我一向樂、一向苦、若苦、樂、不苦不樂,餘則虛名』?」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我」,宋、元、明三本作「我色」。

「若」,宋、元、明三本作「不」。

宋、元、明三本無「樂、不苦」三字。

[註解]

色非色是我,餘則虛名:色(物質)與非色(精神)組成了「我」,其他的都是假的。

一向樂:永遠都是安樂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基於「我見」而升起各種錯誤知見的一些列舉。

(一六七)[0045a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色是我,餘則妄想;非色、非非色是我,餘則妄想;我有邊,餘則妄想;我無邊,餘則妄想;我非有邊非無邊,餘則妄想。我一想、種種想、少想、無量想,我一向樂、一向苦,若苦、樂、不苦不樂』?」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若」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基於「我見」而升起各種錯誤知見的一些列舉。

(一六八)[0045b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我世間常世間無常世間常無常世間非常非無常世有邊世無邊世有邊無邊世非有邊非無邊命即是身命異身異如來死後有、如來死後無、如來死後有無、如來死後非有非無』?」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諸」字。

[註解]

我世間常:我和宇宙的主體是永恆不變的。

世間無常:宇宙的主體是無常的,會消失而一了百了(斷滅論)。

世間常無常:宇宙的主體是常也是無常。

世間非常非無常:宇宙的主體不是常也不是無常。

世有邊:宇宙有邊界。

世無邊:宇宙沒有邊界。

世有邊無邊:宇宙既是有邊界、又是沒有邊界。

世非有邊非無邊:宇宙既不是有邊界、也不是沒有邊界。

命即是身:生命(靈魂)即是肉體,兩者不可以分離。另譯為「彼命彼身」、「是命是身」。

命異身異:生命(靈魂)是一回事,肉體是另一回事,兩者可以分離。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即「十四無記」,佛陀不予回答的問題。

要如何正確地看待「十四無記」的問題?可參見卷十第262經:「如實正觀世間集者,則不生世間無見,如實正觀世間滅,則不生世間有見。[……]如來離於二邊,說於中道」(CBETA, T02, no. 99, p. 67, a2-4) 佛陀離於有、無的二邊,離於斷、常的二邊,以因緣法講說世間完整的面貌。

有同學會問說:「十四無記有『世間無常』,佛教也認為『世間無常』呀?」其實兩者雖然中文字面相同,實際的意義卻不一樣。十四無記所說的「世間無常」是將宇宙(世間)視為一個主體、大我,認為這個主體是無常,會消失而一了百了,屬於斷滅論。佛教所說的「世間無常」則是基於因緣的分析,描述人世間的遷流變化,而非有一個主體、大我。

至於「如來死後有」等問題,則可參見卷五第106經「導讀」的說明。

關於佛教對於「十四無記」的看法,也可參考《雜阿含經》卷五第106經、卷十六第408經、卷三十二第905經、卷三十四第962經,《中阿含經》卷六十第220經,《長阿含經》卷十二第18經歡喜經。

(一六九)[0045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世間我常、世間我無常、世間我常無常、世間我非常非無常;我苦常、我苦無常、我苦常無常、我苦非常非無常;世間我自作、世間我他作、世間我自作他作、世間我非自作非他作、非自非他無因作;世間我苦自作、世間我苦他作、世間我苦自他作、世間我苦非自非他無因作』?」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註解]

自作:自己所作。指世間苦樂等一切,都是我自己所作的。例如「常見論」執著認為常住不變的「我」造作了一切。

他作:他人所作。指世間苦樂等一切,都是他人(例如造物主大梵天)所作的。例如執著認為大梵(造物主、大我)創造一切。

自作他作:部分是自己所作,部分是他人所作。

無因作:沒有原因而自然發生。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外道六十二見的「常見」及「半常半無常論」的一些列舉,都是以「我」為中心,而對世間的本質進行臆測。佛教則是從緣起來看世間,了知世間因緣生、因緣滅,而不是以「我」為中心。

(一七〇)[0045b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若無五欲娛樂,是則見法般涅槃;若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入初禪,乃至第四禪,是第一義般涅槃』?」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作」字。

大正藏無「欲」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五欲: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覺觸,而起的欲望。也就是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

見法般涅槃:當生證得解脫涅槃,另譯為「現法涅槃」、「現法般涅槃」。

離欲、惡不善法:離於感官欲樂,離於惡的、不善的事情。

有覺有觀:「覺」與「觀」兩者皆有。「覺」又譯為「尋」,是投向的注意力;「觀」又譯為「伺」,是持續的注意力。例如打坐時將心念投向呼吸,就是「尋」;接著將心念持續地省察呼吸,就是「伺」。

離生喜樂:由捨離而生起喜與樂。

初禪: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的第一個層次;離於感官欲樂,離於惡的、不善的事情,覺與觀兩者皆有,由捨離而生起喜與樂,而達到的禪定境界。

第四禪: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的第四個層次;離於苦、樂,先前憂、喜已斷了,沒有苦也沒有樂,只有因捨而生的純淨之念,而達到的禪定境界。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即是外道六十二見的「現世涅槃論」,有的認為能離開世間的五欲娛樂就是永遠的煩惱的止息,有的認為四禪是永遠的煩惱的止息。而佛陀發現,縱使是四禪也是因緣生滅的。

(一七一)[0045c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繫著,何所見我,令諸眾生作如是見、如是說:『若麁四大色斷壞、無所有,是名我正斷;若復我欲界斷壞、死後無所有,是名我正斷;若復我色界死後斷壞、無所有,是名我正斷;若得空入處識入處無所有入處非想非非想入處,我死後斷壞、無所有,是名我正斷』?」

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廣說,次第如上三經。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後」字。

[註解]

我正斷:我就完全斷滅了。

欲界:有淫欲和食欲的有情眾生居住的地方。依照三界六道的分類,天道的欲界諸天以下統稱為欲界,欲天的最高天是他化自在天,以下包含人道、阿修羅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

色界:離於淫欲和食欲,身體及宮殿等物質(色)相當殊勝精緻的有情眾生居住的地方。依照三界六道的分類,包含天道的色界十八天。

空入處:以無邊的空間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一天的層次。又譯為「無量空入處」、「空處」、「空無邊處」。

識入處:以無邊的識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二天的層次。又譯為「無量識入處」、「識處」、「識無邊處」。

無所有入處:以無所有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三天的層次。又譯為「無所有處」。

非想非非想入處:沒有一般粗重的想陰(心中浮現的相),但想陰仍未真正斷盡的定境,是世間最深的定境。猶如油已經倒光的油筒,倒不出油來了,但表面還是黏著一些油;非想非非想入處已幾乎沒有想陰,但又不能說斷盡想陰。是無色界天的最高層次。

[讀經拾得]

此經所記載的邪見,是外道六十二見的「死後有想論、無想論、非想非非想論」及「斷滅論」的一些列舉。

[導讀:斷除對五陰執著的方法;斷知相應 (2/2)]

《雜阿含經》「斷知相應」的內容為卷六第130~132經及本卷第172~187經,當中佛陀教導我們如何因捨斷而徹底地了知五陰。

佛陀說的捨斷五陰,不是要人舉刀自殺,而是斷除對五陰的執著、斷除十二因緣的鎖鏈。那要如何才能斷除對五陰的執著呢?在第174~186經中,佛陀為我們諄諄教誨,舉了很多方法,在前幾卷許多已經提過了:

  1. 親近善知識:第174、175經
  2. 修習三十七道品:第176~183經
  3. 修習(四聖諦的)道諦:第184經
  4. 修習無貪、無瞋、無癡的教說:第185、187經
  5. 修習止、觀:第186經

(一七二)[0045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法無常者當斷,斷彼法已,以義饒益,長夜安樂。何法無常?色無常,受、想、行、識無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以義饒益,長夜安樂:以真義帶來幫助,長久得到安穩快樂。

[進階辨正]

(一七三)[0045c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過去無常法當斷,斷彼法已,以義饒益,長夜安樂。云何過去無常法?過去色是無常法,過去欲是無常法,彼法當斷。斷彼法已,以義饒益,長夜安樂。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未來、現在、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過去未來、過去未來現在。

[讀經拾得]

本經的各小經將過去、未來、現在(的各種排列組合)的五陰都一一表示為無常法而應斷。例如不管是記憶中的、或是宿命通回憶的過去五陰,都是無常、不應該執著的;希求於未來的、或是天眼通預見的未來五陰,也是無常、不應該執著的。

這些經文和《雜阿含經》中常見的以下經文也相通:「當觀知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悉皆無常。正觀無常已,色愛即除。色愛除已,心善解脫。」(CBETA, T02, no. 99, p. 4, c26-29)

[進階辨正]

(一七四)[0045c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為斷無常法故,當求大師。云何是無常法?謂色是無常法;為斷彼法,當求大師。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過去、未來、現在、過去未來、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過去未來現在,當求大師,八種經如是。種種教隨順、安、廣安、周普安、導、廣導、究竟導、說、廣說、隨順說、正、第二伴、真知識、同意、愍、悲、崇義、崇安慰、樂、崇觸、崇安隱、欲、精進、方便、廣方便、堪能方便、堅固、強、健、勇猛、身心勇猛、難伏、攝受常學、不放逸、修、思惟、念、覺、知、明、慧、辯、思量、梵行、如意念處正懃、念身、正憶念一一八經,亦如上說。如斷義,如是知義、盡義、吐義、止義、捨義亦如是。

[校勘]

「是」,明本作「此」。

大正藏無「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過去未來」十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大正藏無「正」字,今依據蘇錦坤居士建議加上。

「心」,大正藏原為「八」,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心」。

「知」,宋、元、明三本作「智」。

[註解]

如是,過去……八種經如是:如同本經所講的「斷無常法」,還有「斷過去無常法」……等八種經文(七種有時間的標示,加上原經共八種)。

種種教隨順……一一八經,亦如上說:如同本經所講的「為斷無常法故,當求大師」,還有「為種種教隨順故,當求大師」……等法,每一法各有八篇經文(前述的過去……等八種)。

 

[進階辨正]

[導讀:如救頭燃]

曾參與寺院晚課的人,大多聽過〈普賢警眾偈〉: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當勤精進,如救頭燃,但念無常,慎勿放逸!

此偈後半段的意義可參見以下的經文。

(一七五)[0046a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尚可暫忘,無常盛火應盡除斷滅;為斷無常火故,勤求大師。斷何等無常故勤求大師?謂斷色無常故勤求大師,斷受、想、行、識無常故勤求大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斷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如是八種救頭然譬經,如上廣說。如求大師,如是求種種教、隨順教,如上廣說。如斷義,如是知義、盡義、吐義、止義、捨義、滅義、沒義,亦復如是。

[註解]

火燒頭衣:火燒到頭髮和衣服。

增上欲:加強的意願。

慇懃方便:勤奮努力。

然:通「燃」。

[進階辨正]

(一七六)[0046b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為斷無常故,當隨修內身身觀住。何等法無常?謂色無常,為斷彼故,當隨修[*]內身身觀住。如是受、想、行、識無常,為斷彼故,當隨修[*]內身身觀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色無常,未來色、現在色、過去未來色、過去現在色、未來現在色、過去未來現在色無常,斷彼故,當隨修[*]內身身觀住。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如隨修[*]內身身觀住八種,如是外身身觀、內外身身觀、內受受觀、外受受觀、內外受受觀、內心心觀、外心心觀、內外心心觀、內法法觀、外法法觀、內外法法觀住一一八經,亦如上說。

如斷無常義,修四念處;如是知義、盡義、吐義、止義、捨義、滅義、沒義故,隨修[*]四念處,亦如上說。

[校勘]

「修」,宋、元、明三本作「順」。[*]

大正藏無「內」字,宋、元、明三本「內」字在第一個「身」字後,今依據前後文在「身」字前補上。

宋、元、明三本無「止義」二字。

[註解]

內身身觀住:正念安住在身體內,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或本質。「身觀住」是「四念處」中「身念處」的另譯。「內身」指自身以內。

外身:自身以外,有解為他人、也有解為身外的物理世界(也如自身是由四大地、水、火、風所構成)。

內外身:自身以內及以外的四大(同時觀察)。

內受:自身的感受。

外受:他人的感受。

內外受:自身及他人的感受(同時觀察)。

內心:自己的心念。

外心:他人的心念。

內外心:自己及他人的心念(同時觀察)。

內法:自己的諸法。

外法:他人的諸法。

內外法:自己及他人的諸法(同時觀察)。

[讀經拾得]

四念處是依據身、受、心、法而實修,參見卷二十四的說明。

[進階辨正]

(一七七)[0046b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應盡斷,為斷無常火故,隨修內身身觀住。云何為斷無常火故,隨修[*]內身身觀住?謂色無常,為斷彼故,隨修內身身觀住。受、想、行、識無常,為斷彼故,隨修內身身觀住……」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如內身身觀住八經,如是外身身觀八經、內外身身觀八經如上說。

如身念處二十四經,如是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二十四經如上說。

如當斷無常九十六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九十六經,亦如上說。

 

(一七八)[0046c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應盡斷。為斷無常火故,已生惡不善法當斷,起欲、精勤、攝心令增長。斷何等無常法故,已生惡不善法為斷故,起欲、方便、攝心增進?謂色無常故,受、想、行、識無常當斷故,已生惡不善法令斷,起欲、方便、攝心增進……」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經,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經,亦如上說。

如已生惡不善法當斷故,如是未生惡不善法令不生、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增廣故,起欲、方便、攝心增進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無常三十二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三十二經,廣說如上。

[校勘]

「起」,宋、元、明三本作「當起」。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以四正勤四正斷)精進努力:(1)已生惡令斷滅、(2)未生惡令不生、(3)未生善令生起、(4)已生善令增長,而斷無常。

《雜阿含經》的「正勤相應」在千年的傳抄中已佚失,所以對此主題的探討要多參考其他經典及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的對應經卷。

(一七九)[0047a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燃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當修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當斷何等法無常?謂當斷色無常,當斷受、想、行、識無常故,修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如經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經,亦如上說。

如修欲定,如是精進定意定思惟定亦如是。如當斷三十二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三十二經,亦如上說。

[校勘]

「尊」,明本作「增」。

「斷」,宋、元、明三本作「斷斷」。[*]

宋、元、明三本無「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字。

宋、元、明三本無「亦」字。[*]

[註解]

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依「意欲」所引發的禪定,漸次斷諸行,而成就神通。其中「欲定」是指由(對禪定的、聖果的)意欲而引發的禪定;「斷行」可解為漸次斷諸行(參見《雜阿含經》卷十七第474經),或解為行於四正斷;「如意足」又譯為「神足」,即隨心所欲的神通。

精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依「精進」所引發的禪定,漸次斷諸行,而成就神通。「精進定」又譯為「勤定」。

意定(斷行成就如意足):依「心念專注」所引發的禪定,漸次斷諸行,而成就神通。「意定」又譯為「心定」。

思惟定(斷行成就如意足):依「慧觀」所引發的禪定,漸次斷諸行,而成就神通。「思惟定」又譯為「觀定」。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應修行四如意足,精勤禪定成就神通,而斷無常。

《雜阿含經》的「如意足相應」在千年的傳抄中已佚失,因此對此主題的探討要多參考其他經典及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的對應經卷。

四如意足中:

  1. 「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是依成就如意足。
  2. 「精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是依成就如意足。
  3. 「意定斷行成就如意足」可依例如無量心三昧(慈喜捨四無量心)成就如意足。
  4. 「思惟定斷行成就如意足」是依成就如意足。

依悲、智、願、行所引發的禪定而成就神通、解脫,也是四如意足。

[進階辨正]

(一八〇)[0047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當修信根。斷何等無常法?謂當斷色無常,當斷受、想、行、識無常故,修信根……」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亦如上說。

如信根八經,如是修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四十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四十經,亦如上說。

[校勘]

「當」,宋本作「常」。

[註解]

信根:對佛、法、僧、戒的信心。如同根生莖葉般能增上其他善法,因此稱為「根」。

精進根:勇猛精勤修行。

念根:修習四念處而不忘。

定根:入定而不散亂。

慧根:智慧。

[讀經拾得]

五根是五種能轉迷為悟的能力,詳見卷二十六。

(一八一)[0047b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當修信力。斷何等無常故,當修信力?謂斷色無常故,當修信力,斷受、想、行、識無常故,當修信力……」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經,亦[*]如上說。

如信力,如是精進力念力定力慧力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四十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四十經,亦如上說。

[校勘]

「力」,宋、元、明三本作「力斷」。

[註解]

信力:對佛、法、僧、戒的淨信,能破邪信。

精進力:徹底地斷惡生善,能破懈怠。

念力:修習四念處而不忘,能破邪念。

定力:入四禪等定境,能破散亂。

慧力:證得四聖諦的智慧,能破無明。

[讀經拾得]

五力是由五根實修而發揮出的具體力量,詳見卷二十六。

(一八二)[0047b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修念覺分。斷何等法無常故,修念覺分?謂斷色無常,修念覺分,當斷受、想、行、識無常,修念覺分……」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經如上說。

如念覺分八經,如是擇法覺分精進覺分喜覺分除覺分捨覺分定覺分一一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五十六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五十六經如上說。

[校勘]

宋、元、明三本在「分」字下尚有「念覺分」三字。

[註解]

念覺分:專注清楚,修習四念處。其中「覺」即覺悟,「分」即分支、部分。「修念覺分」即修習覺悟的方法中念的部分。

擇法覺分:以智慧明辨、揀擇各種法。

精進覺分:勇猛精勤修行。

喜覺分:契合於佛法而生的歡喜、法喜。

除覺分:身心輕安、平靜。又譯為猗覺分、輕安覺分。

捨覺分: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

定覺分:入定而不散亂。

[讀經拾得]

七覺分是覺悟的七個要素,詳見卷二十六、二十七。

(一八三)[0047c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當正見。斷何等無常火故,當修正見,斷色無常故,當修正見,斷受、想、行、識無常故,當修正見……」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亦如上說。

如正見八經,如是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一一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六十四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六十四經,亦如上說。

[校勘]

「當」,宋、元、明三本作「常」。

大正藏在「火」字之前有一「法」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讀經拾得]

八正道是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詳見卷二十八。

(一八四)[0047c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無餘。為斷無常火故,當修苦習盡道。斷何等無常法故,當修苦習[*]盡道?謂斷色無常故,當修苦習[*]盡道;斷受、想、行、識無常故,當修苦習[*]盡道……」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亦如上說。

如苦習[*]盡道八經,如是苦盡道樂非盡道樂盡道一一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三十二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三十二經,亦如上說。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火」字。[*]

「習」,元、明二本作「集」。[*]

[註解]

苦習盡道:滅除「苦的集(習)起」的途徑,也就是四聖諦的「道」諦。

苦盡道:滅除苦的途徑,也就是四聖諦的「道」諦。

樂非盡道:滅除非樂(苦及不苦不樂)的途徑,也就是四聖諦的「道」諦。

樂盡道:滅除樂(受而涅槃)的途徑,也就是四聖諦的「道」諦。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應修習(四聖諦的)道諦,而斷無常。

[進階辨正]

(一八五)[0048a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無餘。為斷無常火故,當修無貪法句。斷何等法無常故,當修無貪法句?謂當斷色無常故,修無貪法句,斷受、想、行、識無常故,修無貪法句……」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亦如上說。

如當修無貪法句八經,如是無恚、無癡諸句正句法句一一八經如上說。

如當斷二十四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二十四經,亦如上說。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盡」字。

[註解]

無貪法句:離貪的教說。「法句」是表達正法教說的詞句,常為偈頌形式。

 

(一八六)[0048b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猶如有人火燒頭衣,當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當起增上欲,慇懃方便時救令滅。」

佛告比丘:「頭衣燒然尚可暫忘,無常盛火當盡斷。為斷無常火[*]故,當修止。斷何等法無常故,當修?謂斷色無常故,當修止;斷受、想、行、識無常故,當修止……」如是廣說,乃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亦如上說。

如修止八經,如是修八經,亦如上說。

如當斷十六經,如是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捨、當滅、當沒一一十六經,亦如上說。

「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如實知;受、想、行、識亦如是。多聞聖弟子如是正觀者,於色生,受、想、行、識生厭;厭已不樂,不樂故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如是動搖、旋轉、尫瘵、破壞、飄疾、朽敗、危頓、不恒、不安、變易、惱苦、災患、魔邪、魔勢、魔器,如沫、如泡、如芭蕉、如幻,微劣、貪嗜、殺摽、刀劍、疾、相殘、損減、衰耗、繫縛、搥打、惡瘡、癰疽、利刺、煩惱、讁罰、陰蓋、過患、處愁、慼、惡知識,苦、空、非我、非我所,怨家、連、非義、非安慰,熱惱、無蔭、無洲、無覆、無依、無護,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憂悲法、惱苦法、無力法、羸劣法、不可欲法、誘引法、將養法、有苦法、有殺法、有惱法、有熱法、有相法、有吹法、有取法、深嶮法、難澁法、不正法、兇暴法、有貪法、有恚法、有癡法、不住法、燒然法、罣閡法、災法、集法、滅法、骨聚法、肉段法、執炬法、火坑法,如毒蛇、如夢借、如樹果、如屠牛者、如殺人者、如觸露、如淹水、如駛流、如織縷、如輪涉水、如跳杖、如毒瓶、如毒身、如毒華、如毒果[*]、煩惱動。如是,比丘!乃至斷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乃至滅沒,當修止觀。

「斷何等法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乃至滅沒,修止觀?謂斷色過去、未來、現在無常,乃至滅沒,故修止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是故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如實知。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於色生厭,於受、想、行、識生厭,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閡」,宋、元、明三本作「礙」。

「夢」,宋、元、明三本作「夢如」。

「假」,大正藏原為「價」,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假」。

「果」,宋、元二本作「菓」。[*]

「涉」,大正藏原為「沙」,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涉」。

「杖」,宋、元、明三本作「狀」。

宋、元、明三本無「丘」字。

宋、元、明三本無「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十八字。

[註解]

尫瘵:又弱又病。「尫」是「弱」,「瘵」是「病」。

妬:「妒」的異體字。

讁罰:責罰。

駛流:湍急的水流。

跳杖:跳起的杖子。參見《雜阿含經》卷十六第430、431經及卷三十四第954經所說,擲杖空中不是杖頭、就是杖尾、杖腹落地,比喻輪迴當中一定曾墮地獄道、畜生道、或餓鬼道。

[讀經拾得]

觀五陰無常、苦、空、非我,不只是概念,更是需要實證的。實證的修法,最常見的就是「止觀」:「止」是心定於一處(或一境)而不動,例如專注在呼吸上,止息想念與思慮,可以培養「定」;「觀」是洞察,例如觀無常,可以培養「慧」。止、觀配合,則可以實證真理。

[進階辨正]

(一八七)[0048c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以成就一法故,不復堪任知色無常,知受、想、行、識無常。何等為一法成就?謂貪欲一法成就,不堪能知色無常,知受、想、行、識無常。何等一法成就?謂無貪欲成就,無貪欲法者,堪能知色無常,堪能知受、想、行、識無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成就不成就,如是知不知、親不親、明不明、識不識、察不察、量不量、覆不覆、種不種、掩不掩、映翳不映翳亦如是。

「如是知,如是識解,受、求、辯、獨證,亦復如是。

「如貪,如是恚、癡、瞋、恨、、執、嫉、慳、幻、諂、無慙、無愧、、慢慢、增慢、我慢增上慢、邪慢、卑慢、憍慢、放逸、矜高、曲偽相規、利誘、利惡、欲多、欲常、欲不敬、惡口、惡知識、不忍貪、嗜下貪、惡貪,身見邊見邪見見取戒取、欲愛、瞋恚、睡眠、掉悔、疑、惛悴蹁蹮贔屓、懶、亂想、不正憶、身濁、不直、不軟、不異、欲覺、恚覺、害覺、親覺、國土覺、輕易覺、愛他家覺、愁憂惱苦[*],於此等一一法,乃至映翳,不堪任滅色作證。

「何等為一法?所謂惱苦,以惱苦映翳故,不堪任於色滅盡作證,不堪任於受、想、行、識滅盡作證。一法不映翳故,堪任於色滅盡作證,堪任於受、想、行、識滅盡作證。

「何等一法?謂惱苦,此一法不映翳故,堪任於色滅盡作證,堪任於受、想、行、識滅盡作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成就不」,宋、元、明三本作「不成就」。

大正藏無「映」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而明本則作「暎」字。

「辯」,宋、元二本作「辨」。

「如」,元、明二本作「如是」。

「偽」,大正藏原為「為」,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偽」。

「下」,大正藏原為「不」,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下」。

「贔屓」,宋本作「[阿-可+鼻]欷」。

[註解]

映翳:遮蔽。

呰:毀謗。

增上慢:特別強烈的傲慢,特指未得未證而自認為已得已證。「增上」即「加強」的意思。

邊見:偏於一邊的見解,包括常見(認為身心乃至世界常住不變的見解,又稱為「有見」)及斷見(斷滅的見解,又稱為「無見」)。

見取:執著邪見(不合乎正法的外道見解)。

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

掉悔:心浮動靜不下來。「掉」又譯為「掉舉」,心浮動不安;「悔」即「追悔」,於所作的事心懷憂惱。

惛悴:昏亂、憂傷。

蹁蹮:行走搖晃不穩的樣子。

贔屓:用力的樣子。

欲覺:想要感官之欲的意向。此處的「覺」即「有覺有觀(有尋有伺)」的「覺(尋)」,是投向的注意力。

害覺:想要加害別人的意向。

[讀經拾得]

貪欲熾盛時,就會失去智慧,而不能夠知道五陰無常。其餘各種執著熾盛時也是如此。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七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七.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7/12 21:36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36373043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