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二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諸天相應 (2/4)]

《雜阿含經》「諸天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卷三十六第995~1022經、本卷、卷四十八、和卷四十九第1294~1318經,是和諸天眾有關的經文。

天道是六道之一,以清淨心行善的人命終後往生天界,自然天人也有其習性。正面來說,天人通常已離開粗重的欲望,將五欲昇華到較高的禪樂的層次,心懷仁慈、樂於行善助人,沉浸在喜悅中(初禪即「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念持喜安」)。負面來說,天人也可能沉迷於作善事或是追逐禪樂,而沒有興趣解脫。

在「諸天相應」的經文中,即可見天人分享天界如何快樂,佛陀則表示解脫才是真正的快樂無憂;天人讚嘆世間的善法,而佛陀則引導他們進一步到解脫的層次;天人鼓吹禪定,佛陀則開示智慧。

雖然許多天人沉迷在天界的樂境,但也有對佛法有興趣、護持三寶的天人,《雜阿含經》的「諸天相應」和「林相應」就記載了蠻多天人與佛陀和佛弟子的問答及互動。

不是所有的天人都信佛,有些連「佛」是什麼都沒有概念,甚至有少數是來踢館的,但絕大多數的天人對於佛陀以及聖者都相當恭敬,也會隨緣幫助佛弟子,不吝指點修行的路,甚至直接、間接促使佛弟子證得聖果。

《雜阿含經》本卷及卷三十六至卷五十當中含有大量偈子的部分卷數,相當於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的「有偈篇」,也是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的第一篇。因此雖然內容看似較不具組織,卻深受南傳學人重視。

[第576經經文導讀]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那時,有一位容貌極為好看的天人,在後夜(凌晨三點至六點期間)拜訪佛陀,五體投地禮拜佛陀,以頭觸及佛陀的雙足後,退到一旁坐下。天人身上發出的光明照遍了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不處難陀林,終不得快樂,忉利天宮中,得天帝名稱。」

這時,那位天人以偈誦向佛說:「沒有到過忉利天上提供娛樂的難陀林,就不知道什麼才是快樂的所在,這園林所位於的忉利天宮,有著享有名望及稱譽的天帝。」

忉利天是行善的人命終後可往生的天界之一,忉利天有四大園林,其中的難陀林又稱歡喜園,當中的景致極為美妙,能讓人自然而然就快樂了起來。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童蒙汝何知,阿羅漢所說,一切行無常,是則生滅法,生者既復滅,俱寂滅為樂。」

這時,佛陀以偈誦回答他:「年幼無知的你,又怎麼知道斷盡煩惱的阿羅漢所說的:一切因緣而生的事物都無常,都是由因緣和合而生起、由因緣離散而消滅;凡是生起的都會再滅去,沒有生和滅的涅槃才是真正的快樂。」

世間甚至天界的娛樂都是因緣而生的,自然也會因緣而滅,例如天人因為歡喜園的景緻而快樂,離開歡喜園這快樂自然就淡去;阿羅漢證得涅槃,滅除煩惱、生死,才是真正的快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這時,天人再說偈回答道:「好久不見如此的修行人,達到了完全的涅槃,渡過了一切的怖畏,永遠超越世間的恩愛。」

許多人希望享有天界的快樂,但不管天界多快樂,拉長時間來看總是無常的,證得解脫才能永遠地無憂無慮。

(五七六)[0153c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

「不處難陀林,  終不得快樂,
 忉利天中,  得天帝名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童蒙汝何知,  阿羅漢所說,
 一切行無常,  是則生滅法
 生者既復滅,  俱寂滅為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宮」,宋、元、明三本作「居」。

「蒙」,宋本作「朦」,聖本作「曚」。

「 一切……為樂」,巴利本作 Aniccā sabbe saṅkhārā, uppādavayadhammino, uppajjitvā nirujjhanti, tesaṃ vūpasamo sukho ti。

[註解]

後夜:夜晚的最後四分之一,約凌晨三點至六點。古印度將一天分為八時,即晝四時、夜四時。夜四時為初夜、中夜、中夜後、後夜。(註:古印度有兩種計時系統,一種是一天八時,一種是一天六時,在此採用一天八時的系統。)

難陀林:忉利天王天帝釋的四大園林之一,提供各種娛樂及美妙的境界。又譯為「難陀園」、「歡喜園」、「大喜園」、「難檀槃那園觀」。

忉利天:欲界六天的第二天,位於須彌山頂上,中央為帝釋天,四方各有八天,合稱三十三天。另譯為「三十三天」。

童蒙:年幼無知。

一切行無常:一切的有為法(因緣而生的事物)都是無常的。

生滅法:由因緣和合而生起,由因緣離散而消滅的事物;有生就有滅。

俱寂滅為樂:沒有生和滅的涅槃(滅除煩惱、生死)才是真正的快樂。

婆羅門: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祭司階級,在這裡泛指修行人。

逮:達到。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五七七)[0153c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即說偈言:

「斷一切鉤鏁,  牟尼無有家,
 沙門著教化,  我不說善哉。」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一切眾生類,  悉共相纏縛,
 其有智慧者,  孰能不愍傷?
 善逝哀愍故,  常教授眾生,
 哀愍眾生者,  是法之所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註解]

鉤鏁:即「鉤、鎖」,這裡特指家室的牽絆。「鏁」是古字,同「鎖」。

善逝:指佛陀。「善逝」是古印度對覺者十種常見的稱號(如來十號)之一,意思是徹底地到達彼岸,不再退沒於生死之海,此處以這個稱號來代表佛陀。

哀愍故:因為悲憫的緣故。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在本經的幾部對應經典中,都將來訪佛陀者稱為「夜叉」,這一經在南傳巴利藏中則歸於「夜叉相應」而不是「諸天相應」。夜叉是住在地上或空中,行動極為迅速,以威勢惱害人類的鬼類,但也有皈依佛教而守護正法的夜叉。

害人的無形眾生通常不喜歡佛陀教化眾生,因為佛陀的教導會使得世間的善人變多,由於善人的心性平穩,這些無形眾生自然就少了很多見縫插針而害人的機會;人間的善人越多,也表示未來將投生於天界的人也越多,相對地害人的無形眾生的勢力就會減弱。

本經中的夜叉可能因此而不希望佛陀說法,並將佛陀對眾生說法講成是佛陀執著於教化他人。佛陀則表明他是因為悲憫眾生而說法,相當的南傳經文中更說明佛陀是以「明淨心教誡他人」,而不是「被憐愍與同情束縛」,也就是說佛陀教化他人的同時並沒有執著。

佛陀的說服力一向很強,讓這位夜叉最後不得不佩服佛陀。

(五七八)[0154a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常習慚愧心,  此人時時有,
 能遠離諸惡,  如顧鞭良馬。」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常習慚愧心,  此人實希有,
 能遠離諸惡,  如顧鞭良馬。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悉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註解]

慚愧:羞恥於作惡的、不善的事情或起各種煩惱。

顧鞭良馬:好馬看到鞭影便能善觀形勢,調整步伐及方向,隨順駕御者的心。比喻修行人面對事件,能夠隨時反省,避免造惡業。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佛陀指出常有慚愧心的人很稀有,這樣的人能調御自己的心而不作惡。

《雜阿含經》卷十四第346經表示慚愧是離苦的第一步:「以慚愧故不放逸,不放逸故恭敬順語、為善知識,為善知識故樂見賢聖、樂聞正法、不求人短,不求人短故生信、順語、精進,精進故不掉、住律儀、學戒,學戒故不失念、正知、住不亂心,不亂心故正思惟、習近正道、心不懈怠,心不懈怠故不著身見、不著戒取、度疑惑,不疑故不起貪、恚、癡,離貪、恚、癡故堪能斷老、病、死。」(CBETA, T02, no. 99, p. 96, b16-23)

[進階辨正]

[導讀:四果]

佛法的修習不只是在信仰及實踐的層次,還可以證得解脫,親身體驗。以解脫的程度來衡量,修道的成就可略分為四果:

  1. 初果:須陀洹果。
  2. 二果:斯陀含果。
  3. 三果:阿那含果。
  4. 四果:阿羅漢果。

證得果位的條件以及剩餘輪迴的束縛,如下表所述:

果位 條件 輪迴的束縛
須陀洹果 斷身見、戒取、疑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七次後就能涅槃。
斯陀含果 斷身見、戒取、疑,貪瞋癡薄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一次後就能涅槃。
阿那含果 斷五下分結(身見、戒取、疑、欲貪、瞋恚) 不再生於欲界。例如下一生生於色界或無色界的天界,並在天界證得涅槃。
阿羅漢果 斷五上分結(色愛、無色愛、掉舉、慢、無明);貪瞋癡永盡、煩惱永盡 證得涅槃、解脫輪迴。

其中一些名詞的簡略意義如下:

  • 身見:執著於有「我」。
  • 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
  • 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
  • 欲貪:欲界眾生的貪愛。
  • 瞋恚:生氣。
  • 愚癡:無智;無明。

初果聖者清楚明白地見到真理,稱為「見法」而有「法眼淨」。初果以上的二果、三果、四果則是根據貪、瞋、癡斷除的徹底程度來區分。

四果阿羅漢有時中文簡稱作「羅漢」,阿羅漢的貪瞋癡永盡、煩惱永盡,又稱為「漏盡」。

(五七九)[0154a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不習近正法,  樂著諸邪見
 睡眠不自覺,  長劫心能悟。」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專修於正法,  遠離不善業,
 是漏盡羅漢,  嶮惡世平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悉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註解]

習近:親近。

邪見:不合乎正法的外道見解。

睡眠不自覺:比喻不親近正法而親近外道邪見,有如沉睡不醒。

長劫:極長的時間。「劫」是時間單位,代表極長的時間。

羅漢:「阿羅漢」的簡稱,即斷盡煩惱、不再輪迴的四果聖人。

嶮惡世平等:在這五濁惡世裡能保持寧靜不執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天人所說的邪見:「不習近正法,樂著諸邪見,睡眠不自覺,長劫心能悟」,類似外道六師的「末迦梨瞿舍利子」主張的宿命論,認為人的際遇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行為造成的,一切隨命運擺布,努力是徒然的,輪迴本身就是學習、就是修行,經歷過所有這些輪迴,自然就會解脫。在《雜阿含經》卷七第163經即有記載這種外道見解。

有些持有邪見的人,因為過去生所造的善業或是此生所造的其他善行,死後往生天界而成為天人,並不是因為邪見而往生天界。然而如果只看到表相而不明白因緣本末,這些天人也可能誤以為自己是因為邪見而生天。

(五八〇)[0154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以法善調伏,  不墮於諸見,
 雖復著睡眠,  則能隨時悟。」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若以法調伏,  不隨餘異見
 無知已究竟,  能度世恩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遍」,大正藏原為「過」,今依據前後文改作「遍」。

「墮」,大正藏原為「隨」,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墮」。

「諸」,聖本作「耶」。

「竟」,宋本作「意」。

[註解]

餘異見:異於佛法的見解;外道的見解。

無知已究竟:已徹底除去無知。

能度世恩愛:能超越世間的各種情愛。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天人所說「不墮於諸見」的見解,與外道六師之一「先闍那毘羅胝子」主張的懷疑論類似,認為所謂的真理只不過是主觀上以為是真的,要不陷於主觀的執著,最穩當的做法是不肯定自己的立場。這一派沒有自己固定的主張,而是仗著語言的技巧去駁倒對手,如同中國的「白馬非馬論」一般。可說是懷疑論、不可知論者。在《雜阿含經》卷七第164經即有記載這種外道見解。

(五八一)[0154b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若羅漢比丘,  自所作已作
 一切諸漏盡,  持此後邊身
 記說言有我,  及說我所不?」

爾時,世尊即說偈答:

「若羅漢比丘,  自所作已作,
 一切諸漏盡,  持此後邊身,
 正復說有我,  我所亦無咎。」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若羅漢比丘,  自所作已作,
 一切漏已盡,  持此最後身
 心依於我慢,  而說言有我,
 及說於我所,  有如是說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已離於我慢,  無復我慢心,
 超越我我所,  我說為漏盡。
 於彼我我所,  心已永不著,
 善解世名字,  平等假名說。」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持此後邊身」,巴利本作 Antimadehadhārin。

[註解]

所作已作: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

後邊身:生死輪迴中最後一世的身體。

我所:我所擁有的。

無咎:沒有過錯。這句是說阿羅漢縱使說「我」如何如何,也不會執著於我,因此沒有過錯。

最後身:生死輪迴中最後一世的身體。

我慢:自我中心、傲慢;因為認為五陰有我而有的傲慢。

世名字:方便世間溝通而有的名字。

平等假名說:心中平等,只是採用世間假立的名字方便溝通。

[對應經典]

 

(五八二)[0154c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

「若羅漢比丘,  漏盡持後身,
 頗說言有我,  及說我所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若羅漢比丘,  漏盡持後身,
 亦說言有我,  及說有我所。」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若羅漢比丘,  自所作已作,
 已盡諸有漏,  唯持最後身,
 何言說有我,  說何是我所。」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若羅漢比丘,  自所作已作,
 一切諸漏盡,  唯持最後身,
 說我漏已盡,  亦不著我所,
 善解世名字,  平等假名說。」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稽首佛足」,宋、元、明、聖四本無「稽首佛足」四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阿羅漢在日常言談中也會使用「我」、「我的」這類慣用語,採用這些世間假立的名字是為了方便溝通,阿羅漢並不會執著於「我」或是「我所」。

(五八三)[0155a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羅睺羅阿修羅王月天子。時,諸月天子悉皆恐怖,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說偈歎佛:

「今禮最勝覺,  能脫一切障,
 我今遭苦惱,  是故來歸依。
 我等月天子,  歸依於善逝,
 佛哀愍世間,  願阿修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破壞諸闇冥,  光明照虛空,
 今遮那,  清淨光明顯。
 羅睺避虛空,  速放飛兔像!」

羅睺阿修羅,即捨月而還,舉體悉流污,戰怖不自安,神惛志迷亂,猶如重病人。

時,有阿修羅名曰婆稚,見羅睺羅阿修羅疾捨月還,便說偈言:

「羅睺阿修羅,  捨月一何速,
 神體悉流污,  猶如重病人。」

羅睺羅阿修羅說偈答言:

瞿曇說呪偈,  不速捨月者,
 或頭破七分,  受諸隣死苦。」

婆稚阿修羅復說偈言:

「佛興未曾有,  安隱於世間,
 說呪偈能令,  羅睺羅捨月。」

佛說此經已,時月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羅睺羅阿修羅王」,巴利本作 Rāhu Asurinda。

「毘」,宋、元、明、聖四本作「鞞」。

「盧」,宋、聖二本作「魯」。

「睺」,聖本作「睺羅」。

「虛空」,聖本作「去」。

「惛」,大正藏原為「昬」,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惛」。

「婆稚」,巴利本作 Vepacitti。

大正藏無「羅」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障:遮蔽。

解:解除阿修羅的障蔽。

毘盧遮那:光明遍照。

飛兔像:即月亮,中國古代有時以「玉兔」稱呼月亮。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彼月」,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月」。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羅睺羅阿修羅王和月天子的戰事

《長阿含經》卷二十〈忉利天品8〉:「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城名城,依國名國,依土名土,依山名山,依河名河。」(CBETA, T01, no. 1, p. 135, a29-b3)

「月天子」是依於月球為名的天人,天人和阿修羅時常征戰,《雜阿含經》卷四十即有許多相關記載。至於經典流傳中是否因為翻譯者或傳抄者的解讀,而影響到一些用詞,則不得而知。

常有人聯想到本經所述是否和月蝕有關?佛教早期即知道月亮圓缺的原理,是由於月亮運行到離太陽近的地點時,影子朝向著我們而造成。其實日、月本身並沒有變化,因此本經所述應該不是指一般的月蝕成因,詳見本經線上「進階辨正」收錄的討論。

  • 佛陀的祝願

本經中佛陀「說呪偈」有效,一般是認為聖者口業清淨,所說的為「真實語」,因此祝願(咒願)特別有效,這是各佛教部派都承認的一個現象。

[進階辨正]

(五八四)[0155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為有族本不?  有轉生族耶?
 有俱相屬無?  云何解於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我無有族本,  亦無轉生族,
 俱相屬永斷,  解脫一切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何名為族本?  云何轉生族?
 云何俱相屬?  何名為堅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母為世族本,  妻名轉生族,
 子俱是相屬,  愛欲為堅縛,
 我無此族本,  亦無轉生族,
 俱相屬亦無,  是名脫堅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善哉無族本,  無生族亦善,
 善哉無相屬,  善哉縛解脫。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怨悉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族本」,巴利本作 Kuṭikā。

「轉生族」,巴利本作 Kulāvaka。

「縛」,巴利本作 Bandhana。

「屬」,大正藏原為「續」,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屬」。

「世」,聖本作「放」。

「怨悉」,宋、元、明三本作「怖已」。

[註解]

族本:家族的根本、來源,如母親。

轉生族:再生新生命,如妻子能使家族延續。

相屬:連續;相續。如兒子能讓家族延續下去。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並不是說佛陀沒有世間的母親及家人,而是佛陀已經不入輪迴、不再有親眷的纏縛。

[進階辨正]

(五八五)[0155b29]

如是我聞:

世尊新剃鬚髮,後夜打坐以衣覆頭一時,佛住釋氏優羅提那塔所。

爾時,世尊新剃鬚髮,於後夜時結跏趺坐直身正意繫念在前以衣覆頭

時,優羅提那塔邊有天神住,放身光明,遍照精舍,白佛言:「沙門憂耶?」佛告天神:「何所忘失?」

天神復問:「沙門為歡喜耶?」

佛告天神:「為何所得?」

天神復問:「沙門不憂不喜耶?」

佛告天神:「如是,如是。」

爾時,天神即說偈言:

「為離諸煩惱?  為無有歡喜?
 云何獨一住,  非不樂所壞?」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我無惱解脫,  亦無有歡喜,
 不樂不能壞,  故獨一而住。」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

「云何得無惱?  云何無歡喜?
 云何獨一住,  非不樂所壞?」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煩惱生歡喜,  喜亦生煩惱,
 無惱亦無喜,  天神當護持。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

「善哉無煩惱,  善哉無歡喜,
 善哉獨一住,  不為不喜壞。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神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跏」,大正藏原為「加」,今依據明、聖二本改作「跏」。

「已」,大正藏原為「己」,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已」。

[註解]

結跏趺坐:禪坐時,將兩腳盤於大腿上的坐法。

直身正意:挺直身體,端正心念。

繫念在前:專注於當下。

何所忘失:有忘掉或失去什麼嗎?(意指沒有忘掉或失去東西,不必憂心。)

云何獨一住,非不樂所壞:你如何在獨坐的時候,不被不樂所影響?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現代的出家人有時是晚上打坐太冷所以以衣覆頭,看來佛世時就如此了。
  • 釋迦牟尼佛像的髮型

由本經說「世尊新剃鬚髮」,可知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是以比丘形象行走人間,也就是剃除鬚髮理光頭。其他經律中也有這樣的記載,例如:

《雜阿含經》卷四十四第1184經:「爾時,世尊剃髮未久,於後夜時,結跏趺坐,正身思惟,繫念在前,以衣覆頭。」(CBETA, T02, no. 99, p. 320, b22-24)

因為婆羅門教的修行人蓄髮的較多,有的外道會以「禿頭沙門」、「剃頭沙門」來罵佛陀,例如:

《雜阿含經》卷四十二第1157經:「火與婆羅門遙見佛來,作是念:「禿頭沙門何故數來,貪美食耶?」」(CBETA, T02, no. 99, p. 308, a7-9)

《雜阿含經》卷四十二第1158經:「為鬼著耶?無有此義,捨諸三明大德婆羅門,而稱歎彼禿頭沙門。」(CBETA, T02, no. 99, p. 308, c3-4)

《雜阿含經》卷四十四第1180經:「時,婆羅門長者悉集堂上,遙見世尊,共相謂言:「彼剃頭沙門竟知何法?」」(CBETA, T02, no. 99, p. 319, a24-26)

《增壹阿含經》卷二十八〈聽法品36〉第5經:「此二龍王便生此念:『禿頭沙門恒在我上飛,我等當共制之,令不陵虛。』」(CBETA, T02, no. 125, p. 703, b28-c1)

佛陀強調他也是僧眾的一份子,經中也有記載許多人遇到佛陀卻不知道他是釋迦牟尼佛,只知道他是僧團的一份子。僧眾的穿著都很樸素,佛陀平日穿著也如此,因此外人才分不出來。

那為何北傳、南傳、藏傳,包含全世界的博物館,都少見比丘形象的釋迦牟尼佛像呢?

因為佛世時不流行造佛像,當時的弟子通常以菩提樹代表佛陀成道,法輪代表佛陀說法,足印代表佛陀遊化,佛塔代表佛陀涅槃,禮佛通常就禮佛陀本人,或是禮這些象徵物,自然很少真正的佛陀造像。(至於網路謠言號稱諸如大英博物館所收錄佛陀在世時的繪像,其實都是假的。)

佛像是在像法時期才開始盛行的,佛像旨在讓人有憶念佛陀的目標,但是塑像並不等同佛陀。此時距離佛陀的時代已過了約五百年,塑造佛像的藝術家只能從經典中提到佛陀的「三十二相」找尋靈感,其中的「頂上肉髻」相就具相化成為「螺絲髮型」,搭配犍陀羅、秣菟羅等地的造像藝術,而有了典雅莊嚴的佛像。因此釋迦牟尼佛像上的「螺絲髮型」其實不是頭髮,更不是髮型,而是「頂上肉髻」相的視覺化。

佛陀剛出生還沒頭髮時,就被看出有三十二相。三十二相是古印度的命相用語,為凸顯特定表徵的講法,不是寫實的敘述。就如同中國古代命相所說的「斷掌」並不是說手掌斷掉了。根據命相用語所作的視覺化,自然不會是精確的佛陀形象。

無論如何,所謂「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髮型如何都不影響佛陀的慈悲與智慧,佛像只要能讓人憶念佛陀,就能發揮其功效,而在念佛時我們心中去除貪瞋癡、生起慈悲與智慧,就是佛像最大的價值。

[進階辨正]

(五八六)[0155c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妙絕,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猶如利劍害,  亦如頭火燃
 斷除貪欲火,  正念求遠離。」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譬如利劍害,  亦如頭火燃,
 斷除於後身,  正念求遠離。」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妙絕」,宋、元、明三本作「絕妙」。

「後身」,巴利本作 Sakkāyadiṭṭhi。

[註解]

頭火燃:頭髮被火所燒,比喻事情的急迫。

後身:來世的生命。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調伏貪欲可超越欲界,往生高層次的天界,成為天人。斷除後生則為阿羅漢,解脫輪迴、不生為天人了。

(五八七)[0156a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天女眾圍遶,  如毘舍脂眾,
 癡惑叢林中,  何由而得出?」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正直平等道,  離恐怖之方
 乘寂默之車,  法想為密覆
 慚愧為長,  正念為羈絡
 智慧善御士,  正見為前導
 如是之妙乘,  男女之所乘,
 出生死叢林,  逮得安樂處。」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毘舍脂」,巴利本作 Pisāca。

「癡惑」,巴利本作 Vanan tam mohanaṃ。

「離恐怖之方」,巴利本作 Abhayā nāma sā disā。

「法想」,巴利本作 Dhammacakka。

「長縻」,巴利本作 Alālamba。

「羈絡」,巴利本作 Parivāraṇa。

「士」,聖本作「土」。

[註解]

毘舍脂:食人精氣或血肉的鬼。又譯為「毘舍遮」、「毘舍闍」,義譯為「惡鬼」、「食人鬼」。

正直平等道,離恐怖之方,正直、平等的道路,是離恐怖(叢林)的方法。

法想為密覆:以思惟佛法作為防護。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能覆善覺觀」,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被法輪連結」。

縻:牽牛的繩子。

羈絡:套住馬口的嘴套。

智慧善御士,正見為前導:以智慧作為好的駕車者,以正見(正確的見解)作為前方的引導。

妙乘:美妙的載具。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根據南傳註釋書的說法,這位天神前世是一位過度精進而常不吃、不睡的比丘,因此導致風病而過世,往生忉利天。他一出生在忉利天,就被一群天女所圍繞,天女們引誘他一起玩樂。因為這個轉換太快了,他將天女們視為引誘他的惡鬼,而跑去向佛陀求助。

(五八八)[0156a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有四輪九門,  充滿貪欲住,
 深溺淤泥中,  大象云何出?」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斷愛喜,  貪欲等諸惡,

 拔愛欲根本,  正向於彼處。」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輪」,大正藏原為「轉」,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輪」。

「四輪九門」,巴利本作 Catucakkaṃ navadvāraṃ。

「淤」,大正藏原為「烏」,聖本作「象」,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淤」。

「愛喜」,巴利本作 Nandi。

「貪欲」,巴利本作 Icchālobha。

[註解]

四輪九門:四個輪子、九個門的車子,比喻為人身。南傳註釋書解說「四輪」為行、住、坐、臥,「九門」為兩眼、兩耳、兩鼻孔、嘴、生殖孔、肛門等九個入口。

[對應經典]

 

(五八九)[0156b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賴吒槃提,  有諸商賈客
 大富足財寶,  各各競求富,
 方便欲財利,  猶如然熾火,
 如是競勝心,  欲貪常馳騁,
 云何當斷貪,  息世間勤求?」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捨俗出非家,  妻子及財寶,
 貪恚癡離欲,  羅漢盡諸漏,
 正智心解脫,  愛盡息方便。」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賴吒槃提」,巴利本作 Raṭṭhavanta。

「貪恚癡」,巴利本作 Rāga, dosa, avijjā。

[註解]

賴吒槃提國:疑為「擁有國家的」的音譯。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羅吒國」,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擁有國家的(剎帝利族)」。

賈客:商人。

捨俗出非家:相信世俗的家不是最終的歸宿,而出家。又譯為「正信非家,出家學道」。

正智:清晰理解(解脫的智慧)。

[對應經典]

 

[導讀:十二因緣]

佛陀在出家前,見到了生、老、病、死的現象,為了探尋真理而出家修行,最後了悟了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根源而證道。

什麼是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根源呢?簡言之,因為沒有智慧(「無明」),因為有貪愛、執著。

若作更細部的解析,可分解為十二因緣: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處、六入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

「緣」表示前者是後者的條件。

十二因緣的各支,簡單解釋如下:

第幾支 名稱 意義 舉例
1 無明 沒有智慧 不如實知四聖諦
2 造作、造業 身行(身體的造作)、口行(言語的造作)、意行(意念的造作)
3 識知、覺知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4 名色 「名」是「受、想、行、識」,加上「色」,也就是五陰。也有將「名色」解釋為「分別色」,即分別四大及其變化
5 六入處 (觀察五陰的感官是)眼、耳、鼻、舌、身、意,六個可對外境反應的感官
6 (感官、外境、識三者的)接觸 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
7 (接觸後產生)感受 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
8 (對於感受產生)貪愛 欲愛(欲界眾生感官之欲的渴愛)、色愛(斷除淫欲的色界眾生的渴愛)、無色愛(斷除淫欲與物質欲的無色界眾生的渴愛)
9 (由於貪愛,因此)執取 欲取(執著欲貪)、見取(執著邪見)、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我語取(執著認為「有我」)
10 (因為執取,所以有)生命的存在、積集的善惡業 欲有(欲界的存在)、色有(色界的存在)、無色有(無色界的存在)
11 (生命存在而)出生 眾生的出生、身心的產生
12 老病死憂悲惱苦 (出生後,自然會有)衰滅及苦果


前者不一定直接產生後者,也可能只是後者成立的間接條件;但能確定的是,若沒有前者,後者就不會生起。

從生老病死等開始一路追本溯源,最後回追到無明的過程,稱為「逆觀十二因緣」;至於從無明開始一支支往後分析到生老病死等,則稱為「順觀十二因緣」。佛陀是先逆觀找出十二因緣,然後再順觀列出十二因緣,這個過程稱為「逆順觀察」十二因緣。佛弟子在觀察十二因緣時,也可以追隨這個過程,先逆觀十二因緣、之後順觀十二因緣。

十二因緣的義理很深,不是讀過以上這張表格就能懂的,同學若目前還無法完整瞭解因緣沒關係,可先瞭解「由於感官接觸到外境時起貪愛執著,這樣的因緣才會纏縛眾生」,以及「一切事物是相依而生、而滅,是無常的,因此沒有不變的自我」即可。

如果對於十二因緣的詳細義理有興趣,可以進一步參閱《雜阿含經》卷十二等「因緣相應」的內容。

(五九〇)[0156c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拘薩羅國有諸商人,五百乘車,共行治生,至曠野中。時有五百群賊在後隨逐,伺便欲作劫盜。時,曠野中有一天神,止住路側。

「時,彼天神作是念:『當往詣彼拘薩羅國諸商人所,問其義理。若彼商人喜我所問,時解說者,我當方便令其安隱,得脫賊難;若不喜我所問者,當放捨之,如餘天神。』

「時,彼天神作是念已,即放身光,遍照商人車營,而說偈言:

「『誰於覺睡眠,  誰復睡眠覺,
  誰有解此義,  誰能為我說。』

「爾時,商人中有一優婆塞信佛、信法、信比丘僧,一心向佛、法、僧,歸依佛、法、僧,於佛離疑,於法、僧離疑,於苦、集、滅、道離疑,見四聖諦第一無間等果,在商人中與諸商人共為行侶。彼優婆塞於後夜時端坐思惟,繫念在前,於十二因緣逆順觀察,所謂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謂緣無明行,緣行識,緣識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集;如是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處滅,六入處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惱、苦滅,如是如是純大苦聚滅。

「時,彼優婆塞如是思惟已,而說偈言:

「『我於覺睡眠,  我於睡眠覺,
  我解知此義,  能為人記說。』

「時,彼天神問優婆塞:『云何覺睡眠?云何睡眠覺?云何能解知?云何能記說?』

「時,優婆塞說偈答言:

「『貪欲及瞋恚,  愚癡得離欲,
  漏盡阿羅漢,  正智心解脫,
  彼則為覺悟,  我於彼睡眠。
  不知因生苦,  及苦因緣集,
  於此一切苦,  得無餘滅盡
  又不知正道,  等趣息苦處,
  斯等為常眠,  我於彼則覺。
  如是覺睡眠,  如是睡眠覺,
  如是善知義,  如是能記說。』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

「『善哉覺睡眠,  善哉眠中覺,
  善哉解知義,  善哉能記說,
  久遠乃今見,  諸兄弟而來,
  緣汝恩力故,  令諸商人眾,
  得免於劫賊,  隨道安樂去。』

「如是,諸比丘!彼拘薩羅澤中諸商人眾皆得安隱從曠野出。」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時」,大正藏原為「曠野」,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時」。

[註解]

拘薩羅: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北部,其首都為舍衛城,佛陀晚年常在此國。另譯為「憍薩羅」。

治生:營生;謀生。

伺便:等待時機。

優婆塞:在家的男性佛教徒。

四聖諦:四項聖者所證的真理,即「苦、集、滅、道」。「苦」是說明生命是苦迫的,「集」是說明苦的起因,「滅」是說明苦的止息,「道」是說明正確的解脫之道。

第一無間等果:指初果。

十二因緣:十二種導致苦及生死輪迴的條件。又譯為「十二緣起」、「十二支緣起」。

是事有故是事有,是事起故是事起:有了這個因此而有那個,這個生起因此那個生起。說明一切事物由因緣所成立,皆具有相依相待的關係。另譯為「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

無明:無智;不徹底明白佛法。也是「癡」的異名。

純大苦聚集:全都是大苦的積聚。

記說:決定說;確定說。

無餘滅盡:滅除而沒有殘餘。

等趣:正確地趨向。又譯為「正趣」、「等向」。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天神可助人,但常是看心情、有條件的,天神通常較會幫助清淨的人。

本經比喻初果聖者相對於阿羅漢有如在睡眠中的人,也就是說阿羅漢相對於初果聖者是醒悟的人;凡夫相對於初果聖者有如在睡眠中的人,也就是說初果聖者相對於凡夫是醒悟的人。

(五九一[0157a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海洲上優婆塞至他優婆塞舍會坐,極毀呰欲,言:『此欲者,虛妄不實,欺誑之法,猶如幻化,誑於嬰兒。』還自己舍,於五欲,是優婆塞舍有天神止住。時,彼天神作是念:『是優婆塞不勝不類,於餘優婆塞舍會坐眾中極毀呰欲,言:「如是欲者,虛偽不實,欺誑之法,如誑嬰兒。」還己舍已,自恣五欲,我今寧可發令覺悟。』而說偈言:

「『於大聚會中,  毀呰欲無常,
  自沒於愛欲,  如牛溺深泥。
  我觀彼會中,  諸優婆塞等,
  多聞明解法,  奉持於淨戒。
  汝見彼樂法,  而說欲無常,
  如何自恣欲,  不斷於貪愛,
  何故樂世間,  畜妻子眷屬。』

「時,彼天神如是如是開覺彼優婆塞已。如是如是彼優婆塞覺悟已,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精勤修習,盡諸有漏,得阿羅漢。」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一」,大正藏原為「二」,今依據前後文改作「一」。

「住」,元、明二本作「在」。

「恣」,明本作「咨」。

「呰」,聖本作「訾」。

[註解]

極毀呰欲:極力責備批評欲貪。

欺誑:詐欺、誑騙。

恣於五欲:放縱於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的享樂。

不勝不類:不倫不類;沒有水準、不像樣。

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基於正信從家出離,出家修行。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有位居士很會說法,但都要求別人,自己則沉迷五欲。有位天神看到了,就現身警醒他,要他說到做到。這位居士頗有慧根,從此出家精進修行,證得阿羅漢。

修行人得將佛法落實在自己的生活上、時時檢討自己,而不是拿佛法要求別人。

護持佛法的天人有的會提醒修行者用功,在《雜阿含經》卷五十「林相應」的經文中有許多這類例子。

[進階辨正]

(五九二)[0157b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寒林丘塚間。

時,給孤獨長者有小因緣至王舍城,止宿長者舍。夜見長者告其妻子、僕使、作人言:「汝等皆起,破樵[*]然火炊飯作餅調和眾味,莊嚴堂舍。」

給孤獨長者見已,作是念:「今此長者何所為作,為嫁女娶婦耶?為請賓客、國王、大臣耶?」念已,即問長者:「汝何所作?為嫁女娶婦?為請賓客、國王、大臣耶?」

時,彼長者答給孤獨長者言:「我不嫁女娶婦,亦不請呼國王、大臣,唯欲請佛及比丘僧,設供養耳。」

時,給孤獨長者聞未曾聞佛名字已,心大歡喜,身諸毛孔皆悉怡悅,問彼長者言:「何名為佛?」

長者答言:「有沙門瞿曇,是釋種子,於釋種中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為佛。」

給孤獨長者言:「云何名僧?」

彼長者言:「若婆羅門種剃除鬚髮,著袈裟衣,信家非家,而隨佛出家;或剎利種、毘舍種、首陀羅善男子等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彼佛出家而隨出家,是名為僧。今日請佛及現前僧,設諸供養。」

給孤獨長者問彼長者言:「我今可得往見世尊不?」

彼長者答言:「汝且住此,我請世尊來至我舍,於此得見。」

給孤獨長者念佛而生明相時,給孤獨長者即於其夜至心念佛,因得睡眠。天猶未明,忽見明相謂天已曉,欲出其舍,行向城門,至城門下,夜始二更,城門未開,王家常法,待遠使命來往,至初夜盡,城門乃閉,中夜已盡,輒復開門,欲令行人早得往來。

爾時,給孤獨長者見城門開,而作是念:「定是夜過天曉門開。」乘明相出於城門,出城門已,明相即滅,輒還闇冥。給孤獨長者心即恐怖,身毛為竪,得無為人及非人,或姦狡人恐怖我耶?即便欲還。

爾時,城門側有天神住。時,彼天神即放身光,從其城門至寒林丘塜間光明普照,告給孤獨長者言:「汝且前進,可得勝利,慎勿退還。」

時,彼天神即說偈言:

「善良馬百匹,  黃金滿百斤,
 騾車及馬車,  各各有百乘,
 種種諸珍奇,  重寶載其上,
 宿命種善根,  得如此福報,
 若人宗重心,  向佛行一步,
 十六分之一,  過前福之上。

「是故,長者!汝當前進,慎勿退還。」即復說偈:

「雪山大龍象,  純金為莊飾,
 巨身長大牙,  以此象施人,
 不及向佛福,  十六分之一。

「是故,長者!當速前進,得其大利,非退還也。」復說偈言:

「金菩闍國女,  其數有百人,
 種種眾妙寶,  瓔珞具莊嚴,
 以是持施與,  不及行向佛,
 一步之功德,  十六分之一。

「是故,長者!當速前進,得其勝利,非退還也。」

時,給孤獨長者問天神言:「賢者!汝是何人?」

天神答言:「我是摩頭息揵大摩那婆先,是長者善知識,於尊者舍利弗大目揵連所起信敬心,緣斯功德,今得生天,此城門,是故告長者:『但當進前,慎莫退還,前進得利,非退還也。』」

時,給孤獨長者作是念:「佛興於世,非為小事;得聞正法,亦非小事。是故天神勸我令進,往見世尊。」時,給孤獨長者尋其光明,逕至寒林丘塜間。

爾時,世尊出房露地經行,給孤獨長者遙見佛已,即至其前,以俗人禮法恭敬問訊:「云何,世尊!安隱臥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婆羅門涅槃,  是則常安樂,
 愛欲所不染,  解脫永無餘。
 斷一切希望,  調伏心熾燃,
 心得寂止息,  止息安隱眠。」

爾時,世尊給孤獨長者往入房中,就座而坐,端身繫念。爾時,世尊為其說法,示、教、照、喜已,世尊說:「諸法無常,宜布施福事、持戒福事、生天福事,欲味欲患欲出,遠離之福。」

給孤獨長者聞法、見法、得法、入法、解法度諸疑惑,不由他信,不由他度,入正法、律,心得無畏,即從座起,正衣服,為佛作禮,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從今日盡其壽命,歸佛、歸法、歸比丘僧,為優婆塞,證知我。」

爾時,世尊問給孤獨長者:「汝名何等?」

長者白佛:「名須達多。以常給孤貧辛苦故,時人名我為給孤獨。」

世尊復問:「汝居何處?」

長者白佛言:「世尊!在拘薩羅人間,城名舍衛,唯願世尊來舍衛國,我當盡壽供養衣被、飲食、房舍、床臥、隨病湯藥。」

佛問長者:「舍衛國有精舍不?」

長者白佛:「無也,世尊!」

佛告長者:「汝可於彼建立精舍,令諸比丘往來宿止。」

長者白佛:「但使世尊來舍衛國,我當造作精舍僧房,令諸比丘往來止住。」爾時,世尊默然受請。

時,長者知佛世尊默然受請已,從座起,稽首佛足而去。

[校勘]

「寒林」,巴利本作 Sītavana。

「中」,元、明二本作「比」。

「餅」,大正藏原為「䴵」,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餅」。

「味」,元本作「法」。

「狡」,大正藏原為「姣」,宋、元、明三本為「妖」,今依據聖本及中華大藏經改作「狡」。

「是」,宋、元、明三本作「此」。

「莫」,宋、元、明三本作「勿」。

「露地經行」,巴利本作 Ajjhokāse caṅkamati。

「言」, 宋、元二本無「言」字。

「愛欲」,巴利本作 Kāma。

「須達多」,巴利本作 Sudatta。

[註解]

王舍城:中印度摩羯陀國的首都。

寒林:佛陀及弟子的修行場所之一,位於王舍城北方。稱作寒林是因為林木多而較涼,也是棄屍的樹林,而讓一般人恐懼而發涼。

給孤獨:優婆塞名,是舍衛城的長者,波斯匿王的主藏吏。為城中富豪,秉性仁慈,因常幫助孤苦無依的人,人譽為「給孤獨」(音譯「阿那邠邸」),又譯為「須達多」。曾和波斯匿王長子祇陀太子共同捐獻園林給僧團,即祇樹給孤獨園。

止宿:住宿。

僕使、作人:僕人、工人。

破樵然火:砍柴升火。

炊飯作餅:煮飯、作餅。

調和眾味:烹調各種菜餚。

釋種子:釋迦族血統的人。

信家非家:相信世俗的家並非最終的歸宿。

剎利: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王族及武士階級,掌管政治及軍事。又譯為「剎帝利」。

毘舍: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中產階級,從事農牧工商。

首陀羅: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奴隸階級。

明相:因定力而在心中出現的光明,相關原理可參見《中阿含經》卷十七〈長壽王品 2〉第72經長壽王本起經。

謂天已曉:以為天已經亮了。

二更:晚上九點至十一點。

初夜:夜晚的前四分之一,約晚間六點至九點。

中夜:夜晚四分的第二分,約九點至十二點。

宿命:過去世。

龍象:梵文及巴利文Nāga為龍及象的合稱,在這裡指大象。

瓔珞:以玉編綴的飾品,通常掛在脖子上。

善知識:好的朋友,這裡是說天神生前是給孤獨長者的好朋友。

舍利弗:比丘名,以「智慧第一」聞名。又譯為「舍利子」,因為他的母親名叫「舍利」。

大目揵連:比丘名,以「神通第一」聞名。又譯為「大目犍連」。

典:掌管。

俗人:在家人。

示、教、照、喜:佛陀教化眾生的四種方式,又稱為「示、教、利、喜」,即開示(示)、教導(教)、鼓勵(利)、使歡喜(喜)。與「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同義。

欲味:對欲貪愛染著。心理的回味與愛著。

欲患:對欲的貪愛所引起的禍患。

欲出:不再對欲有所貪愛。

見法、得法、入法、解法:看見(理解)了正法、證得了正法、悟入了正法、了解了正法。形容證初果者對正法體悟的情境。

度諸疑惑,不由他信,不由他度,入正法、律,心得無畏:超越了疑惑,自證自知而不會人云亦云,悟入正法、戒律而沒有任何畏懼。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upload.wikimedia.org_wikipedia_commons_e_e9_jetvan_bharhut.jpg

  • 給孤獨長者

給孤獨長者是佛世時著名的在家居士及布施者,也是位證果的聖者,在經典中留下許多記載。例如長者以黃金鋪地,買地修建「祇樹給孤獨園」供養佛陀,就是眾所週知的事蹟之一。

本經則記載了長者最初皈依佛的因緣。他第一次聽說佛陀,就非常歡喜,並且至心希望拜訪佛陀。他至心地念佛入睡,因此起了明相,以為天亮了。一位城門神提供照明,讓給孤獨長者在半夜極暗時能見路找到佛所,幫助了他的歸佛。

長者初次見佛即證得初果,由於對佛、法、僧、戒的信心充滿,給孤獨長者在日常生活中時時實踐佛法、推廣三皈五戒,常行布施迴向,讓全家族的人都因而得益,詳見《雜阿含經》卷四十七第1241經。

日後給孤獨長者曾生重病,在病中長者對阿難尊者、舍利弗尊者這兩位長年的好友兼善知識,仍經常津津樂道於自己當初皈依佛的情景。佛陀及尊者們探病的相關記載可參見《雜阿含經》卷三十七第1030~1032經、《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九〈非常品51〉第8經、《中阿含經》卷六〈舍梨子相應品3〉第28經教化病經。

後來給孤獨長者疾病命終,往生天界,往生後第一件事仍是回來謁見佛陀,詳見下一經。

  • 佛陀對剛接觸佛法的人說法次第

佛陀對於剛接觸佛法的人,說法是有次第性的,如同本經所說:「諸法無常,宜布施福事、持戒福事、生天福事,欲味、欲患、欲出,遠離之福。」

在《增壹阿含經》及《長阿含經》所載的次第也一樣,佛陀通常先說「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再說「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等到聽法的人心開意解後,才說「諸佛所可常說法者,苦、集、滅、道」等解脫法。

先談如何做個好人,才談如何做個聖人 :-)

[進階辨正]

[導讀:天界]

天界是六道當中最殊勝的一道,包含了欲界、色界、無色界的諸天,從下到上如下表所示:

無色界四天 非想非非想入處天(非有想非無想處天)
無所有入處天(無所有處天)
識入處天(無量識處天)
空入處天(無量空處天)
色界十八天 四禪天 五淨居天(只有三果聖者能往生):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
無雲天(少福天)、福生天、廣果天(因性果實天)、無想天
三禪天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
二禪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
初禪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
欲界六天 他化自在天
化樂天(化自在天)
兜率天(兜率陀天)
夜摩天(焰摩天、炎摩天)
忉利天(三十三天)
四天王天

這些天的境界都可藉由修行而體驗到。

行善但沒有禪定能力的人,在命終時往生欲界天;有禪定修為的人則依定境的不同,得以往生對應的色界、無色界天。

至於解脫的阿羅漢則能超越三界,不再有煩惱、生死。

(五九三)[0158b2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給孤獨長者疾病命終,生兜率天,為兜率天子,作是念:「我不應久住於此,當往見世尊。」作是念已,如力士屈伸臂頃,於兜率天沒,現於佛前,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時,給孤獨天子身放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給孤獨天子而說偈言:

「於此祇桓,  仙人僧住止,
 諸王亦住此,  增我歡喜心,
 深信淨戒業,  智慧為勝壽,
 以此淨眾生,  非族姓財物,
 大智舍利弗,  正念常寂默,
 閑居修遠離,  初建業良友。」

說此偈已,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其夜過已,入於僧中,敷尼師壇,於眾前坐,告諸比丘:「今此夜中,有一天子,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於此祇桓林,  仙人僧住止,
 諸王亦住此,  增我歡喜心,
 深信淨戒業,  智慧為勝壽,
 以此淨眾生,  非族姓財物,
 大智舍利弗,  正念常寂默,
 閑居修遠離,  初建業良友。」

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世尊所說,給孤獨長者生彼天上,來見世尊,然彼給孤獨長者於尊者舍利弗極相敬重。」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阿難!給孤獨長者生彼天上,來見於我。」

爾時,世尊以尊者舍利弗故,而說偈言:

「一切世間智,  唯除於如來,
 比舍利弗智,  十六不及一。
 如舍利弗智,  天人悉同等,
 比於如來智,  十六不及一。」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伸」,大正藏原為「申」,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伸」。*

「桓」,宋、元、明、聖四本作「洹」。*

「祇桓林」,巴利本作 Jetavana。

「仙人僧」,巴利本作 Isisaṅgha。

[註解]

兜率天:欲界六天的第四天。又譯為「兜率陀天」,義譯為「知足天」。

族姓:大族、家族。

尼師壇:跟衣服的質料一樣,坐時或臥時墊在身下,以保持衣服乾淨的長方形布。又譯為坐具、敷具。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給孤獨長者往生兜率天

本經顯示給孤獨長者往生兜率天,呼應《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九〈非常品 51〉第7經記載佛陀預言長者來世將隨彌勒菩薩從兜率天下生,並隨佛出家,證得阿羅漢。

若依《雜阿含經》卷三十七第1030經、《十誦律》、《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所載(南傳巴利藏則無此記載),佛陀曾授記給孤獨長者證得三果。如果這記載無誤,則三果聖者雖然不還生欲界,但也可能因願力而有例外。

  • 修行果位越高不必然往生越高的天界

《雜阿含經》卷二十九第815經等經表示初果聖者永不墮於三惡道,最多七次往返人間、天界,就能自證涅槃;二果聖者則最多一次往返人、天,就必定解脫。初果、二果聖者所往生的天界不一定是哪一天,果位越高所往生的天界也不必然越高。

從下表的例子中,可看出同樣是往生兜率天,就有凡夫、初果、二果的修行人。

聖者名字 修行成就 往生天界 經典記載
淨口外道出家尼 於尊者舍利弗所生信心 (欲界)兜率天 《雜阿含經》卷十八第500經
釋提桓因 初果 (欲界)忉利天 《雜阿含經》卷四十第1106經等
富蘭那、梨師達多 二果 (欲界)兜率天 《雜阿含經》卷三十五第990經
給孤獨長者 初果(依南傳經載)或三果(依北傳經載) (欲界)兜率天 《雜阿含經》卷二十二第593經
曠野長者(手天子) 對佛、法、僧無厭足;三果 (色界)無熱天 《雜阿含經》卷二十二第594經
難提婆羅 三果 (色界)無煩天 《雜阿含經》卷二十二第595經
質多羅長者 三果 (色界)不煩熱天 《雜阿含經》卷二十一第575經


阿羅漢則是不受後有,徹底解脫輪迴。

  • 給孤獨長者和舍利弗尊者的因緣

本經記載,給孤獨天子回到人間拜訪佛陀時,特別稱讚舍利弗尊者,這是因為舍利弗尊者常指導給孤獨長者。

例如建立祇樹給孤獨園時,佛陀就是派舍利弗尊者配合給孤獨長者建園(《五分律》、《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等律及《大般涅槃經》所載);給孤獨長者發願往生兜率天彌勒菩薩處,也是在和舍利弗尊者的談話時所作的決定(《賢愚經》卷十〈須達起精舍品41〉);給孤獨長者重病時,舍利弗尊者向他開示如何觀察六根、六塵、六識而沒有執著,讓他解脫煩惱(《雜阿含經》卷三十七第1032經)。

因此當給孤獨長者往生兜率天,證實舍利弗尊者所言不虛後,除了向佛陀報平安,第一個想到的人是舍利弗尊者,自然也是很合理的。

[進階辨正]

[導讀:五淨居天]

三果(阿那含)聖者斷盡貪、瞋,只剩微弱的無明,自然不會再感召欲界果報、不會還生人間,因此三果又稱為「不還果」。

五淨居天位於色界第四禪天之中,三果聖者才能往生五淨居天,在此處修行後證得阿羅漢而入涅槃,因此五淨居天又稱為「五不還天」。

五淨居天包括以下五個天:

  1. 無煩天:沒有煩憂。
  2. 無熱天:沒有熱惱。
  3. 善現天:善於顯現(果報、殊勝身形等)。
  4. 善見天:善於看見(所見世界清澈)。
  5. 色究竟天:色界天中最殊勝。

(五九四)[0159a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曠野精舍

時,有曠野長者疾病命終,生無熱天。生彼天已,即作是念:「我今不應久於此住,不見世尊。」作是念已,如力士屈伸[*]臂頃,從無熱天沒,現於佛前。

時,彼天子天身,不能自立,猶如酥油委地,不能自立。如是,彼天子天身細軟,不自持立。

爾時,世尊告彼天子:「汝當變化作此身,而立於地。」

時,彼天子即自化形,作此麁身,而立於地。於是,天子前禮佛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手天子:「汝手天子,本於此間為人身時,所受經法,今故憶念不悉忘耶?」

手天子白佛言:「世尊!本所受持,今悉不忘。本人間時,有所聞法,不盡得者,今亦憶念,如世尊善說。世尊說言:『若人安樂處,能憶持法,非為苦處。』此說真實。如世尊在閻浮提,種種雜類,四眾圍遶,而為說法,彼諸四眾聞佛所說,皆悉奉行。我亦如是,於無熱天上,為諸天人大會說法,彼諸天眾悉受修學。」

佛告手天子:「汝於此人間時,於幾法無厭足故,而得生彼無熱天中?」

手天子白佛:「世尊!我於三法無厭足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何等三法?我於見佛無厭足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我於佛法無厭足故,生無熱天;供養眾僧無厭足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時,手天子即說偈言:

「見佛無厭足,  聞法亦無厭,
 供養於眾僧,  亦未曾知足,
 受持賢聖法,  調伏慳著垢
 三法不知足,  故生無熱天。」

時,手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校勘]

「委」,宋、元、明、聖四本作「萎」。[*]

「立」,明本作「力」。

「手」,巴利本作 Hatthaka。

「厭足」,大正藏無「足」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

「佛」,元、明二本作「聞」。

「不現」, 宋本無「不現」二字。

[註解]

曠野精舍:佛陀的道場之一,位於阿羅毘(義譯為「曠野」)國,原為外道的祠堂,後來轉為佛教道場。又譯為「阿羅毘祠」、「伽邏」。

曠野:優婆塞名,以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攝法攝受五百長者一起學佛,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也修得很好,名聲傳到忉利天,甚至毘沙門天王親自前往稱讚,此時長者繼續專心禪定而沒有理會毘沙門天王,佛陀稱讚他「恒坐禪思」第一。又譯為「手長者」、「首長者」、「手阿羅婆長者子」、「呵侈阿羅婆」。

無熱天:意樂調柔,離於熱惱的天界,是三果阿那含聖者才能往生的五淨居天之一。

委地:蜷伏在地上。

麁:「粗」的異體字。

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無厭足:不厭煩滿足(而繼續追求)。

慳著垢:「慳」是吝嗇,「著」是執著,「垢」是污穢。吝嗇而執著財物是一種心中的污穢,因此稱作慳著垢。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曠野長者往生色界無熱天,立刻回地球問候佛陀,不過因為色界天人的細緻形體不耐地球的重力,而「猶如酥油委地」,站不起來。佛陀教他把身形變粗後,才能站立。
  • 曠野長者往生成為手天子,在無熱天說法,經上記載他:「為諸天人大會說法,彼諸天眾悉受修學。」雖然一般天界太樂了而難以修行,不過此處是五淨居天之一,是三果聖者才能往生的天界,自然都是修行人。
  • 有同學提問:「本經記載曠野長者見佛無厭足、於佛法無厭足、供養眾僧無厭足,而得以往生無熱天。對佛、法、僧、戒有不壞的信心,是證初果的條件,那麼曠野長者為什麼能證三果並往生無熱天?」

這是因為曠野長者不僅對三寶有不壞的信心,而且「無厭足」,勇猛精進地依三寶所教而修行,如本經偈子中提到的「受持賢聖法,調伏慳著垢」。斷除了五下分結,證得三果,才得以往生無熱天。

[進階辨正]

(五九五)[0159b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無煩天子,容色絕妙,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生彼無煩天,  解脫七比丘,
 貪、瞋恚已盡,  超世度恩愛,
 誰度於諸流,  難度死魔軍?
 誰斷死魔縻,  永超煩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尊者優波迦,  及波羅揵荼
 弗迦羅娑梨、  跋提、揵陀疊
 亦婆休難提,  及波毘瘦㝹
 如是等一切,  悉皆度諸流,
 斷絕死魔縻,  度彼難度者,
 斷諸死魔縻,  超越諸天軛,
 說甚深妙法,  覺悟難知者,
 巧便問深義,  汝今為是誰?」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

「我是阿那含,  生彼無煩天,
 故能知斯等,  解脫七比丘,
 盡貪欲瞋恚,  永超世恩愛。」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眼耳鼻舌身,  第六意入處,
 若彼名及色,  得無餘滅盡,
 能知此諸法,  解脫七比丘,
 貪有悉已盡,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鞞跋楞伽村,  我於彼中住,
 名難提婆羅,  造作諸瓦器,
 迦葉佛弟子,  持優婆塞法,
 供養於父母,  離欲修梵行
 世世為我友,  我亦彼知識,
 如是等大士,  宿命共和合,
 善修於身心,  持此後邊身。」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如是汝賢士,  如汝之所說,
 鞞跋楞伽村,  名難提婆羅,
 迦葉佛弟子,  受優婆塞法,
 供養於父母,  離欲修梵行,
 昔是汝知識,  汝亦彼良友,
 如是諸正士,  宿命共和合,
 善修其身心,  持此後邊身。」

佛說此經已,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校勘]

「無煩天」,巴利本作 Aviha。

「軛」,聖本作「扼」。

「優波迦」,巴利本作 Upaka。

「波羅揵荼」,巴利本作 Phalagaṇḍa。

「迦」,元、明二本作「逝」。

「弗迦羅娑梨」,巴利本作 Pukkusāti。

「跋提」,巴利本作 Bhaddiya。

「揵陀疊」,巴利本作 Khaṇḍadeva。

「婆休難提」, 巴利本作 Bāhuraggi。

「波毘瘦㝹」,巴利本作 Piṅgiya。

「鞞跋楞伽」,巴利本作 Vehaliṅga。

[註解]

無煩天:離欲界苦、色界樂,不令苦樂煩擾身心的天界,是三果阿那含聖者才能往生的五淨居天之一。

諸流:貪愛之流、生死的流轉。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有之繫縛」。

死魔:死亡會斷人性命,所以比喻為死魔。「魔」是音譯「魔羅」的簡稱,有奪命、障礙、擾亂、破壞的意思。

死魔縻:死亡的繫縛。縻是牽牛的繩子。

軛:在車衡兩端扼住牛、馬等頸背上的曲木,在此比喻為束縛、限制。

鞞跋楞伽:過去伽葉佛時代的村落名,位於佛世時的拘薩羅國境內。又譯為「鞞婆陵耆」。

難提婆羅:迦葉佛時代的優婆塞名,他父母的眼睛都瞎了,為了照顧父母而不出家,以在家的身分作出家的修行。他是釋迦牟尼佛前世優多羅童子的好朋友,費了一番努力才讓優多羅童子拜訪迦葉佛,優多羅童子因此而從迦葉佛出家,詳見《中阿含經》卷十二〈王相應品 6〉第63經鞞婆陵耆經。又譯為「難提波羅」。

迦葉佛:這個世界中釋迦牟尼佛的前一位佛。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難提婆羅陶師

《中阿含經》卷十二〈王相應品 6〉第63經鞞婆陵耆經記載佛陀經過拘薩羅國一個地方時,欣然微笑,原來在迦葉佛時代那個地方叫鞞跋楞伽村,有迦葉佛的講堂,迦葉佛有位在家弟子叫難提婆羅陶師,父母的眼睛都瞎了,為了照顧父母而不出家,以在家的身分作出家的修行,修行得相當好。

難提婆羅陶師是釋迦牟尼佛前世優多羅童子的好朋友,費了一番努力才讓優多羅童子拜訪迦葉佛,優多羅童子因此而從迦葉佛出家。

由本經可知難提婆羅陶師在迦葉佛時代證得三果,命終後往生無煩天,因此也認識釋迦牟尼佛往生無煩天的幾位弟子,並且前來人間向老朋友打招呼,表示釋迦牟尼佛:「世世為我友,我亦彼知識,如是等大士,宿命共和合」,而且他們兩人終於都已「善修於身心,持此後邊身」。

  • 天界的時間過得慢,在色界天的層次,迦葉佛涅槃到現在還沒有過太久。
  • 三果聖者已斷盡貪、瞋,但仍有無明(癡),因此經文寫「貪、瞋恚已盡」。

[進階辨正]

(五九六)[0159c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此世多恐怖,  眾生常惱亂,
 已起者亦苦,  未起亦當苦,
 頗有離恐處,  唯願慧眼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無有異苦行,  無異伏諸根,
 無異一切捨,  而得見解脫
。」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已」,元、明二本作「未」。

[註解]

慧眼:智慧能洞察事物,因此稱慧眼。這裡特指有慧眼的佛陀。

無有異苦行,無異伏諸根,無異一切捨,而得見解脫:唯有根據佛法的勤苦修行、唯有調伏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唯有捨離於一切,才能得到、親證解脫。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勤修戒定慧是徹底離苦的不二方法。

(五九七)[0160a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云何諸眾生,  受身得妙色
 云何修方便,  而得乘出道
 眾生住何法,  為何所修習,
 為何等眾生,  諸天所供養?」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持戒明智慧,  自修習正受
 正直心繫念,  熾[*]然憂悉滅,
 得平等智慧,  其心善解脫
 斯等因緣故,  受身得妙色,
 成就乘出道,  心住於中學
 如是德修者,  為諸天供養。」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修」,大正藏原為「備」,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修」。

[註解]

受身得妙色:得到身體相貌莊嚴圓滿的果報。

方便:努力;可達成目標的方法。

得乘出道:得以駕馭出離煩惱生死的方法。

正受:字面的意思是「正確地獲得」,指正確地到達定境。又譯為「等至」、「正定現前」,音譯為「三摩鉢底」。

正直心繫念:方正質直、專心繫念在一處(修定)。

熾然:猛烈燃燒的樣子,此處形容像火一般燃燒身心的煩惱。

心善解脫:心徹底地解脫。

心住於中學:心念保持在這(戒定慧)當中而修學。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修習戒定慧,能報得殊勝的身相、能解脫煩惱、能為諸天所禮敬。

(五九八)[0160a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沈沒於睡眠,  欠呿、不樂,
 飽食心憒悶,  懈怠不精勤,
 斯十覆眾生,  聖道不顯現。」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心沒於睡眠,  欠呿不欣樂,
 飽食心憒悶[*],  懈怠不精勤,
 精勤修習者,  能開發聖道。」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時,彼」,宋、元、明三本作「彼時」。

「悶」,大正藏原為「閙」,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悶」。[*]

[註解]

欠呿:打呵欠。「呿」指張口,讀音同「區」。

欣:喜樂。

飽食心憒悶:吃飽了而心智昏沉。「憒」指心智昏亂不明。

十覆:十項障覆修道的事,疑為將五事的動詞、名詞各算一個。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及南傳經文都只有列出五事:睡眠、打哈欠、不欣樂、飽食而昏沉、懈怠。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如果因為睡眠、打哈欠、不欣樂、飽食而昏沉、懈怠而耽誤了修行,就要以精進心克服,而能繼續進步。

「以精進心克服」實際的作法如何?可參見卷二十四第615經「讀經拾得」中的整理。

(五九九)[0160b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外纏結非纏,  內纏纏眾生
 今問於瞿曇,  誰於纏離纏?」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智者建立戒,  內心修智慧,
 比丘勤修習,  於纏得解纏。」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外纏……眾生」,巴利本作 Antojaṭā bahijaṭā, jaṭāya jaṭitā. pajā.。

「得」,大正藏原為「能」,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得」。

[註解]

外纏結非纏,內纏纏眾生:外在的繫縛不是真正的繫縛,內在的繫縛才真正綁住了眾生。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建立戒、修智慧,能解纏縛。

(六〇〇)[0160b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而說偈言:

「難度難可忍,  沙門無知故,
 多起諸艱難,  重鈍溺沈沒,
 心隨覺自在,  數數溺沈沒,
 沙門云何行,  善攝護其心?」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如龜善方便,  以殼自藏六
 比丘習禪思,  善攝諸覺想
 其心無所依,  他莫能恐怖,
 是則自隱密,  無能誹謗者。」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心隨覺自在」,巴利本作 Cittaṃ ce na nivāreyya。

「龜」, 巴利本作 Kumma。

「殼」,明本作「鷇」。

[註解]

數數:頻繁地。

以殼自藏六:烏龜以殼藏頭尾及四足,比喻修行人要收攝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如龜藏六」的譬喻詳見卷四十三第1167經

善攝諸覺想:好好地收攝注意力。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覆惡覺」,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收妥於意之尋中」。

自隱密: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入涅槃」,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已般涅槃」。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善護六根,如龜藏六,能不沉淪。

「如龜藏六」,心要藏哪裡?有什麼實際的作法?

可參見卷二十四的導讀:「四念處與善攝根門」。

(六〇一)[0160c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薩羅小流注,  當於何反流
 生死之徑路,  於何而不轉
 世間諸苦樂,  何由滅無餘?」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眼耳鼻舌身,  及彼意入處,
 名色滅無餘,  薩羅小還流,
 生死道不轉,  苦樂滅無餘。」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薩羅」,巴利本作 Sarā。

[註解]

薩羅:為音譯,義譯為溪流、池水。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池水」,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溪流」。

反流:流水折回。

於何而不轉:在哪邊不再輪轉於生死。

滅無餘:滅除而沒有殘餘。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如何逆生死之流、不落入輪迴?

六根不染著、沒有後續的身心(名色)相續,而能解脫。

(六〇二)[0161a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伊尼耶鹿𨄔,  仙人中之尊,
 少食不嗜味,  禪思樂山林,
 我今敬稽首,  而問於瞿曇,
 云何出離苦?  云何苦解脫?
 我今問解脫,  於何而滅盡?」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世間五欲德,  心法說第六,
 於彼欲無欲,  解脫一切苦,
 如是於苦出,  如是苦解脫,
 汝所問解脫,  於彼而滅盡。」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伊尼耶鹿𨄔」,巴利本作 Eṇijaṇgha。

「𨄔」,大正藏原為「跳-兆+尃」,今依據前後文改作「𨄔」。

「五欲德」,巴利本作 Pañcakāmaguṇā。

「欲」,巴利本作 Chanda。

[註解]

伊尼耶鹿𨄔:如麋鹿小腿,是三十二大人相之一,又譯為「如鹿王相」。其中「伊尼耶」為音譯,義譯為「麋鹿」。「𨄔」為「小腿」。

五欲德:五欲功德;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等五種欲。

心法:法境;法塵。

於彼欲無欲:不貪愛前述的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法欲。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不貪著六境,而能解脫。

(六〇三)[0161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云何度諸流?  云何度大海
 云何能捨苦?  云何得清淨?」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信能度諸流,  不放逸度海,
 精進能除苦,  智慧得清淨。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流」,巴利本作 Ogha。

「海」,巴利本作 Aṇṇava。

「不放逸」,巴利本作 Appamāda。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提到的信、不放逸、精進、智慧的次第關係,也可參見《雜阿含經》卷十四第346經:「以慚愧故不放逸,不放逸故恭敬順語、為善知識,為善知識故樂見賢聖、樂聞正法、不求人短,不求人短故生、順語、精進,精進故不掉、住律儀、學戒,學戒故不失念、正知、住不亂心,不亂心故正思惟、習近正道、心不懈怠,心不懈怠故不著身見、不著戒取、度疑惑,不疑故起貪、恚、,離貪、恚、癡故堪能斷老、病、死。」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二

[校勘]

大正藏校勘指出宋、元二本在經末題次行有「性空佛寶施藥王佛」八字,磧砂藏在經末題次行有「性空佛 寶施佛 藥王佛」九字。

聖本在「二」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二.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9/24 12:20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5150299072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