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含經卷第十八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導讀

(七三)中阿含長壽王品天經第二(第二小土城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枝提瘦,在水渚林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本未得覺無上正真道時,而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也。然我未與彼天共同集會,未相慰勞,未有所論說,未有所答對。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也。然我不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具>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也。然我不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也。然我不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也。然我不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也。然我不知彼天、彼彼天中。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也。然我不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

「我復作是念:『我寧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亦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如是我[*]智見極大明淨。』我為[*]智見極明淨故,便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我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見形色,及與彼天共同集會,共相慰勞,有所論說,有所答對;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樂;亦知彼天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命盡;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業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亦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也。

「若我不正知得此八行者,便不可一向說得,亦不知我得覺無上正真之道;我亦於此世間,諸天、魔、梵、沙門、梵志不能出過其上;我亦不得解脫種種解脫;我亦未離諸顛倒,未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若我正知得此八行者,便可一向說得,亦知我得覺無上正真之道;我亦於此世間,諸天、魔、梵、沙門、梵志出過其上;我亦得解脫種種解脫,我心已離諸顛倒,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天經第二竟(千七百七十四字)

[校勘]

〔中阿含〕-【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A. VIII. 64. Gayā.

  ???

〔第二小土城誦〕-【明】

  明本無「第二小土城誦」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二小土城誦」六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智=知【元】【明】*

  「智」,元、明二本作「知」。[*]
  「知」,大正藏原為「智」,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知」。[*]

〔天…竟〕-【明】

  明本無「天…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天…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或許也顯示佛教修成天眼通的次第。

因為知道天人的生老病死,佛陀知道天界還是在輪迴中,不是解脫。

(七四)中阿含長壽王品八念經第三(第二小土城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婆奇瘦,在鼉山怖林鹿野園中。

爾時,尊者阿那律陀在枝提瘦水渚林中。彼時,尊者阿那律陀在安靜處燕坐思惟,心作是念:「大人八念道從無欲,非有欲得。道從知足,非無厭得。道從遠離,非樂聚會,非住聚會,非合聚會得。道從精勤,非懈怠得。道從正念,非邪念得。道從定意,非亂意得。道從智慧,非愚癡得。

於是,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阿那律陀心中所念、所思、所行。世尊知已,即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猶若力士屈申臂頃,如是世尊從婆奇瘦鼉山怖林鹿野園中忽沒不現,住枝提瘦水渚林中尊者阿那律陀前。是時,世尊便從定覺,歎尊者阿那律陀曰:「善哉,善哉!阿那律陀!謂汝在安靜處燕坐思惟,心作是念:『道從無欲,非有欲得。道從知足,非無厭得。道從遠離,非樂聚會,非住聚會,非合聚會得。道從精勤,非懈怠得。道從正念,非邪念得。道從定意,非亂意得。道從智慧,非愚癡得。』

「阿那律陀!汝從如來更受第八大人之念,受已,便思道從不戲、樂不戲、行不戲,非戲、非樂戲、非行戲得。阿那律陀!若汝成就此大人八念者,汝必能離欲、離惡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禪成就遊。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如王、王臣有好緘簏,盛滿種種衣,中前欲著,便取著之,中時、中後若欲著衣,便取著之,隨意自在。阿那律陀!汝亦如是,得糞掃衣為第一服,汝心無欲,行此住止行。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如王、王臣有好廚宰,種種淨妙甘美餚膳。阿那律陀!汝亦如是,常行乞食為第一饌,汝心無欲,行此住止行。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如王、王臣有好屋舍,或樓閣宮殿。阿那律陀!汝亦如是,依樹下止為第一舍,汝心無欲,行此住止行。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如王、王臣有好床座,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錦綺、羅縠,有襯體被,兩頭安枕,加陵伽波和邏、波遮悉哆羅那。阿那律陀!汝亦如是,草座葉座為第一座,汝心無欲,行此住止行。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如是汝若遊東方,必得安樂,無眾苦患;若遊南方、西方、北方者,必得安樂,無眾苦患。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我尚不說汝諸善法住,況說衰退?但當晝夜增長善法而不衰退。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復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者,汝於二果必得其一,或於現世得究竟智,或復有餘得阿那含。

「阿那律陀!汝當成就此大人八念,亦應得此四增上心,現法樂居,易不難得已,然後於枝提瘦水渚林中受夏坐也。」

爾時,世尊為尊者阿那律陀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無量方便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猶若力士屈[*]申臂頃,如是世尊從枝提瘦水渚林中忽沒不見,住婆奇瘦鼉山怖林鹿野園中。

彼時,尊者阿難執拂侍佛。於是,世尊便從定覺,迴顧告曰:「阿難!若有比丘遊鼉山怖林鹿野園中者,令彼一切皆集講堂,集講堂已,還來白我。」

尊者阿難受佛教已,稽首禮足,即行宣敕:「諸有比丘遊鼉山怖林鹿野園中者,令彼一切皆集講堂。」集講堂已,還詣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白曰:「世尊!諸有比丘遊鼉山怖林鹿野園中者,已令一切皆集講堂,唯願世尊自當知時。」

於是,世尊將尊者阿難往詣講堂,於比丘眾前敷座而坐,坐已,告曰:「諸比丘!我今為汝說大人八念,汝等諦聽,善思念之。」時,諸比丘受教而聽。

佛言:「大人八念者,謂道從無欲,非有欲得。道從知足,非無厭得。道從遠離,非樂聚會,非住聚會,非合聚會得。道從精勤,非懈怠得。道從正念,非邪念得。道從定意,非亂意得。道從智慧,非愚癡得。道從不戲、樂不戲、行不戲,非戲、非樂戲、非行戲得。

云何道從無欲,非有欲得?謂比丘得無欲,自知得無欲,不令他人知我無欲,得知足、得遠離、得精勤、得正念、得定意、得智慧、得不戲;自知得不戲,不欲令他知我無欲,是謂道從無欲,非有欲得。

「云何道從知足,非無厭得?謂比丘行知足,衣取覆形,食取充軀,是謂道從知足,非無厭得。

「云何道從遠離,非樂聚會,非住聚會,非合聚會得?謂比丘行遠離,成就二遠離,身及心俱遠離,是謂道從遠離,非樂聚會,非住聚會,非合聚會得。

「云何道從精[進>勤],非懈怠得?謂比丘常行精進,斷惡不善,修諸善法,恒自起意,專一堅固,為諸善本不捨方便,是謂道從精勤,非懈怠得。

「云何道從正念,非邪念得?謂比丘觀內身如身,觀內覺、心、法如法,是謂道從正念,非邪念得。

「云何道從定意,非亂意得?謂比丘離欲、離惡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禪成就遊,是謂道從定意,非亂意得。

「云何道從智慧,非愚癡得?謂比丘修行智慧,觀興衰法,得如是智,聖慧明達,分別曉了,以正盡苦,是謂道從智慧,非愚癡得。

「云何道從不戲、樂不戲、行不戲,非戲、非樂戲、非行戲得?謂比丘意常滅戲,樂住無餘涅槃,心恒樂住,歡喜意解,是謂道從不戲、樂不戲、行不戲,非戲、非樂戲、非行戲得。

「諸比丘!阿那律陀比丘成就此大人八念已,然後枝提瘦水渚林中受夏坐也。我以此教彼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彼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是時,尊者阿那律陀得阿羅呵,心正解脫,得長老上尊,則於爾時而說頌曰:

「遙知我思念,  無上世間師,  正身心入定,  乘虛忽來到。
 如我心所念,  為說而復過,
 諸佛樂不戲,  遠離一切戲。
 既從彼知法,  樂住正法中,
 逮得三昧達,  佛法作已辦。
 我不樂於死,  亦不願於生,
 隨時任所適,  立正念正智。
 鞞耶離竹林,  我壽在彼盡,
 當在竹林下,  無餘般涅槃。」

佛說如是,尊者阿那律陀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八念經第三竟(千九百五十四字)

[校勘]

〔中阿含〕-【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A. VIII. 30. Anuruddha,[No. 46, No. 125.(42.6)]

  ????

〔第二小土城誦〕-【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第二小土城誦」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二小土城誦」六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婆奇瘦]~Bhaggesu.

  ???

[>鼉山怖林鹿野園]~Suṃsumāragira Bhesakaḷāvana Migadāya.

  ???

[>枝提瘦]~Cetīsu.

  ???

燕=宴【元】【明】

  「燕」,元、明二本作「宴」。
  「宴」,大正藏原為「燕」,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宴」。

申=伸【明】*

  「申」,明本作「伸」。[*]
  「伸」,大正藏原為「申」,今依據明本改作「伸」。[*]

得+(道)【元】

  「得」,元本作「得道」。
  大正藏無「道」字,今依據元本補上。

[>大人八念]~Aṭṭha mahāpurisa-vittakka.

  ???

緘=[禾*咸]【元】【明】

  「緘」,元、明二本作「[禾*咸]」。
  「[禾*咸]」,大正藏原為「緘」,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禾*咸]」。

膳=饌【宋】【元】【明】

  「膳」,宋、元、明三本作「饌」。
  「饌」,大正藏原為「膳」,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饌」。

尚=向【明】

  「尚」,明本作「向」。
  「向」,大正藏原為「尚」,今依據明本改作「向」。

二=三【明】

  「二」,明本作「三」。
  「三」,大正藏原為「二」,今依據明本改作「三」。

〔八…竟〕-【明】

  明本無「八…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八…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阿羅呵:「阿羅漢」的另譯。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可一比一的列出對比 → 《增壹阿含經》卷37〈42 八難品〉:「知足者之所行,非無厭者之所行;少欲者之所行,非為多欲者之所行;此法,應閑居者之所行,非在憒閙之所行;此法,持戒人之所行,非犯戒者之所行;三昧者之所行,非亂者之所行;智慧者之所行,非愚者之所行;多聞者之所行,非少聞者之所行。」(CBETA, T02, no. 125, p. 754, a19-25)

《雜阿含經》卷1:「我於色離有求有行,若於色離隨順覺,則於色離以智慧如實見;如是受、想、行、識離有求有行,若於受、想、行、識離隨順覺,則於受、想、行、識離以智慧如實見。」(CBETA, T02, no. 99, p. 2, c20-23)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CBETA, T08, no. 235, p. 749, b5-11)

(七五)中阿含長壽王品淨不動道經第四(第二小土城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拘樓瘦,在劍磨瑟曇拘樓都邑。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欲者無常、虛偽、妄言,是妄言法,則是幻化、欺誑、愚癡。若現世欲及後世欲,若現世色及後世色,彼一切是魔境界,則是魔餌,因此令心生無量惡不善之法,增伺、瞋恚及鬥諍等,謂聖弟子學時為作障礙。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世尊所說,欲者無常、虛偽、妄言,是妄言法則是幻化、欺誑、愚癡。若現世欲及後世欲,若現世色及後世色,彼一切是魔境界,則是魔餌,因此令心生無量惡不善之法,增伺、瞋恚及鬥諍等,謂聖弟子學時為作障礙。彼作是念:『我可得大心成就遊,掩伏世間,攝持其心。若我得大心成就遊,掩伏世間,攝持其心者,如是心便不生無量惡不善之法,增伺、瞋恚及鬥諍等,謂聖弟子學時為作障礙。』彼以是行、以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不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不動。是謂第一說淨不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有色者,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四大者是無常法,是苦、是滅。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不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不動。是謂第二說淨不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現世欲及後世欲,若現世色及後世色,若現世欲想、後世欲想,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彼於爾時必得不動想。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不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不動。是謂第三說淨不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現世欲想、後世欲想,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及不動想;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彼於爾時得無所有處想。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不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不動。是謂第一說淨無所有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此世空,空於神、神所有,空有常,空有恒,空長存,空不變易。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無所有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無所有處。是謂第二說淨無所有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我非為他而有所為,亦非自為而有所為。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無所有處,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無所有處。是謂第三說淨無所有處道。

「復次,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現世欲及後世欲,若現世色及後世色,若現世欲想、後世欲想,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及不動想、無所有處想,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彼於爾時而得無想。彼如是行、如是學,如是修習而廣布,便於處得心淨,於處得心淨已,比丘者或於此得入無想,或以慧為解。彼於後時,身壞命終,因本意故,必至無想處。是謂說淨無想道。」

是時,尊者阿難執拂侍佛。於是,尊者阿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若有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不有、我所當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世尊!比丘行如是,彼為盡,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難!此事不定,或有得者,或有不得。」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比丘云何行不得般涅槃?」

世尊告曰:「阿難!若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不有、我所當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阿難!連捨也不能執著若比丘樂彼捨、著彼捨、住彼捨者,阿難!比丘行如是,必不得般涅槃。」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比丘若有所受,不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難!若比丘有所受者,彼必不得般涅槃也。」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彼比丘為何所受?」

世尊告曰:「阿難!行中有餘,謂有想、無想處,於有中第一,彼比丘受。」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彼比丘受餘行耶?」

世尊告曰:「阿難!如是比丘受餘行也。」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比丘云何行必得般涅槃?」

世尊告曰:「阿難!若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不有、我所當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阿難!若比丘不樂彼捨、不著彼捨、不住彼捨者,阿難!比丘行如是,必得般涅槃。」

尊者阿難白曰:「世尊!比丘若無所受,必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難!若比丘無所受,必得般涅槃。」

爾時,尊者阿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已說淨不動道,已說淨無所有處道,已說淨無想道,已說無餘涅槃。世尊!云何聖解脫耶?」

世尊告曰:「阿難!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若現世欲及後世欲,若現世色及後世色,若現世欲想、後世欲想,若現世色想、後世色想及不動想、無所有處想、無想想,彼一切想是無常法、是苦、是滅,是謂自己有。若自己有者,是生、是老、是病、是死。阿難!若有此法,一切盡滅無餘不復有者,彼則無生,無老、病、死。聖如是觀,若有者必是解脫法,若有無餘涅槃者是名甘露,彼如是觀、如是見,必得欲漏心解脫,有漏、無明漏心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阿難!我今為汝已說淨不動道,已說淨無所有處道,已說淨無想道,已說無餘涅槃,已說聖解脫。如尊師所為弟子起大慈哀,[鄰>憐]念愍傷,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者,我今已作;汝等當復自作,至無事處,至林樹下,空安靜處,燕坐思惟,勿得放逸,勤加精進,莫令後悔。此是我之教敕,是我訓誨。」

佛說如是。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淨不動[>道]經第四竟(千七百八十七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M. 106. Āṇañjasappāya sutta.

  ???

〔第二小土城誦〕-【明】

  明本無「第二小土城誦」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二小土城誦」六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拘樓瘦]~Kurūsu.

  ???

[>劍磨瑟曇]~Kammassadhamma.

  ???

[>是謂第一說淨不動道]~Ayaṃ paṭhamā āṇañjasappāya paṭipadā akkhāyati.

  ???

彼=後【宋】【元】【明】

  「彼」,宋、元、明三本作「後」。
  「後」,大正藏原為「彼」,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後」。

〔淨…竟〕-【明】

  明本無「淨…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淨…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增伺:欲貪。「伺」指「等待機會」,「增伺」即為「加強尋求機會」,在《中阿含經》中「增伺」一詞特指欲貪。

以慧為解:以智慧而瞭解、悟入。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依慧而勝解(堅信)」。

空於神、神所有:無我、無我所。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強調連捨也不能執著:「若比丘如是行,無我、無我所,我當不有、我所當不有,若本有者,便盡得捨。阿難!若比丘樂彼捨、著彼捨、住彼捨者,阿難!比丘行如是,必不得般涅槃。」

這是佛教實修上較高的層次,諸經中也有提醒,例如《雜阿含經》卷11:「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CBETA, T02, no. 99, p. 78)

(七六)中阿含長壽王品郁伽支羅經第五(第二小土城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郁伽支羅,在恒水池岸。

爾時,一比丘則於晡時燕坐起,往詣佛所,稽首佛足,卻坐一面,白曰:「世尊!唯願為我善略說法。從法世尊聞已,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世尊告曰:「比丘!當如是學,令心得住,在內不動無量善修,復觀內身如身,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外身如身,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內外身如身,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比丘!如此之定,去時、來時當善修習,住時、坐時、臥時、眠時、寤時、眠[*]寤時亦當修習。復次,亦當修習有覺有觀定、無覺少觀定,修習無覺無觀定,亦當修習喜共俱定、樂共俱定、定共俱定,修習捨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極善修者,比丘!當復更修觀內覺如覺,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外覺如覺,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內外覺如覺,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比丘!如此之定,去時、來時當善修習,住時、坐時、臥時、眠時、[*]寤時、眠[*]寤時亦當修習。復次,亦當修習有覺有觀定、無覺少觀定,修習無覺無觀定,亦當修習喜共俱定、樂共俱定、定共俱定,修習捨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極善修者,比丘!當復更修觀內心如心,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外心如心,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內外心如心,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比丘!如此之定,去時、來時當善修習,住時、坐時、臥時、眠時、[*]寤時、眠[*]寤時亦當修習。復次,亦當修習有覺有觀定、無覺少觀定,修習無覺無觀定,亦當修習喜共俱定、樂共俱定、定共俱定,修習捨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極善修者,比丘!當復更修觀內法如法,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外法如法,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復觀內外法如法,行極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離慳貪,意無憂慼。比丘!如此之定,去時、來時當善修習,住時、坐時、臥時、眠時、[*]寤時、眠[*]寤時亦當修習。復次,亦當修習有覺有觀定、無覺少觀定,修習無覺無觀定,亦當修習喜共俱定、樂共俱定、定共俱定,修習捨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極善修者,比丘!心當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如是悲、喜心與捨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

「比丘!若汝修習此定極善修者,若遊東方,必得安樂,無眾苦患;若遊南方、西方、北方者,必得安樂,無眾苦患。比丘!若汝修習此定極善修者,我尚不說汝諸善法住,況說衰退?但當晝夜增長善法而不衰退。比丘!若汝修習此定極善修者,汝於二果必得其一,或於現世得究竟智,或復有餘得阿那含。

於是,彼比丘聞佛所說,善受善持,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受持佛教,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因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故,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彼尊者知法已至,得阿羅訶。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郁伽支羅經第五竟(千二百六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第二小土城誦〕-【明】

  明本無「第二小土城誦」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二小土城誦」六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法〕-【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法」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法」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此=是【宋】【元】【明】

  「此」,宋、元、明三本作「是」。
  「是」,大正藏原為「此」,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是」。

寤=覺【宋】*【元】*【明】*

  「寤」,宋、元、明三本作「覺」。[*]
  「覺」,大正藏原為「寤」,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覺」。[*]

修+(習)【宋】【元】【明】

  「修」,宋、元、明三本作「修習」。
  大正藏無「習」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坐=座【元】【明】

  「坐」,元、明二本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座」。

〔郁…竟〕-【明】

  明本無「郁…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郁…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觀內身如身...觀內外法如法:指四念處之實修,即依據身、受、心、法而實修 (1)觀身不淨、(2)觀受是苦、(3)觀心無常、(4)觀法無我。

繞三匝:順著尊者的右方繞三圈,以表示禮敬。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為何七定中,有六定是兩兩重複的?有何不同? 有覺有觀定、無覺少觀定,修習無覺無觀定,亦當修習喜共俱定、樂共俱定、定共俱定,修習捨共俱定。

HeavenChow:

個人以為, 此經不是以禪定的程度來劃分的, 而是以禪支來分類.

也就是禪支有 “覺, 觀, 喜, 樂, 定, 捨” , 佛陀說有這些禪支的禪定都應該修習.

初禪 覺 , 觀 , 喜 , 樂 , 定(心一境性) 二禪 喜 , 樂 , 定 三禪 樂 , 定 四禪 捨 , 定 四無色定 捨 , 定

在阿毘達摩中, 色界禪不是分成四禪, 而是五禪, 在初禪與二禪中間還有 “無尋有伺禪”, 和此經的 “無覺少觀” 應該是同一種.

(七七)中阿含長壽王品娑雞帝三族姓子經第六(第二小土城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娑雞帝,在青林中。

爾時,娑雞帝有三族姓子,尊者阿那律陀、尊者難提、尊者金毘羅,並皆年少新出家學,共來入此正法不久。爾時,世尊問諸比丘:「此三族姓子並皆年少新出家學,共來入此正法不久,此三族姓子頗樂於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時,諸比丘嘿然不答。

世尊復再三問諸比丘:「此三族姓子並皆年少新出家學,共來入此正法不久,此三族姓子頗樂於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時,諸比丘亦復再三嘿然不答。

於是,世尊自問三族姓子,告尊者阿那律陀:「汝等三族姓子並皆年少新出家學,共來入此正法不久,阿那律陀!汝等頗樂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曰:「世尊!如是。我等樂此正法,修行梵行。」

世尊問曰:「阿那律陀!汝等小時年幼童子,清淨黑髮,身體盛壯,樂於遊戲,樂數澡浴,嚴愛其身,於後親親及其父母皆相愛戀,悲泣啼哭,不欲令汝出家學道。汝等故能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阿那律陀!汝等不畏王而行學道,亦不畏賊,不畏負債,不畏恐怖,不畏貧窮不得活故而行學道,但厭生、老、病、死、啼哭、憂苦,或復欲得大苦聚邊。阿那律陀!汝等不以如是心故出家學道耶?」

答曰:「如是。」

「阿那律陀!若族姓子以如是心出家學道者,為知所由,得無量善法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為法本,世尊為法主,法由世尊,唯願說之,我等聞已,得廣知義。」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其義。」阿那律陀等受教而聽。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若為欲所覆、惡法所纏者,不得捨樂、無上止息,彼心生增伺、瞋恚、睡眠,心生不樂,身生頻呻,多食心憂;彼比丘便不能忍飢渴、寒熱、蚊虻、蠅蚤、風日所逼,惡聲、捶杖亦不能忍,身遇諸疾極為苦痛,至命欲絕,諸不可樂,皆不堪耐。所以者何?以為欲所覆、惡法所纏,不得捨樂、無上止息故。若有離欲,非為惡法之所纏者,必得捨樂及無上止息,彼心不生增伺、瞋恚、睡眠、心不生不樂,身不生頻[*]伸,亦不多食,心不愁憂;彼比丘便能忍飢渴、寒熱、蚊虻、蠅蚤、風日所逼,惡聲、捶杖亦能忍之,身遇諸疾極為苦痛,至命欲絕,諸不可樂,皆能堪耐。所以者何?以非為欲所覆故,不為惡法之所纏故,又得捨樂、無上止息故。」

世尊問曰:「阿那律陀!如來以何義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耶?」

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為法本,世尊為法主,法由世尊,唯願說之,我等聞已,得廣知義。」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其義。」阿那律陀等受教而聽。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諸漏穢污為當來有本,煩熱苦報,生、老、病、死因,如來非不盡,非不知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阿那律陀!如來但因此身故,因六處故,因壽命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阿那律陀!如來以此義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

世尊問曰:「阿那律陀!如來以何義故,住無事處、山林樹下,樂居高巖,寂無音聲,遠離,無惡,無有人民,隨順燕坐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為法本,世尊為法主,法由世尊,唯願說之,我等聞已,得廣知義。」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其義。」阿那律陀等受教而聽。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如來非為未得欲得、未獲欲獲、未證欲證故,住無事處、山林樹下,樂居高巖,寂無音聲,遠離,無惡,無有人民,隨順燕坐。阿那律陀!如來但以二義故,住無事處、山林樹下,樂居高巖,寂無音聲,遠離,無惡,無有人民,隨順燕坐:一者為自現法樂居故,二者為慈愍後生人故。或有後生人效如來住無事處、山林樹下,樂居高巖,寂無音聲,遠離,無惡,無有人民,隨順燕坐。阿那律陀!如來以此義故,住無事處、山林樹下,樂居高巖,寂無音聲,遠離,無惡,無有人民,隨順燕坐。」

世尊問曰:「阿那律陀!如來以何義故,弟子命終,記說某生某處、某生某處?」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為法本,世尊為法主,法由世尊,唯願說之,我等聞已,得廣知義。」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其義。」阿那律陀等受教而聽。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如來非為趣為人說,亦不欺誑人,亦不欲得人歡樂故,弟子命終,記說某生某處、某生某處。阿那律陀!如來但為清信族姓男、族姓女,極信極愛,極生喜悅,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故弟子命終,記說某生某處、某生某處。若比丘聞某尊者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得究竟智,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或自見彼尊者,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尊者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聞某尊者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五下分結已盡,生於彼間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還此世。或自見彼尊者,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慧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尊者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聞某尊者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婬怒癡薄,得一往來天上人間,一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尊者,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尊者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聞某尊者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得須陀洹,不墮惡法,定趣正覺,極受七有,天上人間七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尊者,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尊者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若比丘尼聞某比丘尼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得究竟智,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或自見彼比丘尼,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尼聞某比丘尼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五下分結已盡,生於彼間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還此生。或自見彼比丘尼,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尼聞某比丘尼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婬怒癡薄,得一往來天上人間,一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比丘尼,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聞、[慧>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比丘尼聞某比丘尼於某處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得須陀洹,不墮惡法,定趣正覺,極受七有,天上人間七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比丘尼,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若優婆塞聞某優婆塞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五下分結已盡,生於彼間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還此世。或自見彼優婆塞,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塞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優婆塞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優婆塞聞某優婆塞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婬怒癡薄,得一往來天上人間,一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優婆塞,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塞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彼優婆塞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優婆塞聞某優婆塞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得須陀洹,不墮惡法,定趣正覺,極受七有,天上人間七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優婆塞,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塞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優婆塞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若優婆私聞某優婆私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五下分結已盡,生於彼間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還此世。或自見彼優婆私,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私有信、持戒、博聞、[*]慧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優婆私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優婆私聞某優婆私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婬怒癡薄,得一往來天上人間,一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優婆私,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私有信、持戒、博聞、[*]慧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優婆私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復次,優婆私聞某優婆私於某村命終,彼為佛所記,三結已盡,得須陀洹,不墮惡趣,定趣正覺,極受七有,天上人間七往來已而得苦際。或自見彼優婆私,或復從他數數聞之,[*]彼優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聞、如是惠施、如是智慧。其人聞已,憶彼優婆私有信、持戒、博聞、惠施、智慧,聞此正法、律已,或心願效如是如是。阿那律陀!如是優婆私必得差降安樂住止。

「阿那律陀!如來以此義故,弟子命終,記說某生某處、某生某處。」

佛說如是。尊者阿那律陀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娑雞帝三族姓子經第六竟(三千四百六字)

中阿含經卷第十八(萬一百二十七字)(第二小土城誦)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M. 68. Naḷakapana sutta.

  ???

〔第二小土城誦〕-【明】

  明本無「第二小土城誦」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二小土城誦」六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皆=共【宋】【元】【明】

  「皆」,宋、元、明三本作「共」。
  「共」,大正藏原為「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共」。

「呻」,大正藏原為「伸」,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呻」。[*]

來=是【宋】【元】【明】

  「來」,宋、元、明三本作「是」。
  「是」,大正藏原為「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是」。

正=王【元】

  「正」,元本作「王」。
  「王」,大正藏原為「正」,今依據元本改作「王」。

慧=惠【宋】*【元】*【明】*

  「慧」,宋、元、明三本作「惠」。[*]
  「惠」,大正藏原為「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惠」。[*]

生=世【宋】【元】【明】

  「生」,宋、元、明三本作「世」。
  「世」,大正藏原為「生」,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世」。

(彼)+優【宋】【元】【明】

  「優」,宋、元、明三本作「彼優」。
  大正藏無「彼」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彼+(處)【宋】*【元】*【明】*

  「彼」,宋、元、明三本作「彼處」。[*]
  大正藏無「處」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趣=法【宋】【元】【明】

  「趣」,宋、元、明三本作「法」。
  「法」,大正藏原為「趣」,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法」。

〔娑雞帝三族姓子經第六竟〕-【明】,娑=婆【宋】

  ????

〔三…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三…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三…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萬…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萬…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萬…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第二小土城誦在卷末題前行【明】

  ???

[註解]

娑雞帝:古代印度六大都市之一,是拘薩羅國的舊都城,位於當時的中印度,舍衛城的南方,和拘薩羅國以南的阿踰闍城隔河相望。又譯為「娑祇」。

嘿然:默然。

身生頻呻:因身體不適而發出呻吟。

現法樂居:禪定者,離一切妄想,現受法味之樂而安住不動。

從他數數聞之:從其他人多次聽說。

差降安樂:不同程度的安樂。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agama2/中阿含經卷第十八.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9/08 20:53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77669143676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