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二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剎利相應 (2/2)]

《雜阿含經》「剎利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卷四十六第1226~1240經和本卷第1145~1150經,當中記錄佛陀和剎利眾(掌管政治及軍事的國王及武士階級)的互動和說法。

(一一四五)[0304a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應施何等人?」

佛言:「大王!隨心所樂處。」

波斯匿王復白佛言:「應施何處,得大果報?」

佛言:「大王!此是異問。所問『應施何處?』此問則異。復問『施何處,應得大果?』此問復異。我今問汝,隨意答我。大王!譬如此國臨陣戰鬥,集諸戰士,而有一婆羅門子,從東方來,年少幼稚,柔弱端正,膚白髮黑,不習武藝,不學術策,恐怖退弱,不能自安,不忍敵觀,若刺若射,無有方便,不能傷彼。云何?大王!如此士夫,王當賞不?」

王白佛言:「不賞,世尊!」

「如是,大王!有剎利童子從南方來,鞞舍童子從西方來,首陀羅童子從北方來,無有技術,皆如東方婆羅門子,王當賞不?」

王白佛言:「不賞,世尊!」

「佛告大王,此國集軍臨戰鬥時,有婆羅門童子從東方來,年少端正,膚白髮黑,善學武藝,知鬥術法,勇健無畏,苦戰不退,安住諦觀,運戈能傷,能破巨敵。云何?大王!如此戰士,加重賞不?」

王白佛言:「重賞,世尊!」

「如是,剎利童子從南方來,鞞舍童子從西方來,首陀羅童子從北方來,年少端正,善諸術藝,勇健堪能,苦戰却敵,皆如東方婆羅門子。如是戰士,王當賞不?」

王白佛言:「重賞,世尊!」

佛言:「大王!如是沙門、婆羅門遠離五支,成就五支,建立福田。施此田者,得大福利,得大果報。捨離五支何等為捨離五支?所謂貪欲蓋,瞋恚、睡眠、掉悔、疑蓋,已斷已知,是名捨離五支。成就五支何等為成就五支?無學戒身成就,無學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是名成就五支。大王!如是捨離五支,成就五支,建立福田,施此田者,得大果報。」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運戈猛戰鬥,  堪能勇士夫,
 為其戰鬥故,  隨功重加賞,
 不賞名族胄,  怯劣無勇者。
 忍辱修賢良,  見諦建福田,
 賢聖律儀備,  成就深妙智,
 族胄雖卑微,  堪為施福田。
 衣食錢財寶,  床臥等眾具,
 悉應以敬施,  為持淨戒故。
 人表林野際,  穿井給行人,
 溪澗施橋梁,  迥路造房舍,
 戒德多聞眾,  行路得止息。
 譬如重雲起,  雷電聲振耀。
 普雨於壤土,  百卉悉扶踈
 禽獸皆歡喜,  田夫並欣樂。
 如是淨信心,  聞慧捨慳垢,
 錢財豐飲食,  常施良福田。
 高唱增歡,  如雷雨良田,
 功德注流澤,  霑洽施主心。
 財富名稱流,  及涅槃大果。」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波斯匿」,巴利本作 Pasenadi。

「鞞舍」,巴利本作 Vessa。

「首陀羅」,巴利本作 Sudda。

「技」,大正藏原為「伎」,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技」。

「振」,明本作「震」。

「踈」,宋本作「蔬」。

「歡」,元、明二本作「勸」。

「受」,大正藏原為「愛」,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受」。

「霑」,宋、元、明三本作「沾」。

[註解]

波斯匿:優婆塞名,是舍衛城的城主、拘薩羅國的國王,相傳與佛陀同年紀。年長後繼承王位,早年暴惡無信,後來因末利夫人的引導,篤信佛法,治理拘薩羅國及迦尸國,國威強盛。他將妹妹為韋提希夫人嫁給摩竭提國頻婆娑羅王,女兒勝鬘夫人嫁給阿踰闍國友稱王。又譯為「勝軍」。

異問:不同的問題。

鞞舍:

福田:能生福德的田地,譬喻供養應當供養的修行人能獲得福報,如同農夫在田中播種,往後則能收成。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佛弟子布施不求回報,只要布施給自己願意幫助的人即可,不會計較果報。因此波斯匿王問佛應該施給誰時,佛陀回答:「隨心所樂處」。

在現實上,布施給修行有成的人所獲得的果報最大。因此當波斯匿王問:「應施何處,得大果報?」時,佛陀表示這是不同的問題。

什麼叫做修行有成?即遠離五蓋,成就五分法身。布施給這樣的修行人,福報特別大。

佛陀教導我們布施可因施主而清淨,也可因受者而清淨,如《中阿含經》卷四十七〈心品3〉第180經瞿曇彌經:「或有布施,因施主淨,受者亦然。」(CBETA, T01, no. 26, p. 722, c1-2) 佛弟子不會以功利的考量只布施給修行有成者,而能清淨布施。

(一一四六)[0304b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云何?世尊!為婆羅門死還生自姓婆羅門家,剎利、鞞舍、首陀羅家耶?」

決定身壞命終後往生善惡趣的不是出身,而是身口意行佛言:「大王!何得如是?大王當知,有四種人。何等為四?有一種人,從冥入冥;有一種人,從冥入明;有一種人,從明入冥;有一種人,從明入明。

「大王!云何為一種人從冥入冥?謂有人生卑姓家,若生旃陀羅、魚獵家、竹作家車師家,及餘種種下賤工巧業家,貧窮短命,形體憔悴,而復修行卑賤之業,亦復為人下賤作使,是名為冥。處斯冥中,復行身惡行、行口惡行、行意惡行,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當生惡趣,墮泥梨中。猶如有人從闇入闇,從廁入廁,以血洗血,捨惡受惡;從冥入冥者亦復如是。是故名為從冥入冥。

「云何名為從冥入明?謂有世人生卑姓家,乃至為人作諸鄙業,是名為冥。然其彼人於此冥中,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生於善趣受天化生。譬如有人登跨馬,從馬昇象;從冥入明亦復如是。是名有人從冥入明。

「云何有人從明入冥?謂有世人生富樂家,若剎利大姓、婆羅門大姓家、長者大姓家,及餘種種富樂家生,多諸錢財,奴婢、客使,廣集知識,受身端正,聰明黠慧,是名為明。於此明中,行身惡行、行口惡行、行意惡行,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生於惡趣,墮泥梨[*]中。譬如有人從高樓下乘於大象,下象乘馬,下馬乘輿,下輿坐床、下床墮地,從地落坑,從明入冥者亦復如是。

「云何有人從明入明?謂有世人生富樂家,乃至形相端嚴,是名為明。於此明中,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生於善趣,受天化生。譬如有人從樓觀至樓觀。如是,乃至從床至床;從明入明者亦復如是。是名有人從明入明。」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貧窮困苦者,  不信增瞋恨,
 慳貪惡邪想,  癡惑不恭敬。
 見沙門道士,  持戒多聞者,
 毀而不譽,  障他施及受。
 如斯等士夫,  從此至他世,
 當墮泥梨[*]中,  從冥入於冥。
 若有貧窮人,  信心少瞋恨
 常生慚愧心,  惠施離慳垢
 見沙門梵志,  持戒多聞者,
 謙虛而問訊,  隨宜善供給。
 勸人令施與,  歎施及受者,
 如是修善人,  從此至他世。
 善趣上生天,  從冥而入明,
 有富樂士夫,  不信多瞋恨。
 慳貪嫉惡想,  邪惑不恭敬,
 見沙門梵志,  毀呰[*]而不譽[*]。
 障他人施惠,  亦斷受施者,
 如是惡士夫,  從此至他世。
 當生苦地獄,  從明入冥中,
 若有富士夫,  信心不瞋恨。
 常起慚愧心,  惠施離瞋姤
 見沙門梵志,  持戒多聞者。
 先奉迎問訊,  隨宜給所須,
 勸人令供養,  歎施及受者。
 如是等士夫,  從此至他世,
 生三十三天,  從明而入明。」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旃陀羅」,巴利本作 Caṇḍāla。

「短」,宋、元、明三本作「活」。

「憔悴」,宋、元、明三本作「顦顇」。

「業」,大正藏原為「家」,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業」。

「泥梨」,宋、元、明三本作「泥犁」。[*]

「呰」,明本作「訾」。[*]

「譽」,聖本作「與」。[*]

「恨」,聖本作「恚」。

「垢」,聖本作「妒」。

「生天」,明本作「天生」。

「嫉」,大正藏原為「疾」,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嫉」。

「姤」,宋、元、明三本作「妬」。

[註解]

床:坐臥用的臺座,可分為坐床及臥床。

黠慧:聰明有智慧。「黠」讀音同「狹」,聰明的意思。

梵志:有志修梵行(清淨的修行)的人,音譯為「婆羅門」。

[對應經典]

 

(一一四七)[0305b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身蒙塵土,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佛言:「大王!從何所來?」

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彼灌頂王,人中自在,精勤方便。王領大地,統理王事,周行觀察,而來至此。」

佛告大王:「今問大王,隨意答我。譬如有人從東方來,有信有緣,未曾虛妄,而白王言:『我東方來,見一石山,極方廣大,不穿不壞,亦無缺壞,磨地而來,一切眾生草木之類悉磨令碎。』南、西、北方亦有人來,有信有緣,亦不虛妄,而白王言:『我見石山,方廣高大,不斷不壞,亦不缺壞,磨地而來,眾生草木悉皆磨碎。』大王!於意云何?如是像貌大恐怖事,惡相殺,眾生運盡,人道難得,當作何計?」

王白佛言:「若如是者,更無餘計,唯當修善,於佛法、律專心方便。」

佛告大王:「何故說言:『嶮惡恐怖於世卒起,眾生運盡,人身難得,唯當行法、行義、行福,於佛法教專精方便。』何以不言:『灌頂王位為眾,堪能自在。』王於大地,事務眾人,當須營理耶?」

王白佛言:「世尊!為復閑時言:『灌頂王位為眾人首,王於大地,多所經營,以言鬥言,以財鬥財,以象鬥象,以車鬥車,以步鬥步。當於爾時,無有自在,若勝若伏。』是故我說:『嶮惡恐怖卒起之時,眾生運盡,人身難得,無有餘計,唯有行義、行法、行福,於佛法教專心歸依。』」

佛告大王:「如是,如是,經常磨迮,謂惡劫、老、病、死,磨迮眾生。當作何計?正當修義、修法、修福、修善、修慈,於佛法中精勤方便。」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如有大石山,  高廣無缺壞,
 周遍四方來,  磨迮此大地。
 非兵馬呪術,  力所能防禦,
 惡劫老病死,  常磨迮眾生。
 四種大族姓,  栴陀羅獵師,
 在家及出家,  持戒犯戒者。
 一切皆磨迮,  無能救護者,
 是故慧士夫,  觀察自己利。
 建立清淨信,  信佛法僧寶,
 身口心清淨,  隨順於正法。
 現世名稱流,  終則生天上。」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日」,聖本作「白」。

「彼」,宋本作「波波」,元、明二本作「從彼」。

「灌頂王」,巴利本作 Khattiyamuddhāvasittarājan。

宋、元、明、聖四本無「亦」字。

「方」,宋、元、明、聖四本作「石」。

「嶮」,聖本作「險」。

「專精」,聖本作「精專」。

「為眾」,大正藏原為「眾人」,今依據元、明、聖三本改作「為眾」。

聖本無「人」字。

「死」,大正藏原為「苦」,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死」。

[註解]

日日:此處特指中午。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於日中時」,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中午」。

灌頂王法:國王所該做的事。古代印度國王即位時,以海水灌頂,作為登基儀式,因此稱為「灌頂王」。

有信有緣:有信用的、認識的人。

嶮:「險」的異體字。

卒起:倉猝生起;突然生起。

磨迮:壓迫。「迮」讀音同「則」,逼迫的意思。

現世名稱流:在今生有好的名譽流傳。

[對應經典]

 

(一一四八)[0305c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時,有尼乾子七人、闍祇羅七人、一舍羅七人,身皆麁大,彷徉行住祇洹門外。

時,波斯匿王遙見斯等彷徉門外,即從座起,往至其前,合掌問訊,王自稱名言:「我是波斯匿王、拘薩羅王。」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汝今何故恭敬斯等,三稱姓名,合掌問訊?」

王白佛言:「我作是念:『世間若有阿羅漢者,斯等則是。』」

應謹慎辨別是否為阿羅漢佛告波斯匿王:「汝今且止。汝亦不知是阿羅漢、非阿羅漢,不得他心智故。且當親近觀其戒行,久而可知,勿速自決;審諦觀察,勿但;當用智慧,不以不智。經諸苦難,堪能自辨交契計挍,真偽則分,見說知明,久而則知,非可卒識,當須思惟,智慧觀察。」

王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理,言:『久相習,觀其戒行,乃至見說知明。』我有家人,亦復出家,作斯等形相,周流他國,而復來還,捨其被服,還受五欲。是故當知世尊善說,應與同止,觀其戒行,乃至言說知有智慧。」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不以見形相,  知人之善惡,
 不應暫相見,  而與同心志,

 有現身口密,  俗心不斂攝。
 猶如鍮石銅,  塗以真金色,
 內懷鄙雜心,  外現聖威儀,
 遊行諸國土,  欺誑於世人。」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尼乾子」,巴利本作 Nigaṇṭha。

「闍祇羅」,巴利本作 Jaṭila。

「一舍羅」,巴利本作 Ekasāṭaka。

「王」,大正藏原為「三」,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王」。

「洛」,元本作「絡」,明、聖二本作「終」。

「莫」,元、明、聖三本作「慕」。

「辨」,大正藏原為「辯」,今依據宋、元二本改作「辨」。聖本作「能辯」。

「當須」,宋、元、明三本作「須自」。

「知」,大正藏原為「如」,今依據聖本、高麗藏二本改作「知」。

「現」,聖本作「見」。

「經」,宋、元、明三本作「語」。

[註解]

拘薩羅: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北部,其首都為舍衛城,佛陀晚年常在此國。另譯為「憍薩羅」。

審諦:仔細考察。

交契:交情。

計挍:即「計較」。

鍮石銅:「鍮石」即「黃銅」,是紅銅及鋅的合金,顏色似黃金。「鍮」讀音同「偷」。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如何辨別真修行人?

波斯匿王見到幾位行苦行的外道就拜,認為他們是阿羅漢。

佛陀則告誡他:「你又沒有他心智,怎麼知道他們是阿羅漢?」

佛陀教導波斯匿王,要觀察對方的戒行,觀察他是否清淨;看他遭遇苦難時的反應;並和他交談以知他的智慧。這些都要在長時間、用心、以智慧觀察的前提下。

本經的各對應經典中所教的方法,整理於下表:

譯本 《雜阿含經》第1148經 《別譯雜阿含經》第71經 南傳《相應部尼柯耶》〈拘薩羅相應3〉第11經結髮行者經
觀察一 親近觀其戒行。 持戒破戒;淨行不淨。 共住而知其戒、知其清淨。
觀察二 經諸苦難,堪能自辨。 若其父母,親里眷屬,有死亡者;若遭厄難,為人強逼,令行殺害,或為女人私處逼迫,而不犯戒。 災禍能知其剛毅。
觀察三 交契計挍,真偽則分,見說知明。 欲試其智,聽其所說。 交談能知其慧。
樣本數 久而可知,勿速自決;審諦觀察,勿但洛莫;當用智慧,不以不智。 如共久處,用意觀察,爾乃可知。 長時間而非暫時,以作意而非不作意,以有慧者而非劣慧者。


也可說是觀察對方是否沒有貪、瞋、癡,是否相應於戒、定、慧。

縱使沒有他心智,善於觀察的人還是能辨別來人的善惡,如孔子也說:「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 不要隨便相信人

本經偈頌:「不以見形相,知人之善惡;不應暫相見,而與同心志」,不只能作為拜師求法的提醒,也可作日常生活識人的參考。

許多信仰宗教的人心性單純,容易相信人,但佛陀反而告誡弟子,縱使是大師,也不要隨便相信,要以智慧作判斷。

  • 默認仍是大妄語

讓人以為自己已證聖果聖法,未得言得、未證言證,是大妄語,必墮地獄。

如果有人傳說某人是聖人,某人其實未證聖果卻不澄清,而默認了,是否仍犯大妄語戒呢?

答案是肯定的,如《十誦律》卷五十九:「有人問比丘言:「汝是阿羅漢不?[……]」若默然受,得偷蘭遮(大罪)。」(CBETA, T23, no. 1435, p. 439, b8-10)

[進階辨正]

(一一四九)[0306a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為首,并七國王及諸大臣悉共集會,作如是論議:「五欲之中,何者第一?」有一人言:「色最第一。」又復有稱聲、香、味、觸為第一者。中有人言:「我等人人各說第一,竟無定判,當詣世尊,問如此義。如世尊說,當共憶持。」

爾時,波斯匿王為首,與七國王、大臣、眷屬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七王與諸大臣如是論議:『五欲功德,何者為勝?』其中有言色勝、有言聲勝、有言香勝、有言味勝、有言觸勝,竟無決定。來問世尊,竟何者勝?」

佛告諸王:「各隨意適,我悉有餘說,以是因緣,我說五欲功德。然自有人於色適意,止愛一色,滿其志願,正使過上有諸勝色,非其所愛,不觸不視,言己所愛最為第一,無過其上。如愛色者。聲、香、味、觸亦皆如是。當其所愛,輒言最勝,歡喜樂著,雖更有勝過其上者,非其所欲,不觸不視,唯我愛者最勝最妙,無比無上。」

爾時,座中有一優婆塞,名曰栴檀,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善說,世尊!善說,善逝!」

佛告優婆塞:「善說,栴檀!快說,栴檀!」

時,栴檀優婆塞即說偈言:

「央伽族姓王,  服瓔珞鎧,
 摩竭眾慶集,  如來出其國。
 名聞普流布,  猶如雪山王,
 如淨水蓮華,  清淨無瑕穢。
 隨日光開敷,  芬香熏其國,
 央耆國明顯,  猶如空中日。
 觀如來慧力,  如夜然炬火,
 為眼為大明,  來者為決疑。」

時,諸國王歎言:「善說,栴檀優婆塞!」

爾時,七王脫七寶上衣,奉優婆塞。

時,彼七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爾時,栴檀優婆塞知諸王去已,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白佛:「今七國王遺我七領上衣,唯願世尊受此七衣,以哀愍故。」

爾時,世尊為哀愍故,受其七衣,栴檀優婆塞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S. 3. 2. 2. Pañcarājāno.,[No. 100(72)]

竟=意【宋】【元】【明】

判=刺【元】

如=知【宋】【元】【明】

止=正【聖】

正=政【聖】

視=觀【聖】

己=色【宋】【元】【明】

[>栴檀]Candanaṅgalika.

珠瓔珞=諸纓絡【聖】

竭=揭【聖】

「央耆」,巴利本作 Aṅgirasa。

整=政【聖】

[註解]

正使:縱使。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五欲之中何者第一?答案如同「情人眼裡出西施」。

(一一五〇)[0306c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其體肥大,舉體流汗,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氣息長喘。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大王身體極肥盛。」

大王白佛言:「如是,世尊!患身肥大,常以此身極肥大故,慚恥厭苦。」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人當自繫念,  每食知節量,
 是則諸受薄,  安消而保壽。

時,有一年少,名欝多羅,於會中坐。時,波斯匿王告欝多羅:「汝能從世尊受向所說偈,每至食時,為我誦不?若能爾者,賜金錢十萬,亦常與食。」

欝多羅白王:「奉教當誦。」

時,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時,欝多羅知王去已,至世尊前,受所說偈,於王食時,食食為誦,白言大王:「如佛、世尊、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而說斯偈:

「『人當自繫念,  每食知節量,
  是則諸受薄,  安消而保壽。』」

如是,波斯匿王漸至後時,身體傭細,容貌端正,處樓閣上,向佛住處合掌恭敬,右膝著地,三說是言:「南無敬禮世尊、如來、應、等正覺,南無敬禮世尊、如來、應、等正覺,與我現法利益、後世利益、現法後世利益,以其飯食知節量故。」

[校勘]

S. 3. 2. 3. Doṇapāka.,[No. 100(73)]

王=不【宋】【元】

[註解]

諸受薄:各種(苦的)感受較輕。

欝多羅:婆羅門名。又譯為「烏答」。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可說是減肥經,要修行減肥的人可參考。

[導讀:婆羅門相應]

《雜阿含經》「婆羅門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本卷第1151~1163經、第4卷全卷、和第44卷第1178~1187經,當中記錄佛陀和婆羅門(貴族或知識分子)的互動和說法。

(一一五一)[0306c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

時,有年少阿修羅來詣佛所,於佛面前麁惡不善語,瞋罵呵責。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不怒勝瞋恚,  不善以善伏,
 惠施伏慳貪,  真言壞妄語。
 不罵亦不虐,  常住賢聖心,
 惡人住瞋恨,  不動如山石。
 起瞋恚能持,  勝制狂馬車,
 我說善御士,  非彼攝繩者。」

時,年少阿修羅白佛言:「瞿曇!我今悔過,如愚如癡,不辯不善,於瞿曇面前訶罵毀辱。」如是懺悔已,時,阿修羅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S. 7. 1. 3. Asurinda.,[No. 100(74)]

山石=石山【宋】【元】【明】

馬車=車馬【宋】【元】【明】

繩=乘【聖】

辯=辨【聖】*

[註解]

年少阿修羅:被人稱為阿修羅(脾氣火爆)的少年。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摩納名阿脩羅鹽」,相當的一卷《雜阿含經》經文作「名為阿遬輪子婆羅門」,相當的南傳經文作「阿修羅王者婆羅墮若婆羅門」。

我說善御士,非彼攝繩者:我說善於調御的人,不是操繩駕馬的那種人(而是能調御瞋心的人)。

[對應經典]

 

(一一五二)[0307a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年少賓耆迦婆羅門來詣佛所,於世尊面前作麁惡不善語,瞋罵呵責。

爾時,世尊告年少賓耆迦:「若於一時吉星之日,汝當會諸宗親眷屬耶?」

賓耆白佛:「如是,瞿曇!」

佛告賓耆:「若汝宗親不受食者,當如之何?」

賓耆白佛:「不受食者,食還屬我。」

佛告賓耆:「汝亦如是,如來面前作麁惡不善語,罵辱呵責,我竟不受,如此罵者,應當屬誰?」

賓耆白佛:「如是,瞿曇!彼雖不受,且以相贈,則便是與。」

佛告賓耆:「如是不名更相贈遺,何得便為相與?」

賓耆白佛:「云何名為更相贈遺,名為相與?云何名不受相贈遺,不名相與?」

佛告賓耆:「若當如是罵則報罵,瞋則報瞋,[*]打則報[*]打,鬥則報鬥,名相贈遺,名為相與。若復,賓耆!罵不報罵,瞋不報瞋,[*]打不報[*]打,鬥不報鬥,若如是者,非相贈遺,不名相與。」

賓耆白佛:「瞿曇!我聞古昔婆羅門長老宿重行道大師所說:『如來、應、等正覺,面前罵辱,瞋恚訶責,不瞋不怒。』而今瞿曇有瞋恚耶?」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無瞋何有瞋,  正命以調伏,
 正智心解脫,  慧者無有瞋。
 以瞋報瞋者,  是則為惡人,
 不以瞋報瞋,  臨敵伏難伏。
 不瞋勝於瞋,  三偈如前說。」

爾時,年少賓耆白佛言:「悔過,瞿曇!如愚、如癡,不[*]辯、不善,而於沙門瞿曇面前麁惡不善語,瞋罵呵責。」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S. 7. 1. 2. Akkosa.,[No. 100(75)]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一五三)[0307b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

爾時,世尊晡時從禪覺,詣講堂東蔭蔭中,露地經行

時,有健罵婆羅豆婆遮婆羅門來詣佛所,世尊面前作麁惡不善語,罵詈呵責。世尊經行,彼隨世尊後行。世尊經行已竟,住於一處,彼婆羅門言:「瞿曇伏耶?」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勝者更增怨,  伏者臥不安,
 勝伏二俱捨,  是得安隱眠。

婆羅門白言:「瞿曇!我今悔過,如愚、如癡,不[*]辯、不善,何於瞿曇面前作麁惡不善語,罵詈呵責?」

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復道而去。

[校勘]

S. 7. 1. 2. Akkosa.,[No. 100(76)]

「健罵婆羅豆婆遮」,巴利本作 Akkosaka-bhāradvāja。

即=而【元】【明】

[註解]

露地:戶外沒有遮蔽物的地方。

經行:在一定的路徑上專心地往返步行,是一種能調劑身心、減少昏沉的修行方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一一五四)[0307b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世尊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時,健罵婆羅豆婆遮婆羅門遙見世尊,作麁惡不善語,瞋罵呵責,把土佛。時有逆風,還吹其土,反自坌身。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人無瞋恨,  罵辱以加者,
 清淨無結垢,  彼惡還歸己,
 猶如土坌彼,  逆風還自污。

時,彼婆羅門白佛言:「悔過,瞿曇!如愚、如癡,不善、不[*]辯,何於瞿曇面前麁惡不善語,瞋罵呵責?」

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復道而去。

[校勘]

S. 7. 1. 4. Bilaṅgika.,[No. 100(77)]

婆羅豆婆遮Bhāradvāja.

[註解]

坌:灑灰塵。讀音同「笨」。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雜阿含經》卷四十八第1275經:「不於不瞋人,而加之以瞋,清淨之正士,離諸煩惱結。於彼起惡心,惡心還自中,如逆風揚塵,還自坌其身。」(CBETA, T02, no. 99, p. 350, c18-21)
  • 《四十二章經》:「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污天,還污己身;逆風坋人,塵不污彼,還坋于身。賢者不可毀,禍必滅己也。」(CBETA, T17, no. 784, p. 722, b22-24)

(一一五五)[0307c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婆羅門名曰違義,聞沙門瞿曇從拘薩羅國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聞已,作是念:「我當往詣沙門瞿曇所,聞所說法,當反其義。」作是念已,往詣精舍,至世尊所。

爾時,世尊無量眷屬圍繞說法。世尊遙見違義婆羅門來,即默然住。

違義婆羅門白佛言:「瞿曇說法,樂欲聞之。」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違義婆羅門,  未能解深義,
 內懷嫉恚心,  欲為法留難
 調伏違反心,  諸不信樂意,
 息諸障礙垢,  則解深妙說。」

時,違義婆羅門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校勘]

S. 7. 2. 6. Paccanīka.,[No. 100(78)]

「違義」,巴利本作 Paccanīkasāta。

礙=閡【聖】

[註解]

眷屬:親友,此處特指佛教四眾弟子。

留難:阻留、刁難。

[對應經典]

 

(一一五六)[0307c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世尊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

時,有不害婆羅門來詣佛所,白佛言:「世尊!我名不害[*],為稱實不?」

佛告婆羅門:「如是稱實者,若身不害[*],若口不害[*],若心不害[*],則為稱實。」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心不殺害,  口意亦俱然,
 是則為離害,  不恐怖眾生。」

佛說此經已,不害[*]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復道而去。

[校勘]

S. 7. 1. 5. Ahiṃsaka.,[No. 100(79)]

害=虛【宋】【元】【明】*

不害Ahiṃsaka,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一五七)[0308a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世尊晨朝著衣持鉢,入王舍城乞食,次第行乞至火與婆羅門舍。

火與婆羅門遙見佛來,即具眾美飲食,滿鉢與之。

如是二日、三日,乞食復至其舍。

火與婆羅門遙見佛來,作是念:「禿頭沙門何故數來,貪美食耶?」

爾時,世尊知火與婆羅門心念已,即說偈言:

「王日日雨,  田夫日夜耕,
 數數種子,  是田數收穀。
 如人數,  乳牛數懷犢,
 數數有求者,  則能數惠施。
 數數惠施故,  常得大名稱,
 數數棄死屍,  數數哭悲戀。
 數數生數死,  數數憂悲苦,
 數數以火燒,  數數諸蟲食。
 若得賢聖道,  不數受諸有,
 亦不數生死,  不數憂悲苦。
 不數數火燒,  不數諸蟲食。」

時,火與婆羅門聞佛說偈,還得信心,復以種種飲食滿鉢與之,世尊不受,以因說偈而施故,復說偈言:

「因為說偈法,  不應受飲食,
 當觀察自法,  說法不受食。
 婆羅門當知,  斯則淨命活,
 應以餘供養,  純淨大仙人。
 已盡諸有漏,  穢法悉已斷,
 供養以飲食,  於其良福田。
 欲求福德者,  則我田為良。」

火與婆羅門白佛:「今以此食,應著何所?」

佛告婆羅門:「我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神、世人有能食此信施,令身安樂。汝持是食去棄於無蟲水中,及少生草地。」

時,婆羅門即以此食持著無蟲水中,水即煙出,沸聲啾啾;譬如鐵丸燒令火色,擲著水中,水即煙起,沸聲啾啾,亦復如是。婆羅門持此飲食著水中,水即煙出,沸聲啾啾,於時火與婆羅門歎言:「甚奇!瞿曇!大德大力,能令此食而作神變。」

時,火與婆羅門因此飯食神變,得信敬心,稽首佛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不?」

佛告婆羅門:「汝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

彼即出家已,作是思惟;所以族姓子剃除髮鬚,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乃至得阿羅漢,心善解脫。

[校勘]

S. 7. 2. 2. Udaya.,[No. 100(80)]

飲=飯【宋】【元】【明】

王=上【宋】【元】【明】

「王天」,巴利本作 Devarājan。,

王天=天王【聖】

「植」,大正藏原為「殖」,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植」。

妊=任【聖】

即=則【聖】

髮鬚=鬚髮【宋】【元】【明】

[註解]

數數:頻繁地。

懷妊:懷孕。

信施:基於信心的布施;信徒的布施。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雜阿含經》中有幾則記載,佛陀若因說偈而得到別人的供養,則不接受這個供養,以表示佛陀不是為了求取供養而說偈的。

而見到食瑞應相(食著無蟲水後煙起涌沸)的婆羅門們,各人反應不同:有些直接生起信心,要求出家;也有些嚇到,趕緊回去拜拜收驚。

從這一經中我們也可以瞭解佛陀接受供養的原則:不以說法來換取供養。

不過,這個原則並不是說法之後就不能接受供養;佛陀也曾在說法之後,默然接受食物供養。例如《雜阿含經》第1030經記載:有一次給孤獨長者生病,佛陀前去探病,並且為長者說三受及四不壞淨等法。說法後,長者請佛陀留下來接受食物供養,佛陀默然接受長者的邀請。

若細心去體會,會發現這兩者情況大不相同:在第1030經中,給孤獨長者平時就信仰佛法並供養三寶;而在本經中情況是,邀請者原本不信佛法,也不想供養三寶。但在佛陀說法之後,才相信佛法而發心供養。由這兩個情況的差異,可以體會在什麼情況下接受供養是「因偈得食」。

另外,在《別譯雜阿含經》卷五第99經中,則記載了佛陀「因偈得食,則不受」的原則:
「先無惠施情, 說法而後與,
 如斯之飲食, 不應為受取。
 常法封如是, 故我不應食,
 所以不受者, 為說法偈故。」(CBETA, T02, no. 100, p. 409, a25-28)

相關記載可參考本經、卷四第98經、卷四第102經、卷四十四第1184經,以及《別譯雜阿含經》卷五第99經。

(一一五八)[0308b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舍衛國中婆肆吒婆羅門女信佛、法、僧,歸佛、歸法、歸比丘僧。於佛、法、僧已離狐疑,於苦習盡道亦離疑惑;見諦得果,得間慧。其夫是婆羅豆婆遮種姓婆羅門,每至左右所為作時,有小得失,即稱南無佛,向如來所住方面,隨方合掌,三說是言:「南無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身純金色,圓光一,方身圓滿,如尼拘律樹;善說妙法,牟尼之尊,仙人上首,是我大師。」

時,夫婆羅門聞之,瞋恚不喜,語其婦言:「為鬼著耶?無有此義,捨諸三明大德婆羅門,而稱歎彼禿頭沙門。黑闇之分,世所不稱。我今當往共汝大師論議,足知勝如。」

婦語夫言:「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諸神、世人能共世尊、如來、應、等正覺,金色之身,圓光一尋,如尼拘律樹圓滿之身,言說微妙,仙人上首,我之大師共論議者。然今婆羅門且往,自可知之。」

時,婆羅門即往詣佛,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為殺於何等,  而得安隱眠?
 為殺於何等,  令心得無憂?
 為殺於何等,  瞿曇所稱歎?」

爾時,世尊知婆羅門心之所念,而說偈言:

「殺於瞋恨者,  而得安隱眠,
 殺於瞋恚者,  而心得無憂。
 瞋恚為毒本,  能害甘種子,
 能害於彼者,  賢聖所稱歎。
 若能害彼者,  其心得無憂。」

時,婆羅豆婆遮婆羅門聞佛所說,示、教、照、喜,次第說法,謂說施、說戒、說生天法,說欲味著為災患煩惱,清淨、出要、遠離,隨順福利清淨,分別廣說;譬如清淨白,易為染色。如是,婆羅豆婆遮婆羅門即於座上,於四聖諦得無閡等,所謂苦、集、滅、道。

是婆羅門見法、得法、知法、入法,度諸疑惑,不由他度,於正法、律得無所畏。即從座起,偏露右肩,合掌白佛:「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今歸佛、歸法、歸比丘僧已,盡其壽命為優婆塞,證知我。」

時,婆羅豆婆遮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還歸自家。

其婦優婆夷遙見夫來,見已,白言:「已與如來、應、等正覺,純金色身,圓光一尋,如尼拘律樹圓滿之身,妙說之上,仙人之首,大牟尼尊,為我大師共論議耶?」

其夫答言:「我未甞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諸神、世人有能與如來、應、等正覺,真金色身,圓光一尋,如尼拘律樹圓滿之身,妙說之上,諸仙之首,牟尼之尊,汝之大師共論[*]議也。汝今與我作好法衣,我持至世尊所出家學道。」

時,婦悉以鮮潔白[*]㲲,令作法衣。

時,婆羅門持衣往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言:「世尊!我今可得於世尊法中出家學道,修梵行不?」

佛告婆羅門:「汝今可得於此法、律出家學道,修諸梵行。」

即出家已,獨靜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鬚髮,著袈裟衣,出家學道,乃至得阿羅漢,心善解脫。

[校勘]

S. 7. 1. 1. Dhanañjanī.,[No. 100(81)]

習=集【元】【明】【聖】

間=聞【宋】【元】【明】

「南無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巴利本作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佛+(所)【宋】【元】【明】

㲲=疊【聖】*

閡=礙【宋】【元】【明】,=間【聖】

議=義【聖】*

有=不【元】【明】

衣=服【聖】

(佛)+言【聖】

[註解]

見諦得果:見到真理,得法眼淨,而證初果。

無間慧:(無間慧即無間等。??)

每至左右所為作時,有小得失:每當服侍先生,做了些錯事時。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為夫所使,足趺倒地」,相當的南傳經文作「為婆羅墮若姓婆羅門送食物,跌倒後」。

尋:長度單位,是伸張兩臂後左右手之間的寬度。

三明大德婆羅門:婆羅門教所謂三明婆羅門的條件是祖上七代的血統清淨、誦諸經典、容色端正。參見卷三十一第886經。

出要:出離;離欲。

㲲:細緻的棉布。讀音同「疊」。

無所畏:了然於心,有自信而無所畏懼。

[對應經典]

 

(一一五九)[0309a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魔瞿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我於家中常行布施,若一人來,施於一人;若二人、三人,乃至百千,悉皆施與。我如是施,得多福不?」

佛告婆羅門:「汝如是施,實得大福。所以者何?以於家中常行布施,一人來乞,即施一人,二人、三人,乃至百千,悉皆施與故,即得大福。」

時,魔瞿婆羅門即說偈言:

「在家所為作,  布施復大會,
 因此惠施故,  欲求大功德。
 今問於牟尼,  我之所應知,
 同梵天所見,  為我分別說。
 云何為解脫,  勝妙之善趣?
 云何修方便,  得生於梵世?
 云何隨樂施,  生明勝梵天?」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施者設大會,  隨彼愛樂施,
 歡喜淨信心,  攀緣善功德。
 以其所建立,  求離諸過惡,
 遠離於貪欲,  其心善解脫。
 修習於慈心,  其功德無量,
 況復加至誠,  廣施設大會。
 若於其中間,  所得諸善心,
 正向善解脫,  或餘純善趣。
 如是勝因緣,  得生於梵世,
 如是之惠施,  其心平等故。
 得生於梵世,  其壽命延長。」

時,魔瞿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校勘]

[>]Sn. III. 5. Māgha.,[No. 100(82)]

[>魔瞿]Māgha.

愛=受【宋】【元】【明】【聖】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一六〇)[0309b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持、著舍勒導從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無非婆羅門,  所行為清淨,
 剎利修苦行,  於淨亦復
 三典婆羅門,  是則為清淨,
 如是清淨者,  不在餘眾生。」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不知清淨道,  及諸無上淨,
 於餘求淨者,  至竟無淨時。」

婆羅門白佛:「瞿曇說清淨道及無上清淨耶?何等為清淨道?何等為無上清淨?」

八正道是清淨道;貪瞋癡等一切煩惱永斷是無上清淨佛告婆羅門:「正見者為清淨道,正見修習多修習,斷貪欲、斷瞋恚、斷愚癡。若婆羅門貪欲永斷,瞋恚、愚癡永斷,一切煩惱永斷,是名無上清淨。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清淨道;正定修習多修習已,斷貪欲、斷瞋恚、斷愚癡。若婆羅門貪欲永斷,瞋恚、愚癡永斷,一切煩惱永斷,是名無上清淨。」

婆羅門白佛言:「瞿曇說清淨道、無上清淨耶?瞿曇!世務多事,今且辭還。」

佛告婆羅門:「宜知是時。」

持華蓋著舍勒導從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校勘]

S. 7. 1. 7. Suddhika.,[No. 100(83)]

「華」,大正藏原為「金」,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華」。

舍=金【聖】

「淨」,大正藏原為「靜」,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淨」。*

諸=說【聖】

「淨」,大正藏原為「靜」,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淨」。

[註解]

華蓋:以花裝飾的遮陽傘蓋。

舍勒:為音譯,義譯為衣、內衣。

有持華蓋、著舍勒導從婆羅門:有位有撐著以花裝飾的遮陽傘蓋、穿著衣的隨從的婆羅門。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剎利波羅毘空婆羅門」,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清淨者婆羅墮若婆羅門」。

乖:違背。

三典:婆羅門傳統的三類聖典,即「梨俱吠陀、沙摩吠陀、夜柔吠陀」。

[對應經典]

 

(一一六一)[0309c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云何為尸羅?  云何正威儀?
 云何為功德?  云何名為業?
 成就何等法,  羅漢婆羅門?」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宿命憶念智,  見生天惡趣
 得諸受生盡,  牟尼明決定。
 知心善解脫,  解脫一切貪,
 具足於三明,  三明婆羅門。」

佛說此經已,異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而去。

[校勘]

S. 7. 1. 8. Aggika.,[No. 100(84)]

正=三【元】

[註解]

尸羅:清涼,佛教引申指「淨戒」,因為戒能讓人避免造引起熱惱的惡業。

宿命憶念智:指宿命通。

見生天惡趣:指天眼通。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古代婆羅門教傳統的三明是指祖上七代的血統清淨、誦諸經典、容色端正。

這位婆羅門或許也依據傳統,而詢問佛陀關於三明婆羅門(「羅漢婆羅門」)的條件:

  1. 該什麼清淨?(「尸羅」,婆羅門教認為該七代血統清淨。)
  2. 該內修什麼功德及業?(「云何為功德?云何名為業?」婆羅門教認為該誦諸闈陀經典。)
  3. 以及外在該有什麼儀態?(「正威儀」,婆羅門教認為是「容色端正」。)

而佛陀的回答則導向佛教的三明的定義,即以宿命明替代宿世的血統,漏盡明替代內在的誦諸闈陀經典,天眼明替代外在的容色端正。

(一一六二)[0310a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世尊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尊者阿難從世尊後。

命中的福報,仍得精進才有時,有二老男女,是其夫婦,年耆根熟背如鉤,諸里巷頭,燒糞掃處,俱蹲向火。

世尊見彼二老夫婦,年耆愚老,[*]僂背如鉤,俱蹲向火,猶如老,欲心相視。見已,告尊者阿難:「汝見彼夫婦二人,年耆愚老,僂背如鉤,俱蹲向火,猶如老鵠,欲心相視不?」

阿難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阿難:「此二老夫婦,於年少時盛壯之身,勤求財物者,亦可得為舍衛城中第一富長者;若復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精勤修習者,亦可得阿羅漢第一上果。於第二分盛壯之身,勤求財物,亦可得為舍衛城中第二富者;若復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者,亦可得阿那含果證。若於第三分中年之身,勤求財物,亦可得為舍衛城中第三富者;若剃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者,亦可斯陀含果證。彼於今日,年耆根熟,無有錢財,無有方便,無所堪能,不復堪能,若覓錢財,亦不能得勝過人法。」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不行梵行故,  不得年少財,
 思惟古昔事,  眠地如曲弓。
 不修於梵行,  不得年少財,
 猶如老鵠鳥,  守死於空池。」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陀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No. 100(85)]

(爾時)+世【宋】【元】【明】

男=對【元】

僂=傴【宋】*【元】*【明】*

背=[月*背]【聖】*

諸=詣【宋】【元】【明】

僂背=[月*背]僂【聖】,=背傴【宋】【元】【明】

得+(阿那含果證若於第三分中年之身懃求財物亦可得為舍衛城中第三富者若剃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者亦可得)五十字【聖】

〔為〕-【宋】【元】【明】

證+(若於第四分老年之身勤求財物亦可得為舍衛城中第四富者若剃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者亦可得為須陀洹果證)五十一字【宋】【元】【明】

[註解]

鵠:天鵝。讀音同「胡」。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不論宿世福德或根器如何,不努力就不會有成就,越早開始努力成就能越大。由本經分析的例子,也可見佛教不是宿命論。

《南傳法句經》〈老品〉第155、156偈:「少壯不得財,並不修梵行,如池邊老鷺,無魚而萎滅。少壯不得財,並不修梵行,臥如破折弓,悲歎於過去。」應該也是根據本經的記載。

(一一六三)[0310b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如上說。差別者,唯說異偈言:

「老死之所壞,  身及所受滅,
 唯有惠施福,  為隨己資糧。
 依於善攝護,  及修禪功德,
 隨力而行施,  錢財及飲食。
 於群則眠覺,  非為空自活。」

佛說此經已,彼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A. III. 51. Janā.,[No. 100(86)]

則=財【聖】

〔佛說……去〕二十一字-【宋】【元】【明】

[註解]

於群則眠覺,非為空自活:在人群中覺醒(而行善、布施),才不是白白空過地活一遭。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慳貪不布施,是名常睡眠;修施濟匱乏,是名為覺悟。」

[對應經典]

 

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二

 
agama/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二.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5/28 00:01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45858049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