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尼柯耶》神足相應

[導讀:神足相應]

「四神足」是基於四種因素產生禪定、成就神通:

  1. 欲定勤行成就神足:依(對禪定的、聖果的)「意欲」而引發的禪定,勤奮修行,而成就神通。
  2. 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依「精進」所引發的禪定,勤奮修行,而成就神通。
  3. 心定勤行成就神足:依「心念專注」所引發的禪定,勤奮修行,而成就神通。
  4. 觀定勤行成就神足:依「慧觀」所引發的禪定,勤奮修行,而成就神通。

「四神足」又譯為「四如意足」。

《雜阿含經》「神足相應」的經文已佚失,因此以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神足相應」中譯補足如下。

一、價玻勒品

(SN 51.1 此岸經)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當已修習、多修習時,從此岸導向到彼岸,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修習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修習心定勤行成就神足;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些是四神足,當已修習、多修習時,從此岸導向到彼岸。」

[註解]

勤行:勤奮修行。

[讀經拾得]

就字面來看,修習四神足的次序是基於欲、精進、心、觀 ⇒ 成就禪定 ⇒ 勤行 ⇒ 成就六神通(包含漏盡通)。

其中「勤行」的位置,在不同經典有不同的翻譯,南傳《尼柯耶》一律是作「勤行」,勤奮修行的意思,北傳《阿含經》翻譯為「斷行」、「滅行」、「燒諸行」,主要是斷除造作的意思。這有可能是佛世時該詞的原文就有這兩種意義,而不同的部派取用不同面向的意義。

[進階辨正]

(SN 51.2 已錯失經)

「比丘們!凡任何四神足的錯失者,錯失了通往徹底滅苦的聖道;比丘們!凡任何四神足的開始者,已開始通往徹底滅苦的聖道。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凡任何四神足的錯失者,其已錯失通往徹底滅苦的聖道;比丘們!凡任何四神足的開始者,其已開始通往徹底滅苦的聖道。」

 

 

(SN 51.3 聖經)

「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是賢聖的、出離的、引導修行者徹底滅盡苦的。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是賢聖的、出離的、引導修行者徹底滅盡苦的。」

 

 

(SN 51.4 厭經)

「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導致一向厭患、離貪、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導致一向厭患、離貪、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

 

 

(SN 51.5 部分神通經)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SN 51.6 完全經)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完全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SN 51.7 比丘經)

「比丘們!凡任何於過去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那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於未來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那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於現在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凡任何於過去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那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於未來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那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於現在徹底消滅各種煩惱,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的比丘,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SN 51.8 佛陀經)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些是四神足。比丘們!當已妥善修習、多修習這四神足時,如來被稱為『應供等正覺者』。」

[註解]

應供:應該供養,為如來十號之一。音譯為「阿羅漢」、「阿羅訶」。

等正覺:完全契於真理、遍於一切的覺悟,為如來十號之一。另譯作「正遍知」。

 

(SN 51.9 智經)

「『這是欲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又,這欲定勤行成就神足應該被修習。』比丘們!……(中略)『……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這是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又,這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應該被修習。』比丘們!……(中略)『……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這是心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又,這心定勤行成就神足應該被修習。』比丘們!……(中略)『……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這是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又,這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應該被修習。』比丘們!……(中略)『……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SN 51.10 塔廟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那時,世尊在午前時分穿好衣服,取衣鉢,進入毘舍離乞食。在毘舍離乞食後,食畢返回,召喚阿難尊者:

「阿難!請你拿尼師壇,我們去價玻勒塔廟作日間的休息。」

「是的,大德!」阿難尊者回答世尊後,取尼師壇,緊隨在世尊之後。

那時,世尊去價玻勒塔廟。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阿難尊者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跟阿難尊者這麼說:

「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屋跌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喬答摩葛塔廟是令人愉快的,七芒果樹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多子塔廟是令人愉快的,沙楞達達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價玻勒塔廟是令人愉快的。阿難!凡任何人已修習、多修習四神足,作為車乘、作為基礎、已實行、已累積、善精勤,當他願意時,他能住世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多修習四神足,作為車乘、作為基礎、已實行、已累積、善精勤,阿難!當如來願意時,他能住世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當世尊作了這麼明顯的徵相及暗示時,阿難尊者不能夠洞察,沒求世尊:「大德!為了眾生利益,為了眾生安樂,為了憐愍世間,為了天人與人類的利益、安樂,請世尊住世一劫,請善逝住世一劫。」因為他被魔纏縛心。

第二次,世尊……(中略)。 第三次,世尊召喚阿難尊者: 「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屋跌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喬答摩葛塔廟是令人愉快的,七芒果樹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多子塔廟是令人愉快的,沙楞達達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價玻勒塔廟是令人愉快的。阿難!凡任何人已修習、多修習四神足,作為車乘、作為基礎、已實行、已累積、善精勤,當他願意時,他能住世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多修習四神足,作為車乘、作為基礎、已實行、已累積、善精勤,阿難!當如來願意時,他能住世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當世尊作了這麼明顯的徵相及暗示時,阿難尊者不能夠洞察,沒求世尊:「大德!為了眾生利益,為了眾生安樂,為了憐愍世間,為了天人與人類的利益、安樂,請世尊住世一劫,請善逝住世一劫。」因為他被魔纏縛心。

那時,世尊對阿難尊者說:「阿難!請你離開吧!現在是適當的時間。」

「是的,大德!」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後,起座向世尊問訊、右繞禮敬,接著坐在不遠處的某棵樹下。

那時,魔波旬在阿難尊者離開不久,來見世尊。抵達後,跟世尊這麼說:

「大德!現在,請世尊般涅槃,現在,請善逝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般涅槃的時機,世尊說過這些話:『波旬!我將不般涅槃,除非我的比丘弟子們成為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世尊的比丘弟子們是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請世尊般涅槃,現在,請善逝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般涅槃的時機。

大德!又,世尊說過這些話:『波旬!我將不般涅槃,除非我的比丘尼弟子們成為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世尊的比丘尼弟子們是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請世尊般涅槃,現在,請善逝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般涅槃的時機。

大德!又,世尊說過這些話:『波旬!我將不般涅槃,除非我的優婆塞弟子們成為……(中略)除非我的優婆夷弟子們成為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世尊的優婆夷弟子們是聰明的、已被教導的、無畏的、多聞的、持法的、法次法向的、適切行道的、行為順法的。跟師長學習後,能解說教導、公開施設、開顯分別、解析闡明,善巧如法地折伏異論,折伏後教導不可思議的法。大德!現在,請世尊般涅槃,現在,請善逝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般涅槃的時機。

大德!又,世尊說過這些話:『波旬!我將不般涅槃,除非我的這梵行成功、繁榮、散佈、在大眾中廣為流傳、被天、人熟知。』大德!現在,世尊的梵行成功、繁榮、散佈、在大眾中廣為流傳、被天、人熟知。大德!現在,請世尊般涅槃,請善逝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般涅槃的時機。」

當(魔)這麼說後,世尊對魔波旬這麼說:「波旬!請你不用操心,如來不久將般涅槃,三個月後如來將般涅槃。」

那時,世尊在價玻勒塔廟具念、正知地捨棄壽行。而當世尊捨棄壽行時,發生大地震,令人恐懼、身毛豎立,並且大作閃電。

那時,世尊知道這個意義後,自說優陀那:

各種可比不可比的存續,
(以及有行)牟尼皆已捨棄;
由身內的喜樂與定,
打破如同鎧甲般自我的存在。

價玻勒品第一,其攝頌:
「此岸、已錯失,聖與厭,
部分、完全、比丘,佛陀、智與塔廟。」

[註解]

法次法向:依著一個修行「法」、下一個修行法(「次法」)的實踐方「向」順序修行。

[讀經拾得]

本經提到若阿難請佛住世,則佛陀有能力住世一劫,但阿難沒請佛住世,這事同《長阿含經》所說。

不過《增壹阿含經》卷九〈慚愧品18〉第8經則記載:「爾時,大愛道瞿曇彌便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白世尊曰:「願世尊長化愚冥,恒護生命。」 世尊告曰:「瞿曇彌!不應向如來作是言:『如來延壽無窮,恒護其命。』」(CBETA, T02, no. 125, p. 592, c11-15)

佛陀曾表示不應該祈求他長生不死,雖然本經說的是住世一劫而不是長生不死,許多人恐怕不易分辨兩者的不同,因此也不宜一味責怪阿難。

(SN 51.11 以前經)

緣起於舍衛城。

「比丘們!當我正覺以前,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這麼想:『什麼因、什麼緣而有神足的修習呢?』

比丘們!我這麼想:『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他修習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他修習心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他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他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隨意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越牆壁、城壘、山岳,猶如在虛空;浮出與潛入土地,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平地;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能以手觸摸日月,這麼地大神通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他以清淨、超越常人的天耳界,聽見兩種聲音,不論是天或人,遠或近。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他在善加掌握了解自己的心後,能清楚辨別其他眾生與人的心:有貪的心了知為「有貪的心」,離貪的心了知為「離貪的心」;有瞋的心了知為「有瞋的心」,離瞋的心了知為「離瞋的心」;有癡的心了知為「有癡的心」,離癡的心了知為「離癡的心」;收縮的心了知為「收縮的心」,馳散的心了知為「馳散的心」;廣大的心了知為「廣大的心」,狹小的心了知為「狹小的心」;有更上的心了知為「有更上的心」,無更上的心了知為「無更上的心」;得定的心了知為「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了知為「未得定的心」;已解脫的心了知為「已解脫的心」,未解脫的心了知為「未解脫的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他回憶起許多前世: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許多壞劫、許多成劫、許多劫數成壞:「在那裡是這樣的名字、這樣的族姓、這樣的容貌、這樣的飲食、這樣的樂苦體驗、這樣的壽命長短,從那裡死後投生於另外一處,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字、這樣的族姓、這樣的容貌、這樣的飲食、這樣的樂苦體驗、這樣的壽命長短,從那裡死後投生於這裡。」像這樣,他回憶起許多前世的樣子與境遇。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他以清淨、超越常人的天眼,看見眾生死後投生在下劣、勝妙、美麗、醜陋、幸運、不幸,了知眾生隨業流轉:「這些眾生,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非難惡罵聖者,抱持邪見以及因此造業,身壞命終後,投生到苦界、惡趣、墮處、地獄。或者這些眾生,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非難惡罵聖者,抱持正見以及因此造業,身壞命終後,投生到善趣、天界。」像這樣,他以清淨、超越常人的天眼,看見眾生死後投生在下劣、勝妙、美麗、醜陋、幸運、不幸,了知眾生隨業流轉。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SN 51.12 大果經)

「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

而,比丘們!四神足如何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讀經拾得]

【以下這則拾得可放在11經也可以放在12經,再視情況調整修改】

經文說:「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 SN51.20有進一步的解釋;光明想是四神足非常基礎的修法。

經文說:「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 SN51.22則提到可以四大之身、也可以意生身到梵天世界。

「意生身」是指由意所生出的身體,在不同經論中有不同的意義,而不只有一個定義。佛光辭典:「梵語 mano-maya-k?ya。又作意成身、意成色身、摩[少/兔]化身、摩奴末耶身。非父母所生之身體,乃初地以上之菩薩為濟度眾生,依「意」所化生之身。此外,中有之身、劫初之人、色界、無色界、變化身、界外之變易身等,均屬意生身。」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三五:「契經中說。佛告阿難。我之神力能以意所成身倏爾至於梵世。阿難白佛。何其劣哉。此事聲聞亦能。世尊何足自歎。謂所化作名意所成身。聲聞亦能以此至於梵世。佛若爾者有何不共。世尊頗能離神通力。以麁大種父母生身。於倏忽間至梵世不。世尊告曰。此我亦能。」(CBETA, T27, no. 1545, p. 699, a20-26)

所以佛陀到忉利天時弟子三個月見不到他,因為肉身前往。

經文說:「能了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有貪的心了知為「有貪的心」,離貪的心了知為「離貪的心」;有瞋的心了知為「有瞋的心」,離瞋的心了知為「離瞋的心」;有癡的心了知為「有癡的心」,離癡的心了知為「離癡的心」」

⇒ 這就是四念處中「心念處」的觀外心。

(SN 51.13 欲定經)

「比丘們!如果比丘依靠欲而獲得定、獲得心一境性,這稱為『欲定』。 他為了不生起尚未產生的惡不善法,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為了捨斷已產生的惡不善法,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為了生起尚未產生的善法,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為了已生起之善法的穩定延續、不疑惑、增廣、完全發展、圓滿修習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這稱為『勤奮之行』。 這樣,這是欲,這是欲定,這些是勤奮之行,比丘們!這稱為『欲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如果比丘依靠精進而獲得定、獲得心一境性,這稱為『精進定』。 他為了不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之善法的穩定延續、不疑惑、增廣、完全發展、圓滿修習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這稱為『勤奮之行』。 這樣,這是精進,這是精進定,這些是勤奮之行,比丘們!這稱為『精進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如果比丘依靠心而獲得定、獲得心一境性,這稱為『心定』。 他為了不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之善法的穩定延續、不疑惑、增廣、完全發展、圓滿修習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這稱為『勤奮之行』。 這樣,這是心,這是心定,這些是勤奮之行,比丘們!這稱為『心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如果比丘依靠思惟而獲得定、獲得心一境性,這稱為『思惟定』。 他為了不生起……(中略)為了已生起之善法的穩定延續、不疑惑、增廣、完全發展、圓滿修習而生起欲、開始努力精進、致力於心的攝受與策勵。這稱為『勤奮之行』。 這樣,這是思惟,這是思惟定,這些是勤奮之行,比丘們!這稱為『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註解]

[]

[讀經拾得]

本經講述「四正勤」與「四神足」的關係。

(SN 51.14 目犍連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當時,眾多比丘停留在鹿母講堂下,他們是掉舉的、高慢的、浮躁的、多嘴的、閒話的、失念的、不正知的、沒有定的、心迷失的、不節制諸根的。

那時,世尊召喚大目揵連尊者:「目揵連!同梵行者們聚在鹿母講堂下,他們是掉舉的、高慢的、浮躁的、多嘴的、閒話的、失念的、不正知的、沒有定的、心迷失的、不節制諸根的。目揵連!請你去激起那些比丘的急迫感。」

「是的,大德!」目揵連尊者回答世尊後,以腳指頭施展神通,讓鹿母講堂震動、大大地顫動、劇烈地震動。

那時,那些比丘變得驚慌、汗毛豎立,站到一邊去:「確實不可思議啊,朋友!確實稀有啊,朋友!這座地基埋得很深、堅固不動的鹿母講堂,在無風時震動、大大地顫動、劇烈地震動。」

那時,世尊來見那些比丘。抵達後,對那些比丘這麼說:「比丘們!你們為何變得驚慌、汗毛豎立而站在一邊呢?」

「不可思議啊,大德!稀有啊,大德!這座地基埋得很深、堅固不動的鹿母講堂,在無風時震動、大大地顫動、劇烈地震動。」

「比丘們!目揵連比丘以腳指頭施展神通,使鹿母講堂震動、大大地顫動、劇烈地震動,想要激起你們的急迫感。比丘們!你們怎麼想:目揵連比丘已妥善修習、多修習什麼法,而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以世尊為法眼,以世尊為歸依,大德!如果世尊能說明這義理,那就太好了!聽聞世尊後,比丘們將會記憶受持的。」

「這樣的話,比丘們!你們要仔細聽!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目揵連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註解]

[]

[進階辨正]

(SN 51.15 烏南巴婆羅門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曾有一時,阿難尊者住在拘舍彌國的瞿師羅園。

那時,烏南巴婆羅門來見阿難尊者。抵達後,與阿難尊者互相致意。歡迎慰勞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烏南巴婆羅門跟阿難尊者說:

「阿難先生!為了什麼目的跟隨沙門喬達摩修梵行呢?」
「婆羅門!為了斷欲跟隨沙門喬達摩修梵行。」

「但,阿難先生!對於斷欲,有道與道跡嗎?」
「婆羅門!對於斷欲,有道與道跡。」
「但,阿難先生!對於斷欲,有什麼道與道跡呢?」

「婆羅門!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婆羅門!對於欲的斷盡,這是道與道跡。」

「阿難先生!這樣是沒有盡頭的,不是有盡頭的。『以欲斷欲』是不可能的。」

「那樣的話,婆羅門!我反問你,依你認為適當地回答。婆羅門!你怎麼想:你先前有『我將去園裡』的欲,到了園裡後,那樣的欲止息了嗎?」 「是的,先生!」

「你先前有『我將去園裡』的精進,到了園裡後,那樣的精進止息了嗎?」 「是的,先生!」

「你先前有『我將去園裡』的心,到了園裡後,那樣的心止息了嗎?」 「是的,先生!」

「你先前有『我將去園裡』的思惟,到了園裡後,那樣的思惟止息了嗎?」 「是的,先生!」

「同樣地,婆羅門!凡那諸漏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義務已完成、放下負擔、得到自身最大的利益、存在的結縛已滅盡、正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先前有要達到阿羅漢果的欲,在達到阿羅漢時,那樣的欲止息了;先前有要達到阿羅漢果的精進,在達到阿羅漢時,那樣的精進止息了;先前有要達到阿羅漢果的心,在達到阿羅漢時,那樣的心止息了;先前有要達到阿羅漢果的思惟,在達到阿羅漢時,那樣的思惟止息了。婆羅門!你怎麼想:這樣是有盡頭的,或是無盡頭的呢?」

「確實,阿難先生!這樣是有盡頭的,不是無盡頭的。太偉大了,阿難先生!太偉大了,阿難先生!阿難先生!猶如扶正顛倒的,打開隱藏的,為迷路者開示正途,在黑暗中把持燈火,使有眼者能見諸色。同樣地,法被阿難尊師以種種方式解說明白。阿難先生!我歸依喬達摩世尊、法、比丘僧團,請阿難尊師證明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註解]

[]

 

(SN 51.16 沙門婆羅門經第一)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世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世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將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有大神通力、大威力的沙門或婆羅門獲得部分神通者,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註解]

[]

 

(SN 51.17 沙門婆羅門經第二)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的沙門或婆羅門,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隨意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越牆壁、城壘、山岳,猶如在虛空;浮出與潛入土地,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平地;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能以手觸摸日月,這麼地大神通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凡任何未來的沙門或婆羅門,將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隨意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越牆壁、城壘、山岳,猶如在虛空;浮出與潛入土地,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平地;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能以手觸摸日月,這麼地大神通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隨意現身、隱身;無阻礙地穿越牆壁、城壘、山岳,猶如在虛空;浮出與潛入土地,猶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沒,猶如在平地;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能以手觸摸日月,這麼地大神通力、大威力;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凡任何過去的沙門或婆羅門,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這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未來的沙門或婆羅門,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凡任何現在的沙門或婆羅門,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他們都在四神足上已妥善修習、多修習。」

[註解]

[]

 

(SN 51.18 比丘經)

「比丘們!已妥善修習、多修習這四神足的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已妥善修習、多修習這四神足的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註解]

[]

 

(SN 51.19 神通等之教導經)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神通、神足、神足的修習,以及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你們要仔細聽!

比丘們!什麼是神通呢?比丘們!這裡,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比丘們!這稱為神通。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呢?比丘們!凡導向增益神通、獲得神通的道與道跡。比丘們!這稱為神足。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的修習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稱為神足的修習。

比丘們!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就是八聖道,即: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比丘們!這稱為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

[註解]

道跡:途徑。

 

(SN 51.20 解析經)

「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

而,比丘們!四神足如何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什麼是過於沉沒的欲呢?比丘們!凡欲與懈怠俱行、與懈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沉沒的欲。 比丘們!什麼是過份策勵的欲呢?比丘們!凡欲與掉舉俱行、與掉舉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份策勵的欲。 比丘們!什麼是往內聚集的欲呢?比丘們!凡欲與惛沈睡眠俱行、與惛沈睡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內斂的欲。 比丘們!什麼是向外馳散的欲呢?比丘們!凡欲被外在的五欲功德散開、分散者,比丘們!這被稱為向外馳散的欲。

比丘們!比丘如何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以慧善加掌握、善加記憶、善加領會、善加理解前後想,比丘們!比丘這樣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

比丘們!比丘如何住於上如同下,下如同上呢?比丘們!這裡,比丘觀察此身:自腳底以上,髮梢以下,皮膚所包覆,充滿種種不淨:『此身有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腎臟、心臟、肝臟、肋膜、脾臟、肺臟、腸子、腸間膜、胃、糞便、膽汁、痰、膿、血、汗、脂肪、眼淚、油脂、唾液、鼻涕、關節液、尿。』比丘們!比丘這樣住於上如同下,下如同上。

比丘們!比丘如何住於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呢?比丘們!這裡,比丘白天以那特質、特徵、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夜晚也以那(相同的)特質、特徵、相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夜晚以那特質、特徵、相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白天也以那(相同的)特質、特徵、相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比丘這樣住於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

比丘們!比丘如何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善加掌握光明想,善以決心安住白晝想。比丘們!比丘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什麼是過於沉沒的精進呢?比丘們!凡精進與懈怠俱行、與懈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沉沒的精進。 比丘們!什麼是過份策勵的精進呢?比丘們!凡精進與掉舉俱行、與掉舉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份策勵的精進。 比丘們!什麼是往內聚集的精進呢?比丘們!凡精進與惛沈睡眠俱行、與惛沈睡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內斂的精進。 比丘們!什麼是向外馳散的精進呢?比丘們!凡精進被外在的五欲功德散開、分散者,比丘們!這被稱為向外馳散的精進。 ……(中略) 比丘們!比丘如何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善加掌握光明想,善以決心安住白晝想。比丘們!比丘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什麼是過於沉沒的心呢?比丘們!凡心與懈怠俱行、與懈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沉沒的心。 比丘們!什麼是過份策勵的心呢?比丘們!凡心與掉舉俱行、與掉舉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份策勵的心。 比丘們!什麼是往內聚集的心呢?比丘們!凡心與惛沈睡眠俱行、與惛沈睡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內斂的心。 比丘們!什麼是向外馳散的心呢?比丘們!凡心被外在的五欲功德散開、分散者,比丘們!這被稱為向外馳散的心。 ……(中略)比丘們!比丘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什麼是過於沉沒的思惟呢?比丘們!凡思惟與懈怠俱行、與懈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沉沒的思惟。 比丘們!什麼是過份策勵的思惟呢?比丘們!凡思惟與掉舉俱行、與掉舉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份策勵的思惟。 比丘們!什麼是往內聚集的思惟呢?比丘們!凡思惟與惛沈睡眠俱行、與惛沈睡眠相應者,比丘們!這被稱為過於內斂的思惟。 比丘們!什麼是向外馳散的思惟呢?比丘們!凡思惟被外在的五欲功德散開、分散者,比丘們!這被稱為向外馳散的思惟。 ……(中略) ……比丘們!比丘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有大果、大福利。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講堂震動品第二,其攝頌:
「以前、大果、欲,目揵連與烏南巴,
二則沙門婆羅門、比丘,教導、解析。」

[註解]

相:巴利文為nimitta,又譯為徴相、禪相、特相。「徵相」指徵兆、相貌,「禪相」、「特相」指專注於所緣而在心中生起的影像,例如修光明想時心中生起的光明相。

 

(SN 51.21 道經)

緣起於舍衛城。

「比丘們!當我正覺以前,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這麼想:『對神足的修習來說,什麼是道、什麼是道跡呢?』

比丘們!我這麼想:『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修習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這樣修習、多修習時,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六神通智慧都應該使之詳細)

[註解]

六神通智慧:六種超凡的知識或力量,即: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漏盡通。

 

(SN 51.22 鐵球經)

緣起於舍衛城。

那時,阿難尊者來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阿難尊者跟世尊說:

「大德!世尊自證以神通的意所生身到梵天世界嗎?」
「阿難!我自證以神通的意所生身到梵天世界。」
「大德!世尊自證由這四大種身,以神通到梵天世界嗎?」
「阿難!我自證由這四大種身,以神通到梵天世界。」

「大德!世尊能以神通的意生身到梵天世界;大德!世尊自證由這四大種身,以神通到梵天世界。大德!這是世尊的不可思議與稀有。」

「阿難!如來不可思議,成就不可思議法,阿難!如來稀有,成就稀有法。

阿難!當如來將身與心共置一處、將心與身共置一處,進入並停留於身的樂想與輕想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成為較輕快、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較光耀。阿難!猶如在炎熱白天曬熱後的鐵球,成為較輕快、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較光耀。同樣的,阿難!當如來將身與心共置一處、將心與身共置一處,進入並停留於身的樂想與輕想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成為較輕快、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較光耀。

阿難!當如來將身與心共置一處、將心與身共置一處,進入並停留於身的樂想與輕想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容易從地面昇到空中,他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阿難!猶如輕盈的木棉花或棉花容易從地面昇到空中,同樣地,當如來將身與心共置一處、將心與身共置一處,進入並停留於身的樂想與輕想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容易從地面昇到空中,他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

[註解]

四大種身:由地、水、火、風四大種所組成的身體。「四大種」又譯為「四大」。

[讀經拾得]

經文說:「每當如來將身置入心中;將心置入身中,並且住於進入關於身的幸福想與輕想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成為較輕、較柔軟、較適合作業、較輝耀。」

這是什麼意思?

《清淨道論》的解釋如下:

「以身變易其心」──以業生身之力而變易其心,即取基礎禪心置於身內,令心隨於身,慢慢地行,因身行是緩慢。

「入於樂想與輕想」,是入於以基礎禪為所緣的神變心俱生樂想與輕想。「入」即進入、觸、達成之意。「樂想」,即與捨相應之想,因捨而靜故說為樂。並且此想,業已解脫了五及尋等的障敵,故為「輕想」。因他入於(樂想及輕想),所以他的業生身亦如兜羅綿一樣的輕快,他便如是以可見之身而去梵,好像風吹兜羅綿一樣的輕快。

這樣去梵界的人,如果他希望步行,依地遍(定)而化一道於虛空,由步行至梵天。若希望飛行,依風遍(定)而決意起風,乘風而上梵天,如兜羅綿相似。此處則只以欲去為主要條件。因有欲去之時,(12-077) 他便如是決意,由決意之力而投之,其可見之身而上梵界,如射手放箭一樣。

「以心而變易其身」,是取其身而置於心,令隨於心,速速地行,因心行是急速的。「入於樂想與輕想」,是入於以色身為所緣的神變心俱生的樂想與輕想。餘者如前述可知。此處只是心行為主。

(SN 51.23 比丘經)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是四神足。比丘們!已妥善修習、多修習這四神足的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註解]

[]

 

(SN 51.24 單純經)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是四神足。」

[註解]

[]

 

(SN 51.25 大果經第一)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是四神足。

比丘們!當這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二果其中之一可以被期待:這一生得到究竟的智慧,或仍有殘餘存在時,為阿那含。」

[註解]

究竟的智慧:阿羅漢的智慧。

殘餘:執取或煩惱。

 

(SN 51.26 大果經第二)

「比丘們!有這四神足,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是四神足。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七果、七福利可以被期待,哪七果、七福利呢?

在這一生中即達到究竟的智慧。

如果在這一生中沒達到究竟的智慧,則在死時達到究竟的智慧。

如果在這一生中沒達到究竟的智慧,在死時也沒達到究竟的智慧,則以滅盡五下分結,達到中間般涅槃、生般涅槃、無行般涅槃、有行般涅槃、上流般涅槃。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七果、七福利可以被期待。」

[註解]

[]

 

(SN 51.27 阿難經第一)

緣起於舍衛城。

那時,阿難尊者來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阿難尊者跟世尊說:「大德!什麼是神通?什麼是神足?什麼是神足的修習?以及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

「阿難!這裡,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阿難!這稱為神通。

阿難!什麼是神足呢?阿難!凡導向增益神通、獲得神通的道與道跡。阿難!這稱為神足。

阿難!什麼是神足的修習呢?阿難!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阿難!這稱為神足的修習。

阿難!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就是八聖道,即:正見、……(中略)正定。阿難!這稱為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

[註解]

[]

 

(SN 51.28 阿難經第二)

在一旁坐好後,世尊跟阿難尊者說:「阿難!什麼是神通?什麼是神足?什麼是神足的修習?以及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中略)。」

「阿難!這裡,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阿難!這稱為神通。

阿難!什麼是神足呢?阿難!凡導向增益神通、獲得神通的道與道跡。阿難!這稱為神足。

阿難!什麼是神足的修習呢?阿難!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阿難!這稱為神足的修習。

阿難!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就是八聖道,即:正見、……(中略)正定。阿難!這稱為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

[註解]

[]

 

(SN 51.29 比丘經第一)

那時,眾多比丘來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跟世尊說:「大德!什麼是神通?什麼是神足?什麼是神足的修習?以及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比丘們!這稱為神通。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呢?比丘們!凡導向增益神通、獲得神通的道與道跡。比丘們!這稱為神足。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的修習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稱為神足的修習。

比丘們!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就是八聖道,即:正見、……(中略)正定。比丘們!這稱為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

[註解]

[]

 

(SN 51.30 比丘經第二)

那時,眾多比丘來見世尊。……(中略)在一旁坐好後,世尊跟那些比丘說:「比丘們!什麼是神通?什麼是神足?什麼是神足的修習?以及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中略)。」

「比丘們!什麼是神通呢?比丘們!這裡,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比丘們!這稱為神通。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呢?比丘們!凡導向增益神通、獲得神通的道與道跡。比丘們!這稱為神足。

比丘們!什麼是神足的修習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這稱為神足的修習。

比丘們!什麼是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呢?就是八聖道,即:正見、……(中略)正定。比丘們!這稱為導向修習神足的道跡。」

[註解]

[]

 

(SN 51.31 目揵連經)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目揵連比丘已妥善修習、多修習什麼法,而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中略)。」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目揵連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

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

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目揵連比丘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註解]

[]

 

(SN 51.32 如來經)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如來已妥善修習、多修習什麼法,而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中略)。」

「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如來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如來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

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如來有這樣的大神通力、大威力。

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如來體驗各種神通:一個化成多個,多個化成一個……(中略)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中略)

又,比丘們!當四神足已妥善修習、多修習時,如來以各種煩惱的徹底消滅,在這一生中自知自證,成就安住於心解脫、慧解脫。」

(六神通智慧都應該使之詳細)
鐵球品第三,其攝頌:
「道、鐵球、比丘,單純與二則果,
二則阿難、二則比丘,目揵連、如來。」

[註解]

[]

 

(SN 51.33~44 恆河等十二經)

「比丘們!就像恆河向東傾注、向東匯流、向東導向。同樣地,比丘們!修習、多修習四神足的比丘向涅槃傾注、向涅槃匯流、向涅槃導向。

比丘們!修習、多修習四神足的比丘如何向涅槃傾注、向涅槃匯流、向涅槃導向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

比丘們!同樣地,修習、多修習四神足的比丘向涅槃傾注、向涅槃匯流、向涅槃導向。」

恒河中略品第四,其攝頌:
「向東傾注有六經,向海傾注有六經,
 六加六成十二經,依此背誦成本品。」

不放逸品應該使之詳細,其攝頌:
「如來、足跡、和屋頂,根香、心材、茉莉花,
 國王、月亮、和太陽,衣服則是第十位。」

須要力量品應該使之詳細,其攝頌:
「力量、種子和龍,樹木、瓶子和刺,
 虛空和二則雨雲,船、旅館、和河。」

尋求品應該使之詳細,其攝頌:
「尋求、慢、煩惱,三種有和苦,
 荒蕪、垢、惱亂,受、渴愛渴望。」

[註解]

[]

 

(SN 51.45~76 )

「比丘們!所有的眾生中,無足的、兩足的、四足的、多足的、有色的、無色的、有想的、無想的、非想非非想的,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同樣地,比丘們!所有的善法都以四神足為根本、以四神足為交集、四神足為最上。

「比丘們!當比丘是不放逸者時,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多修習四神足。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如何修習、多修習四神足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這樣地修習、多修習四神足。

「比丘們!所有的眾生中,無足的、兩足的、四足的、多足的、有色的、無色的、有想的、無想的、非想非非想的,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同樣地,比丘們!所有的善法都以四神足為根本、以四神足為交集、四神足為最上。

「比丘們!當比丘是不放逸者時,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多修習四神足。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如何修習、多修習四神足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以貪的調伏為目的、瞋的調伏為目的、癡的調伏為目的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這樣地修習、多修習四神足。

「比丘們!所有的眾生中,無足的、兩足的、四足的、多足的、有色的、無色的、有想的、無想的、非想非非想的,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同樣地,比丘們!所有的善法都以四神足為根本、以四神足為交集、四神足為最上。

「比丘們!當比丘是不放逸者時,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多修習四神足。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如何修習、多修習四神足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以無死為基礎、無死為最終目標、無死為目的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這樣地修習、多修習四神足。

「比丘們!所有的眾生中,無足的、兩足的、四足的、多足的、有色的、無色的、有想的、無想的、非想非非想的,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同樣地,比丘們!所有的善法都以四神足為根本、以四神足為交集、四神足為最上。

「比丘們!當比丘是不放逸者時,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多修習四神足。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如何修習、多修習四神足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向涅槃傾注、向涅槃匯流、向涅槃導向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欲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像這樣,我的思惟不過於沉沒,也不過份策勵;不往內聚集,也不向外馳散。』他住於前後想:「前如同後,後如同前;上如同下,下如同上;白天如同夜晚,夜晚如同白天。」像這樣以開放、沒有覆蓋的心來修習光明心。比丘們!不放逸的比丘這樣地修習、多修習四神足。

不放逸品,其攝頌:
「如來、足跡、和屋頂根香心材茉莉花
國王月亮、和太陽衣服則是第十位。」

[註解]

以四神足為交集:指所有的善法都有四神足的成分。

足跡: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動物的足跡中,大象的足跡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屋頂: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尖屋頂的建築物,一切都朝向屋頂、斜向屋頂、會和於屋頂,屋頂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根香: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的根香中,黑檀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心材: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樹心材的香中,紫檀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茉莉花: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陸上的花香中,茉莉花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國王: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的小王,都跟隨轉輪王,轉輪王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月亮: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星空的光明,都不及月亮的十六分之一,月亮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

太陽: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晴朗無雲的秋天,日出時太陽照耀,發光、發熱,除去空中一切的黑暗」置換,而得出一經。

衣服:請自行將本經中的「所有的眾生中……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最上」以「所有衣服中,伽尸細㲲為最上」置換,而得出一經。「伽尸細㲲」是伽尸國出產的細緻衣料。

 

(SN 51.77~86 瀑流等十經)

「比丘們!有這五上分結,哪五種呢?色貪、無色貪、慢、掉舉、無明。比丘們!這些是五上分結。比丘們!為了這五上分結的證智、遍知、滅盡、斷,這四神足應該被修習。比丘們!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修習欲定勤行成就神足;精進定……(中略)心定……(中略)修習思惟定勤行成就神足。比丘們!為了這五上分結的證智、遍知、滅盡、斷,這四神足應該被修習。」(應該如道相應那樣使之詳細)

瀑流品第八,其攝頌:
「瀑流、軛和取,繫縛和隨眠,
欲、蓋和取蘊、五下上分結。」

神足相應七。

[註解]

[]

 

神足相應第七

[註解]

神足相應第七:「神足相應」是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第51相應,也是南傳《相應部尼柯耶》五篇當中「大篇」的第七個相應。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4.txt · 上一次變更: 2020/01/21 17:34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7439279556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