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十不善品第四十

導讀

(一)[0785c24]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其有眾生,修行殺生,廣布殺生,種地獄罪,餓鬼、畜生行;若生人中,壽命極短。所以然者,由害他命。

「若有眾生盜他物者,種三惡道之罪;若生人中,恒遭貧匱,食不充口,衣不蓋形。皆由盜故,劫奪物者,即斷他命根。

「若有眾生,好[貴>喜]貪,種三惡道;若生人中,門不貞良,竊盜淫泆。

「若有眾生妄語者,種地獄罪;若生人中,為人所輕,言不信受,為人所賤。所以然者,皆由前世妄語所致。

「若有眾生兩舌者,種三惡道之罪;設生人中,心恒不定,常懷愁憂。所以然者,由彼人兩頭傳虛言故。

「若有眾生麤言者,種三惡道之罪;若生人中,為人醜弊,常喜罵呼。所以然者,由彼人言不專正之所致也。

「若有眾生鬥亂彼此,種三惡道之罪;設生人中,多諸怨憎,親親離散。所以然者,皆由前世鬥亂之所致也。

「若有眾生嫉妒者,種三惡道;若生人中,乏諸衣裳。所以然者,由彼人起貪嫉故。

「若有眾生起害意,種三惡道;設生人中,恒多虛妄,不解至理,心亂不定。所以然者,皆由前世恚怒所致也,無有慈仁。

「若有眾生,行邪見者,種三惡道;若生人中,乃在邊地,不生中國,不睹三尊道法之義,或復聾盲瘖啞,身形不正,不解善法、惡法之趣。所以然者,皆由前世無信根故,亦不信沙門、婆羅門、父母、兄弟。

「比丘知之,由此十惡之報,致此殃。是故,比丘!當離十惡,修行正見。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含=鋡【聖】*

  「含」,聖本作「鋡」。
  「鋡」,大正藏原為「含」,今依據聖本改作「鋡」。

四=三【聖】*

  「四」,聖本作「三」。
  「三」,大正藏原為「四」,今依據聖本改作「三」。

(東晉…譯)十三字=符秦建元年三藏曇摩難提譯【宋】【元】,=符秦三藏曇摩難提譯【明】,〔東晉…譯〕-【聖】

  ????

八=六【麗】*,=七【聖】

  ????

趣=起【宋】【元】【明】

  「趣」,宋、元、明三本作「起」。
  「起」,大正藏原為「趣」,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起」。

[註解]

泆:放蕩、荒淫。

舋:ㄒㄧㄣˋ,罪過。

[對應經典]

 

(二)[0786a26]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十五日說戒時,將諸比丘,前後圍遶,往詣普會講堂。爾時,世尊默然觀察,諸聖眾寂寞不語。是時,阿難白佛言:「今日聖眾盡集講堂,唯然,世尊!當與諸比丘說禁戒。」爾時,世尊亦復默然不語。

是時,阿難須臾復白佛言:「今正是時,宜說禁戒,初夜欲盡。」爾時,世尊復默不語。

爾時,阿難須臾復白佛言:「中夜欲竟,眾僧勞頓,唯願世尊以時說戒。」爾時,世尊復默然不語。

是時,阿難須臾復白佛言:「後夜欲盡,唯願世尊以時說戒。」

佛告阿難:「眾中不淨者,故不說戒。今聽上座,使說禁戒。若僧上座不堪任說戒者,聽持律說禁戒。若無持律者,其能誦戒通利者,當唱之使說戒。自今已後,如來更不說戒。眾中不淨,如來於中說戒,彼人頭破為七分,如彼酬羅果無異。」

是時,阿難悲泣交集,並作是說:「聖眾今日便為孤窮。如來正法去何速疾?不淨之人出何速疾?」

是時,大目乾連便作是念:「此眾中何等毀法之人,在此眾中,乃令如來不說禁戒?」是時,大目[*]乾連入三昧定,遍觀聖眾心中瑕穢。爾時,目連見馬師、滿宿二比丘在眾會中,是時目連即從座起,至彼比丘所,而告之曰:「汝等速起,離此座中。如來見譏,由卿等故,如來不說禁戒。」

爾時,二比丘默然不語。是時,目連復再三告曰:「汝等速起,不須住此。」是時,彼比丘默然不對。是時,目連即前捉手將至門外,還取門閉,前白佛言:「不淨比丘[*]已將在外,唯然世尊時說禁戒。」

佛告目連:「止!止!目連!如來更不與比丘說戒。如來所說言不有二,還詣座所。」

是時,目連復白佛言:「今此眾中[*]已生瑕穢,我不堪任行維那法,唯願世尊更差餘人。」爾時,世尊默然可之。是時,目連頭面禮世尊足,還就本座。

是時,阿難白世尊言:「毘婆尸如來出現世時,聖眾多少?為經幾時,乃生瑕穢?乃至迦葉弟子多少?云何說戒?」

佛告阿難:「九十一劫有佛出世,名毘婆尸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世間。爾時,三會聖眾,初一會時比丘有百千六萬八千聖眾;第二會時十六萬聖眾;第三會時十萬聖眾,皆是阿羅漢。彼佛壽八萬四千歲,百歲之中聖眾清淨,彼佛恒以一偈為禁戒:

「『忍辱為第一,  佛說無為最,
  不以剃鬚髮,  害他為沙門。』

「是時,彼佛以此一偈,百歲之中而為禁戒,[*]已生瑕穢,便立禁戒。

「復於三十一劫中,有佛名試詰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亦復三會聖眾,初一會時有十六萬聖眾;第二會時十四萬聖眾;第三會時十萬聖眾。彼佛爾時,八十年中清淨無瑕穢,亦說一偈:

「『若眼見非邪,  慧者護不著,
  棄捐於眾惡,  在世為黠慧。』

「爾時,彼佛八十年中說此一偈,後有瑕穢,更立禁戒。爾時,[*]試詰佛壽七萬歲。

「於彼劫中,復有佛出現世間,名曰毘舍羅婆,亦三會聖眾,初會之時十萬聖眾,盡是羅漢;第二會時八萬羅漢;第三會時七萬羅漢,諸漏已盡。毘舍羅婆如來七十年中無瑕穢。爾時,復以一偈半為禁戒:

「『不害亦不非,  奉行於大戒,
  於食知止足,  床座亦復然,
  執志為專一,  是則諸佛教。』

「七十年中以此偈為禁戒,後有瑕穢,更立禁戒。毘舍羅婆如來壽七萬歲。

「於此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曰拘樓孫如來,出現世間。爾時,二會聖眾,初會之時七萬聖眾,皆是阿羅漢;第二會時六萬阿羅漢。彼佛爾時,六十年中無有瑕穢。彼佛爾時,以二偈以為禁戒。

「『譬如蜂採華,  其色甚香潔,
  以味惠施他,  道士遊聚落。
  不誹謗於人,  亦不觀是非,
  但自觀身行,  諦觀正不正。』

六十年中說此二偈,以為禁戒,自此已來,以有瑕穢,便立禁戒。彼佛壽六萬歲。

「於此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曰拘那含牟尼如來.至真.等正覺。爾時,二會聖眾,初會之時六十萬聖眾,皆是阿羅漢;第二會時四十萬聖眾,皆是阿羅漢。爾時,彼佛四十年中無有瑕穢,以一偈為禁戒:

「『執志莫輕戲,  當學尊寂道,
  賢者無愁憂,  常滅志所念。』

四十年中說此一偈,以為禁戒,自此[*]已來,便有瑕穢,更立禁戒。彼佛壽四萬歲。

「於此賢劫有佛,名為迦葉,出現世間。爾時,彼佛亦二會聖眾,初會之時四十萬眾;第二會時三十萬眾,皆是阿羅漢。二十年中無有瑕穢,恒以一偈,以為禁戒:

「『一切惡莫作,  當奉行其善,
  自淨其志意,  是則諸佛教。』

二十年中說此一偈,以為禁戒,犯禁之後,[*]更立制限。爾時,迦葉佛壽二萬歲。

「我今如來出現於世,一會聖眾千二百五十人,十二年中無有瑕穢,亦以一偈為禁戒:

「『護口意清淨,  身行亦清淨,
  淨此三行跡,  修行仙人道。』

十二年中說此一偈,以為禁戒,以生犯律之人,轉有二百五十戒,自今[*]已後眾僧集會,啟白如律:『諸賢!咸聽!今十五日說戒,今僧忍者,眾僧和合。』說禁戒以啟此已。設有比丘有所說者,不應說戒,各共默然。若無語者,應為說戒。乃至說戒後,復當問:『諸賢,誰不清淨?』如是再三,『誰不清淨?』清淨者,默然持之。然今人壽命極短,盡壽不過百年。是故,阿難!善受持之。」

爾時,阿難白世尊言:「過去久遠諸佛世尊,壽命極長,犯律者少,無有瑕穢,然今人民壽命短少,不過十十,過去諸佛滅度之後,有遺法住世,為經幾時?」

佛告阿難:「過去諸佛滅度之後,法不久存。」

阿難白佛言:「設如來滅度之後,正法存世當經幾時?」

佛告阿難曰:「我滅度之後,法當久存。迦葉佛滅度後,遺法住七日中。汝今,阿難!如來弟子為少。莫作是觀。東方弟子無數億千,南方弟子無數億千。是故,阿難!當建此意,我釋迦文佛壽命極長。所以然者,肉身雖取滅度,法身存在,此是其義。當念奉行。」

爾時,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圍=闈【宋】

  「圍」,宋本作「闈」。
  「闈」,大正藏原為「圍」,今依據宋本改作「闈」。

今=爾【聖】

  「今」,聖本作「爾」。
  「爾」,大正藏原為「今」,今依據聖本改作「爾」。

〔律〕-【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律」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律」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已=以【宋】【元】【明】【聖】*

  「已」,宋、元、明、聖四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以」。

無+(有)【宋】【元】【明】

  「無」,宋、元、明三本作「無有」。
  大正藏無「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並=并【宋】【元】【明】

  「並」,宋、元、明三本作「并」。
  「并」,大正藏原為「並」,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并」。

去+(一)【聖】

  「去」,聖本作「去一」。
  大正藏無「一」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疾=駛【聖】

  「疾」,聖本作「駛」。
  「駛」,大正藏原為「疾」,今依據聖本改作「駛」。

(使)+不【宋】【元】【明】

  「不」,宋、元、明三本作「使不」。
  大正藏無「使」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乾=揵【宋】【元】【明】【聖】*

  「乾」,宋、元、明、聖四本作「揵」。
  「揵」,大正藏原為「乾」,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揵」。

(如來)+弟【宋】【元】【明】

  「弟」,宋、元、明三本作「如來弟」。
  大正藏無「如來」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千=十【明】

  「千」,明本作「十」。
  「十」,大正藏原為「千」,今依據明本改作「十」。

試=式【元】【明】*

  「試」,元、明二本作「式」。
  「式」,大正藏原為「試」,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式」。

更=便【宋】*【元】*【明】*

  「更」,宋、元、明三本作「便」。
  「便」,大正藏原為「更」,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便」。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半〕-【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半」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半」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一偈〕-【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一偈」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偈」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偈+(半)【聖】

  「偈」,聖本作「偈半」。
  大正藏無「半」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後有…禁戒〕八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後有…禁戒」五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後有…禁戒」五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拘=世【宋】【元】【明】

  「拘」,宋、元、明三本作「世」。
  「世」,大正藏原為「拘」,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世」。

落=如【聖】

  「落」,聖本作「如」。
  「如」,大正藏原為「落」,今依據聖本改作「如」。

〔六十…禁戒〕十二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六十…禁戒」五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六十…禁戒」五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四=三【宋】*【元】*【明】*

  「四」,宋、元、明三本作「三」。
  「三」,大正藏原為「四」,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三」。

(而)+為【宋】【元】【明】

  「為」,宋、元、明三本作「而為」。
  大正藏無「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四十…禁戒〕十二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四十…禁戒」五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四十…禁戒」五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有瑕穢更〕四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有瑕穢更」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有瑕穢更」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二十…禁戒〕十二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二十…禁戒」五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十…禁戒」五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以)+為【宋】【元】【明】

  「為」,宋、元、明三本作「以為」。
  大正藏無「以」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十二…禁戒〕十二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十二…禁戒」五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十二…禁戒」五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已=以【宋】【元】【明】

  「已」,宋、元、明三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以」。

序=厚【聖】

  「序」,聖本作「厚」。
  「厚」,大正藏原為「序」,今依據聖本改作「厚」。

後=行【宋】【元】【明】

  「後」,宋、元、明三本作「行」。
  「行」,大正藏原為「後」,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行」。

善=當【明】

  「善」,明本作「當」。
  「當」,大正藏原為「善」,今依據明本改作「當」。

(極)+為【聖】

  「為」,聖本作「極為」。
  大正藏無「極」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極)+短【宋】【元】【明】

  「短」,宋、元、明三本作「極短」。
  大正藏無「極」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十〕-【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十」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十」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于)+莫【聖】

  「莫」,聖本作「于莫」。
  大正藏無「于」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註解]

馬師:比丘名,六群比丘之一,不同於五比丘的馬師(馬勝、阿濕波誓)尊者。

維那:寺院中掌管各種庶務和雜事的人。又譯為「知事」。

賢劫:

[對應經典]

 

(三)[0787c02]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阿難偏露右肩,右膝著地,白世尊言:「如來玄鑒,無事不察,當來、過去、現在三世皆悉明了,諸過去諸佛姓字、名號,弟子菩薩翼從多少,皆悉知之,一劫、百劫、若無數劫,悉觀察知。亦復知國王、大臣、人民姓字,斯能分別,如今現在國界若干,亦復明了。將來久遠,彌勒出現,至真.等正覺,欲聞其變;弟子翼從、佛境豐樂,為經幾時?」

佛告阿難:「汝還就座,聽我所說,彌勒出現,國土豐樂,弟子多少,善思念之,執在心懷。」是時,阿難從佛受教,即還就座。

爾時,世尊告阿難曰:「將來久遠於此國界,當有城郭名曰雞頭,東西十二由旬,南北七由旬,土地豐熟,人民熾盛,街巷成行。爾時,城中有龍王名曰水光,夜雨澤香,晝則清和。是時,雞頭城中有羅剎鬼名曰葉華,所行順法,不違正教,伺人民寢寐之後,除去穢惡諸不淨者,又以香汁而灑其地,極為香淨。

「阿難當知,爾時,閻浮地東、西、南、北十萬由旬,諸山河石壁皆自消滅,四大海水各據一方。時,閻浮地極為平整,如鏡清明,舉閻浮地內,穀食豐賤,人民熾盛,多諸珍寶,諸村落相近,雞鳴相接。是時,弊花果樹枯竭,穢惡亦自消滅,其餘甘美果樹,香氣殊好者,皆生乎地。爾時。時氣和適,四時順節,人身之中無有百八之患。貪欲、瞋恚、愚癡不大殷勤,人心平均皆同一意,相見歡悅,善言相向,言辭一類,無有差別,如彼鬱單曰人,而無有異。是時,閻浮地內人民大小皆同一嚮,無若干之差別也。彼時男女之類意欲大小便,地自然開,事訖之後,地復還合。爾時,閻浮地內自然生粳米,亦無皮裹,極為香美,食無患苦。所謂金銀、珍寶、車璩、瑪瑙、真珠、虎珀,各散在地,無人省錄。是時,人民手執此寶,自相謂言:『昔者之人由此寶故,各相傷害,繫閉牢獄,更無數苦惱,如今此寶與瓦石同流,無人守護。』

「爾時,法王出現,名曰蠰佉,正法治化,七寶成就。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兵寶、守藏之寶,是謂七寶,領此閻浮地內,不以刀杖,自然靡伏。如今,阿難!四珍之藏,乾陀越國伊羅鉢寶藏,多諸珍琦異物,不可稱計;第二彌梯羅國般綢大藏,亦多珍寶;第三須賴吒大國有寶藏,亦多珍寶;第四婆羅㮈蠰佉有大藏,多諸珍寶,不可稱計,此四大藏自然應現,諸守藏人各來白王:『唯願大王以此寶藏之物,惠施貧窮!』爾時,蠰佉大王得此寶已,亦復不省錄之,意無財物之想。時,閻浮地內自然樹上生衣,極細柔軟,人取著之,如今鬱單曰人自然樹上生衣,而無有異。

「爾時,彼王有大臣,名曰修梵摩,是王少小同好,王甚愛敬,又且顏貌端正,不長、不短,不肥、不瘦,不白、不黑,不老、不少。是時,修梵摩有妻,名曰梵摩越,玉女中最極為殊妙,如天帝妃,口作優鉢蓮花香,身作栴檀香,諸婦人八十四態,永無復有,亦無疾病亂想之念。爾時,彌勒菩薩於兜率天,觀察父母不老、不少,便降神下應,從右脅生,如我今日右脅生無異,彌勒菩薩亦復如是。兜率諸天各各唱令:『彌勒菩薩已降神下。』是時,修梵摩即與子立字,名曰彌勒,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身黃金色。爾時,人壽極長,無有諸患,皆壽八萬四千歲,女人年五百歲然後。爾時,彌勒在家未經幾時,便當出家學道。

「爾時,去雞頭城不遠,有道樹名曰龍華,高一由旬,廣五百步。時,彌勒菩薩坐彼樹下,成無上道果;當其夜半,彌勒出家,即其夜成無上道。時,三千大千剎土,六變震動,地神各各相告曰:『今彌勒[*]已成佛!』轉至聞四天王宮,『彌勒[*]已成佛道!』轉轉聞徹三十三天、焰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聲展轉乃至梵天:『彌勒[*]已成佛道!』爾時,魔名大將以法治化,聞如來名教音響之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七日七夜不眠不寐。是時,魔王將欲界無數天人,至彌勒佛所,恭敬禮拜。

「彌勒聖尊與諸天漸漸說法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出要為妙。爾時,彌勒見諸人民[*]已發心歡喜,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悉與諸天人廣分別其義。爾時,座上八萬四千天子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爾時,大將魔王告彼界人民之類曰:『汝等速出家。所以然者,彌勒今日[*]已度彼岸,亦當度汝等使至彼岸。』

「爾時,雞頭城中長者,名曰善財,聞魔王教令,又聞佛音[*]響,將八萬四千眾,至彌勒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彌勒漸與說法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出要為妙。爾時,彌勒見諸人民心開意解,如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習、盡、道,與諸人民廣分別義。爾時,座上八萬四千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是時,善財與八萬四千人等,即前白佛:『求索出家,善修梵行,盡成阿羅漢道。』爾時,彌勒初會八萬四千阿羅漢。

「是時,[*]蠰佉王聞彌勒已成佛道,便往至佛所,欲得聞法。時,彌勒與說法,初善、中善、竟善,義理深邃。爾時,大王復於異時立太子,賜剃頭師珍寶,復以雜寶與諸梵志,將八萬四千眾生,往至佛所,求作沙門;盡成道果,得阿羅漢。

「是時,修梵摩大長者聞彌勒[*]已成佛道,將八萬四千梵志之眾,往至佛所,求作沙門;得阿羅漢。唯修梵摩一人,斷三結使,必盡苦際。

「是時,佛母梵摩越復將八萬四千婇女之眾,往至佛所,求作沙門。是時,諸女人盡得羅漢;唯有梵摩越一人,斷三結使,成須陀洹。

「爾時,諸剎利婦聞彌勒如來出現世間,成等正覺,數千萬眾往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各各生心,求作沙門,出家學道;或有越次取證,或有不取證者。爾時,阿難!其不越次取證者,盡是奉法之人,患厭一切世間不可樂想。爾時,彌勒當說三乘之教,如我今日弟子之中,大迦葉者行十二頭陀,過去諸佛所善修梵行,此人常佐彌勒,勸化人民。」

爾時,迦葉去如來不遠,結跏趺坐正身正意繫念在前。爾時,世尊告迦葉曰:「吾今年已衰耗,年向八十餘。然今如來有四大聲聞,堪任遊化,智慧無盡,眾德具足。云何為四?所謂大迦葉比丘、君屠鉢漢比丘、賓頭盧比丘、羅云比丘。汝等四大聲聞要不般涅槃,須吾法沒盡,然後乃當般涅槃。大迦葉亦不應般涅槃,要須彌勒出現世間。所以然者,彌勒所化弟子,盡是釋迦文佛弟子,由我遺化得盡有漏。摩竭國界毘提村中,大迦葉於彼山中住。又彌勒如來將無數千人眾,前後圍遶,往至此山中,遂蒙佛恩,諸鬼神當與開門,使得見迦葉禪窟。

「是時,彌勒伸右手指示迦葉,告諸人民:『過去久遠釋迦文佛弟子,名曰迦葉!今日現在,頭陀苦行最為第一。』是時,諸人民見已,歎未曾有,無數百千眾生,諸塵垢盡,得法眼淨。或復有眾生,見迦葉身已,此名為最初之會,九十六億人,皆得阿羅漢。斯等之人皆是我弟子。所以然者,悉由受我教訓之所致也。亦由四事因緣:惠施、仁愛、利人、等利。爾時,阿難!彌勒如來當取迦葉僧伽梨著之。是時,迦葉身體奄然星散。是時,彌勒復取種種香華,供養迦葉。所以然者,諸佛世尊有恭敬心於正法故。彌勒亦由我所受正法化,得成無上正真之道。

「阿難當知,彌勒佛第二會時,有九十四億人,皆是阿羅漢,亦復是我遺教弟子,行四事供養之所致也。又彌勒第三之會九十二億人,皆是阿羅漢,亦復是我遺教弟子。

「爾時,比丘姓號,皆名慈氏弟子,如我今日諸聲聞皆稱釋迦弟子。爾時,彌勒與諸弟子說法:『汝等比丘,當思惟無常之想、樂有苦想、計我無我想、實有空想、色變之想、青瘀之想、腹脹之想、食不消想、血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所以然者,比丘當知,此十想者,皆是過去釋迦文佛與汝等說,令得盡有漏,心得解脫。

「『若復此眾中釋迦文佛弟子,過去時修於梵行,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奉持其法,來至我所;或復於釋迦文佛所,供養三寶,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彈指之頃,修於善本,來至此間;或於釋迦文佛所,行四等心,來至此者;或於釋迦文佛所,受持五戒、三自歸,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起神寺廟,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補治故寺,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受八關齋法,來至我所;或於釋迦文佛所,香花供養,來至此者;或復於彼聞佛法,悲泣墮淚,來至我所;或復於釋迦文佛,專意聽法,來至我所;復盡形壽善修梵行,來至我所;或復書讀諷誦,來至我所者;承事供養,來至我所者。』

「是時,彌勒便說此偈:

「『增益戒聞德,  禪及思惟業,
  善修於梵行,  而來至我所。
  勸施發歡心,  修行心原本,
  意無若干想,  皆來至我所。
  或發平等心,  承事於諸佛,
  飯食[與>於]聖眾,  皆來至我所。
  或誦戒契經,  善習與人說,
  熾然於法本,  今來至我所。
  釋種善能化,  供養諸舍利,
  承事法供養,  今來至我所。
  若有書寫經,  頒宣於素上,
  其有供養經,  皆來至我所。
  繒綵及眾物,  供養於神寺,
  自稱南無佛,  皆來至我所。
  供養於現在,  諸佛過去者,
  禪定正平等,  亦無有增減。
  是故於佛法,  承事於聖眾,
  專心事三寶,  必至無為處。』

「阿難當知,彌勒如來在彼眾中當說此偈。爾時,眾中諸天、人民思惟此十想,十一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彌勒如來千歲之中,眾僧無有瑕穢,爾時恒以一偈,以為禁戒:

「『口意不行惡,  身亦無所犯,
  當除此三行,  速脫生死淵。』

「過千歲之後,當有犯戒之人,遂復立戒。

「彌勒如來當壽八萬四千歲,般涅槃後,遺法當存八萬四千歲。所以然者,爾時眾生皆是利根。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見彌勒佛,及三會聲聞眾,及雞頭城,及見[*]蠰佉王,并四大藏珍寶者,欲食自然粳米,并著自然衣裳,身壞命終生天上者,彼善男子、善女人,當勤加精進,無生懈怠,亦當供養諸法師承事,名華、香種種供養無令有失。如是,阿難!當作是學。」

爾時,阿難及諸大會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四

[校勘]

〔諸〕-【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諸」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諸」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知〕-【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知」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知」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常)+伺【宋】【元】【明】

  「伺」,宋、元、明三本作「常伺」。
  大正藏無「常」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嚮=響【宋】【元】【明】,=類【聖】

  ????

裹=糩【聖】

  「裹」,聖本作「糩」。
  「糩」,大正藏原為「裹」,今依據聖本改作「糩」。

「車璩瑪瑙」,宋、元、明三本作「硨磲瑪瑙」。

瑪=馬【聖】

  「瑪」,聖本作「馬」。
  「馬」,大正藏原為「瑪」,今依據聖本改作「馬」。

虎=琥【宋】【元】【明】

  「虎」,宋、元、明三本作「琥」。
  「琥」,大正藏原為「虎」,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琥」。

蠰=儴【宋】*【元】*【明】*

  「蠰」,宋、元、明三本作「儴」。
  「儴」,大正藏原為「蠰」,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儴」。

琦=奇【宋】【元】【明】

  「琦」,宋、元、明三本作「奇」。
  「奇」,大正藏原為「琦」,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奇」。

婆=波【聖】

  「婆」,聖本作「波」。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聖本改作「波」。

祿=錄【聖】【麗-CB】【CB】

  「祿」,聖、麗-CB、CB三本作「錄」。
  「錄」,大正藏原為「祿」,今依據聖、麗-CB、CB三本改作「錄」。

曰=越【聖】

  「曰」,聖本作「越」。
  「越」,大正藏原為「曰」,今依據聖本改作「越」。

正=政【聖】

  「正」,聖本作「政」。
  「政」,大正藏原為「正」,今依據聖本改作「政」。

玉=王【聖】

  「玉」,聖本作「王」。
  「王」,大正藏原為「玉」,今依據聖本改作「王」。

優=憂【聖】

  「優」,聖本作「憂」。
  「憂」,大正藏原為「優」,今依據聖本改作「憂」。

率=術【聖】*

  「率」,聖本作「術」。
  「術」,大正藏原為「率」,今依據聖本改作「術」。

已=以【宋】【元】【明】【聖】*

  「已」,宋、元、明、聖四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以」。

下=生【宋】【元】【明】【聖】*

  「下」,宋、元、明、聖四本作「生」。
  「生」,大正藏原為「下」,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生」。

適=適【宋】【元】【明】

  「適」,宋、元、明三本作「適」。
  「適」,大正藏原為「適」,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適」。

焰=[盍*豊]【聖】

  「焰」,聖本作「[盍*豊]」。
  「[盍*豊]」,大正藏原為「焰」,今依據聖本改作「[盍*豊]」。

響=嚮【聖】*

  「響」,聖本作「嚮」。
  「嚮」,大正藏原為「響」,今依據聖本改作「嚮」。

習=集【元】【明】【聖】*

  「習」,元、明、聖三本作「集」。
  「集」,大正藏原為「習」,今依據元、明、聖三本改作「集」。

成=得【明】

  「成」,明本作「得」。
  「得」,大正藏原為「成」,今依據明本改作「得」。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彌勒+(佛)【宋】【元】【明】

  「彌勒」,宋、元、明三本作「彌勒佛」。
  大正藏無「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王)+說【宋】【元】【明】

  「說」,宋、元、明三本作「王說」。
  大正藏無「王」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竟=後【宋】【元】【明】

  「竟」,宋、元、明三本作「後」。
  「後」,大正藏原為「竟」,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後」。

〔生〕-【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生」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生」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佛)+道【宋】【元】【明】

  「道」,宋、元、明三本作「佛道」。
  大正藏無「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修=須【宋】【元】【明】【聖】

  「修」,宋、元、明、聖四本作「須」。
  「須」,大正藏原為「修」,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須」。

苦=若【明】

  「苦」,明本作「若」。
  「若」,大正藏原為「苦」,今依據明本改作「若」。

是=爾【宋】【元】【明】【聖】

  「是」,宋、元、明、聖四本作「爾」。
  「爾」,大正藏原為「是」,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爾」。

門=聞【聖】

  「門」,聖本作「聞」。
  「聞」,大正藏原為「門」,今依據聖本改作「聞」。

「跏」,大正藏原為「加」,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跏」。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香華=華香【宋】【元】【明】【聖】

  「香華」,宋、元、明、聖四本作「華香」。
  「華香」,大正藏原為「香華」,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華香」。

〔恭〕-【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恭」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恭」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腹=肨【宋】【元】【明】,=膖【聖】

  ????

原=源【宋】【元】【明】

  「原」,宋、元、明三本作「源」。
  「源」,大正藏原為「原」,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源」。

頒=班【宋】【元】【明】【聖】

  「頒」,宋、元、明、聖四本作「班」。
  「班」,大正藏原為「頒」,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班」。

〔見〕-【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見」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見」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不分卷〔增壹…譯〕-【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增壹…譯」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增壹…譯」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鬱單曰:四大洲之一,位於須彌山之北,大海中之方形陸地,其土居民面形亦方。此洲人壽千歲,衣食自然,惟無佛法。亦作「鬱單越」。

出適:出嫁。

越次取證:同時證得初果及二果,乃至四果。??

三乘: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

大迦葉:比丘名,在佛成道後第三年隨佛出家,第九日即證得阿羅漢。佛陀稱讚他「十二頭陀,難得之行」第一,並曾在輕視大迦葉尊者衣服破爛的比丘前,讓半座給他坐。又譯為「摩訶迦葉」。

君屠鉢漢:比丘名。有次佛弟子須摩提女被逼婚,燃香向佛求助,佛陀要所有已得神足的阿羅漢出席接受供養,軍頭波漢尊者是僧團當場最資深的上座,但只證初果,也沒有神通,眼看最資淺的小沙彌也有神足,自己怎麼有資格受籌接受供養?他的心清淨,在受籌的瞬間證得阿羅漢果,詳見《增壹阿含經》卷二十二〈須陀品 30〉第3經。軍頭波漢尊者是接受佛陀付囑在法滅盡前不入涅槃的尊者之一,至今仍在人間行走。又譯為「軍頭波漢」、「君頭波漢」。

賓頭盧:比丘名,出身婆羅門貴族,是俱睒彌國優填王的宰相之子,少年出家,證阿羅漢且有神通。佛陀成道後第六年,王舍城的樹提長者將栴檀木製成的鉢高懸在長竿上,表示誰能以神通取得就送誰,最後由賓頭盧尊者以神通取得,折服外道六師。但由於向未受大戒的人示現神通,被佛陀處罰離開閻浮提而到別的世界度眾,佛陀後來讓他回到閻浮提,付囑他在法滅盡前不入涅槃,以讓後世眾生供養植福。

姟:ㄍㄞ,古代計數最大單位。十兆曰經,十經曰姟。

㨶:ㄉㄠˇ,「搗」的異體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善財長者」就是「給孤獨長者」的未來世??

世尊曾為給孤獨長者授記,當彌勒菩薩下生成佛時,跟著出家學道,證得阿羅漢:

《增一阿含經》卷49〈非常品51〉7
「(阿那邠祁)長者當知,爾時,典藏人名為善寶,高德智慧天眼第一,皆能知
寶藏處所。(略)

「爾時,有佛出世名為彌勒,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
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教化人民。長者當知,爾時,善寶典藏者,豈異
人乎?莫作是觀。所以然者,爾時藏主者,今長者是也。

「時,蠰佉王以金車廣作福德,將八萬四千大臣,前後圍繞,往至彌勒所,出家
學道。爾時,典藏亦復廣作福德,亦當出家學道,盡於苦際,

對照到本經中的「善財長者」,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引文當中的「善寶長者」,也就是佛世時的「給孤獨長者」呢??

[進階辨正]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不善品第四十八入前品中

導讀

(四)[0790a07]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眾多比丘集普會講堂,各生此念:「今如來甚奇!甚特!過去取般涅槃者,亦復知彼姓名、種族、持戒、翼從,皆悉分明,三昧,智慧、解脫、解脫見慧,身壽有長短,皆悉知之。云何,諸賢!為是如來分別法處,極為清淨,知彼諸佛姓字所出之處乎?為是諸天來至佛所而告此耶?」

爾時,世尊以天耳徹聞眾多比丘各興此論,便往至諸比丘所,在中央坐。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集此為何等論?欲說何法?」

諸比丘白佛言:「我等集此,論正法之要。諸人各興此論議:『如來甚奇!甚特!乃能知過去諸佛世尊名字姓號,智慧多少,靡不貫博,甚可奇雅。云何,諸賢!為是如來分別法界,極為清淨,知彼諸佛姓字所出之處乎?為是諸天來至佛所而告此耶?』」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欲得聞過去諸佛神智之力乎?姓字名號、壽命長短耶?」

諸比丘對曰:「今正是時,唯願世尊敷演其義。」

佛告諸比丘:「汝等善思念之,吾當與汝廣演其義。」爾時,眾多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比丘當知,過去九十一劫有佛出世,號毘婆尸如來.至真.等正覺。復次,三十一劫有佛出世,名式詰如來.至真.等正覺。復於彼三十一劫內有佛,名毘舍羅婆如來出世。於此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拘屢孫如來。復於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拘那含牟尼如來.至真.等正覺。復於賢劫中有佛出世,名曰迦葉。復於賢劫中,我出現世,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九十一劫中,  有佛毘婆尸,
 三十一劫中,  式詰如來出。
 復於彼劫中,  毘舍如來現,
 今日賢劫中,  四佛復出世。
 拘孫那迦葉,  如日照世間,
 欲知名字者,  其號悉如是。

「毘婆尸如來者出剎利種,式詰如來亦出剎利種,毘舍羅婆如來亦出剎利種,拘屢孫如來出婆羅門種,拘那含牟尼如來出婆羅門種,迦葉如來出婆羅門種,如我今出剎利種。」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前佛有現者,  皆出剎利種,
 拘孫至迦葉,  出於婆羅門。
 最尊無能及,  我今天人師,
 諸根而淡泊,  出於剎利姓。

[婆毘>「毘婆]尸如來姓瞿曇,式詰如來亦出瞿曇,比舍羅婆亦出瞿曇,迦葉如來出迦葉姓,拘樓孫、拘那[*]含牟尼亦出迦葉姓,同上而無異,我今如來姓瞿曇。」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如初諸三佛,  出於瞿曇種,
 後三至迦葉,  出於迦葉姓。
 如我今現在,  天人所奉敬,
 諸根而淡泊,  出於瞿曇姓。

「比丘當知,毘婆尸如來姓拘鄰若,式詰如來亦出拘[*]鄰若,毘舍羅婆如來亦出拘鄰若,拘屢孫如來出婆羅墮,拘那[*]含牟尼如來[*]亦出婆羅墮,迦葉如來[*]亦出婆羅墮,如我今如來.至真.等正覺出於拘鄰若。」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如初諸三佛,  出於拘鄰若,
 後三至迦葉,  出於婆羅墮。
 如我今現在,  天人所奉敬,
 諸根而淡泊,  出於拘鄰若。

「毘婆尸如來坐波羅利華樹下而成佛道,式詰如來坐分陀利樹下而成佛道,毘舍羅婆如來坐波羅樹下而成佛道,拘屢孫如來坐尸利沙樹下而成佛道,拘那[*]含牟尼如來坐優頭跋羅樹下而成佛道,迦葉如來坐尼拘留樹下而成道果,如我今日如來坐吉祥樹下而成佛道。」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初一成佛道,  波羅利樹下,
 式坐分陀利,  毘舍坐波羅。
 拘孫坐尸利,  拘那跋羅下,
 迦葉拘留樹,  吉[*]祥我成道。
 七佛天中天,  照明於世間,
 因緣坐諸樹,  各成其道果。

「毘婆尸如來弟子有十六萬八千之眾,式詰如來弟子之眾有十六萬,毘舍羅婆如來弟子之眾十萬,拘屢孫如來弟子之眾有八萬人,拘那[*]含牟尼如來弟子之眾有七萬人,迦葉如來弟子之眾有六萬眾,如我今日弟子之眾有千二百五十人,皆是阿羅漢,諸漏永盡,無復諸縛。」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百千六萬八,  毘婆尸弟子,
 百千及六萬,  式詰弟子眾。
 百千比丘眾,  毘舍婆弟子,
 拘孫八萬眾,  拘那[*]含七萬。
 迦葉六萬眾,  皆是阿羅漢,
 我今釋迦文,  千二百五十。
 皆是真人行,  布現於法教,
 遺法餘弟子,  其數不可計。

「毘婆尸如來侍者,名曰大導師;式詰如來侍者,名曰善覺;毘舍羅婆如來侍者,名曰勝眾;拘屢孫如來侍者,名曰吉祥;拘那[*]含牟尼如來侍者,名曰毘羅先;迦葉如來侍者,名曰導師;我今侍者,名曰阿難。」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大道及善覺,  勝眾與吉祥,
 毘羅先導師,  阿難第七侍。
 此人供養聖,  無有不得時,
 諷誦又受持,  不失其義理。

「毘婆尸如來壽八萬四千歲,式詰如來壽七萬歲,毘舍羅婆如來壽六萬歲,拘屢孫如來壽五萬歲,拘那含如來壽四萬歲,迦葉如來壽二萬歲,如我今日壽極減少,極壽不過百歲。」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初佛八萬四,  次佛七萬歲,
 毘舍婆六萬,  拘留壽五萬.
 一萬二萬年,  是拘那[*]含壽,
 迦葉壽二萬,  唯我壽百年。

「如是,諸比丘!如來觀知諸佛姓名號字,皆悉分明,種類出處靡不貫練,持戒、智慧、禪定、解脫皆悉了知。」

爾時,阿難白世尊言:「如來亦說,過去恒沙諸佛取滅度者,如來亦知;當來恒沙諸佛方當來者,如來亦知。如來何故不記爾許佛所造?今但說七佛本末。」

佛告阿難:「皆有因緣本末故,如來說七佛之本末;過去恒沙諸佛,亦說七佛本末;將來彌勒出現世時,亦當記七佛之本末;若師子應如來出時,亦當記七佛之本末;若承柔順佛出世時,亦當記七佛之本末;若光焰佛出現世時,亦當記七佛之名號;若無垢佛出現世時,亦當記迦葉之本末;若寶光佛出現世時,亦當記釋迦文之本末。」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師子柔順光,  無垢及寶光,
 彌勒之次第,  皆當成佛道。
 彌勒記式佛,  師子記毘舍,
 柔順記拘孫,  光焰記牟尼,
 無垢記迦葉,  皆說曩所緣,
 寶光成三佛,  亦當記我號。
 過去諸三佛,  及以將來者,
 皆當記七佛,  曩所之本末。

「由此因緣故,如來記七佛名號耳。」

爾時,阿難白世尊言:「此經名何等?當云何奉行?」

佛告阿難:「此經名曰記佛名號,當念奉行。」

爾時,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含=鋡【聖】*

  「含」,聖本作「鋡」。
  「鋡」,大正藏原為「含」,今依據聖本改作「鋡」。

五=四【聖】

  「五」,聖本作「四」。
  「四」,大正藏原為「五」,今依據聖本改作「四」。

〔不善品〕-【宋】【元】【明】,(十)+不【聖】

  ????

〔第四十八入前品中〕-【宋】【元】【明】,=第四十八入前品中二分之餘【聖】

  ????

~D. 14. Mahāpadāna.,[Nos. 1(1), 2-4.]

  ????

議=義【宋】【元】【明】

  「議」,宋、元、明三本作「義」。
  「義」,大正藏原為「議」,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義」。

毘婆尸~Vipassin.

  ???

式詰~Sikhin.

  ???

毘…婆~Vessabhū.

  ???

拘…孫~Kakusandha.

  ???

拘那含牟尼~Konāgamuni.

  ???

迦葉~Kassapa.

  ???

現=出【聖】

  「現」,聖本作「出」。
  「出」,大正藏原為「現」,今依據聖本改作「出」。

比=毘【元】【明】

  「比」,元、明二本作「毘」。
  「毘」,大正藏原為「比」,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毘」。

拘樓孫拘那含牟尼=拘那含牟尼拘樓孫【宋】,=拘那含牟尼拘屢孫【元】【明】

  ????

〔孫拘〕-【聖】

  聖本無「孫拘」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孫拘」二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拘鄰若~Koṇḍañña.

  ???

鄰=憐【聖】*

  「鄰」,聖本作「憐」。
  「憐」,大正藏原為「鄰」,今依據聖本改作「憐」。

〔亦〕-【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亦」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亦」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我+(我)【聖】

  「我」,聖本作「我我」。
  大正藏無「我」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來=至【聖】

  「來」,聖本作「至」。
  「至」,大正藏原為「來」,今依據聖本改作「至」。

婆=波【宋】【聖】

  「婆」,宋、聖二本作「波」。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宋、聖二本改作「波」。

[>波羅利華]~Pāṭali.

  ???

〔如來〕-【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如來」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如來」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分陀利]~Puṇḍarīka.

  ???

波羅~Sāla.(婆羅)

  ???

[>尸利沙]~Sirīsa.

  ???

[>優頭跋羅]~Udumbara.

  ???

[>尼拘留]~Nigrodha.

  ???

吉祥~Assattha.

  ???

式=或【宋】【元】【明】

  「式」,宋、元、明三本作「或」。
  「或」,大正藏原為「式」,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或」。

毘羅先~Bhiyyosuttara.

  ???

道=導【元】【明】

  「道」,元、明二本作「導」。
  「導」,大正藏原為「道」,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導」。

善=所【宋】【元】【明】【聖】

  「善」,宋、元、明、聖四本作「所」。
  「所」,大正藏原為「善」,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所」。

四=歲【聖】

  「四」,聖本作「歲」。
  「歲」,大正藏原為「四」,今依據聖本改作「歲」。

一=二【聖】

  「一」,聖本作「二」。
  「二」,大正藏原為「一」,今依據聖本改作「二」。

慧+(智)【聖】

  「慧」,聖本作「慧智」。
  大正藏無「智」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註解]

尸利沙樹:合歡樹,為豆科喬木。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經文中所載的七佛事蹟統整如下:

七佛 時間 種姓 俗姓 菩提樹 弟子 侍者 歲壽
毘婆尸 過去九十一劫 剎帝利瞿曇波羅利 十六萬八千大導師八萬四千歲
式詰 過去三十一劫 剎帝利瞿曇分陀利 十六萬 善覺七萬歲
毘舍羅婆過去三十一劫 剎帝利瞿曇波羅 十萬 勝眾六萬歲
拘屢孫 現在賢劫 婆羅門迦葉尸利沙 八萬 吉祥五萬歲
拘那含牟尼 現在賢劫 婆羅門迦葉優頭跋羅 七萬 毘羅先四萬歲
迦葉 現在賢劫 婆羅門迦葉尼拘留 六萬 導師二萬歲
釋迦文 現在賢劫 剎帝利瞿曇吉祥 千二百五十阿難 百歲

(五)[0791c01]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

是時,師子長者往至舍利弗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師子長者白舍利弗言:「唯願尊者當受我請?」

是時,舍利弗默然受請。是時,長者見尊者默然受請,便從坐起,禮足而退,復至大目乾連、離越、大迦葉、阿那律、迦旃延、滿願子、優婆離、須菩提、羅云、均頭沙彌,如此上首者請五百人。是時,師子長者即還,辦具種種極妙飲食,敷座具,又白:「時到,諸真人羅漢靡所不監,今食具辦,唯願屈顧,臨覆下舍。」

爾時,諸大聲聞各著三衣,持鉢入城至長者家。時,長者見諸最尊坐已定,手自斟酌,行種種飲食。見諸聖眾食已訖,行清淨水。人施一白,前受咒願。

是時,尊者舍利弗與長者說極妙之法,便從[*]坐起而去。還詣靜室。

爾時,羅云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世尊問曰:「汝今為從何來?」

羅云報云:「師子長者今日來見請。」

佛告之曰:「云何,羅云!飲食為妙?為不妙?為細耶?為麤耶?」

羅云報曰:「飲食極妙,又且豐多。今此白[*]㲲,從彼得之。」

佛告羅云:「眾僧斯有幾人?上[*]坐是誰?」

羅云白佛言:「和上舍利弗最為上首,及諸神德弟子有五百人。」

佛告羅云。「云何,羅云!彼長者獲福為多乎?」

羅云白佛言:「唯然,世尊!彼長者得福之報不可稱計。施一羅漢其福難限,何況大神妙天人所敬奉?今五百人均是真人,其福有何可量?」

佛告羅云,「今施五百羅漢之功德,若從眾中僧次請一沙門,請已,供養;計此眾中差人之福,及與五百羅漢之福,百倍、千倍、巨億萬倍、不可以譬喻為比。所以然者,眾中所差,其福難限,獲甘露滅盡之處。羅云當知,猶如有人自誓說曰:『吾要當飲此江河諸水。』彼人為堪任不乎?」

羅云白佛言:「不也。世尊!所以然者,此閻浮地極為廣大。此閻浮地有四大河:一者恒伽,二者新頭,三者私陀,四者博叉。一一河者,從有五百。然此人終不能飲水使盡,但勞其功,事終不成也。」

「彼人復作是說:『我自有方便因緣,可得飲諸水使盡。』云何有因緣得飲諸水?爾時,彼人便作是念:『我當飲海水。所以然者,一切諸流,皆歸投乎海。』云何,羅云!彼人能得飲諸水乎?」

羅云白佛言:「如此方便,可得飲水使盡。所以然者,一切諸流皆歸[*]乎海,由此因緣故,彼人得飲水盡。」

佛告之曰:「如是。羅云!一切私施猶如彼流,或獲福,或不獲福,眾僧者如彼大海。所以然者,流河決水以入于海,便滅本名,但有大海之名耳。羅云!此亦如是,今此十人皆從眾中出,非眾不成。云何為十?所謂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辟支佛、佛,是謂十人皆由眾中,非獨自立。羅云!當以此方便,知其眾中差者,其福不可限量。是故,羅云!善男子、善女人欲求其福不可稱計,當供養聖眾。羅云當知,猶如有人以酥投水,凝,不得廣普,若以油投水,則遍滿其上。是故,羅云,當念供養聖眾比丘僧。如是,羅云!當作是學。」

爾時,師子長者聞如來歎說施眾之福,不歎說餘福。爾時,長者以餘時,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師子長者白世尊言:「適聞如來而歎說施眾之福,不歎別請人之福,自今已後常當供養聖眾。」

佛告之曰:「我不作爾說:『當供養聖眾,不供養餘人。』今施畜生猶獲其福,何況餘人?但我所說者福有多少。所以然者,如來聖眾可敬、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今此眾中有四向、四得及聲聞乘、辟支佛乘、佛乘。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三乘之道者,當從眾中求之。所以然者,三乘之道皆出[*]乎眾。長者!我觀此因緣義,故而說此語耳。亦不教人應施聖眾,不應施餘人。」

爾時,長者白世尊言:「如是,如尊教敕,自今[*]已後。若作福業,盡當供養聖眾,不選擇人施。」

爾時,世尊與彼長者說微妙之法,令發歡悅之心。長者聞法已,即從[*]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師子長者意欲施立福業。

爾時,諸天來告之曰:「此是向須陀洹之人,此是得須陀洹,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

爾時,天人即歎頌曰: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爾時,天人復語長者:「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此向須陀洹人,此是得須陀洹人;此向斯陀含人,此是得斯陀[*]含人;此向阿那[*]含,此得阿那含;此向阿羅漢,此得阿羅漢;此是聲聞乘,此是辟支佛乘,此是佛乘;施此得福少,施此得福多。」

爾時,師子長者默然不對。何以故爾?但憶如來教誡,不[*]選擇而施。

爾時,師子長者復以餘時,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我自憶念請聖眾飯之,有天來告我言:『此是持戒,此是犯戒;此人向須陀洹,此人得須陀洹,乃至三乘皆悉分別。』又說此偈:

「『如來歎擇施,  與此諸德士,
  施此獲福多,  如良田生苗。』

「時我復作是念:『如來教[*]誡不可違戾,豈當生心[*]選擇施乎?終無是非之心、高下之意也。』時我復作是念:『我當盡施一切眾生之類,汝自持戒受福無窮,若使犯戒自受其殃。但愍眾生,非食不濟命。』」

佛告長者:「善哉!善哉!長者!行過弘誓,菩薩所施心恒平等。長者當知,若菩薩惠施之日,諸天來告之:『族姓子當知,此是持戒人,此是犯戒人,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爾時,菩薩終無此心:『此應施,此不應施。』然菩薩執意而無是非,亦不言此持戒,亦不言此犯戒。是故,長者!當念平等惠施,長夜之中獲福無量。」

是時,師子長者憶如來教[*]誡,熟視世尊,意不移動,即於[*]座上,得法眼淨。是時,師子長者即從[*]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長者去未久,佛告諸比丘曰:「此師子長者憶平等施故,又視如來從頭至足,即於[*]座上得法眼淨。」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優婆塞中第一弟子平等施者,所謂師子長者是。」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唯=惟【宋】【元】【明】

  「唯」,宋、元、明三本作「惟」。
  「惟」,大正藏原為「唯」,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惟」。

坐=座【宋】*【元】*【明】*

  「坐」,宋、元、明三本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乾=揵【宋】*【元】*【明】*,=健【聖】*

  ????

婆=波【元】【明】

  「婆」,元、明二本作「波」。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波」。

好=妙【宋】【元】【明】

  「好」,宋、元、明三本作「妙」。
  「妙」,大正藏原為「好」,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妙」。

座=坐【聖】*

  「座」,聖本作「坐」。
  「坐」,大正藏原為「座」,今依據聖本改作「坐」。

監=鑒【元】【明】

  「監」,元、明二本作「鑒」。
  「鑒」,大正藏原為「監」,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鑒」。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辦=辯【聖】

  「辦」,聖本作「辯」。
  「辯」,大正藏原為「辦」,今依據聖本改作「辯」。

覆=赴【元】【明】

  「覆」,元、明二本作「赴」。
  「赴」,大正藏原為「覆」,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赴」。

已=以【宋】【聖】

  「已」,宋、聖二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聖二本改作「以」。

㲲=疊【聖】*

  「㲲」,聖本作「疊」。
  「疊」,大正藏原為「㲲」,今依據聖本改作「疊」。

上=尚【元】【明】

  「上」,元、明二本作「尚」。
  「尚」,大正藏原為「上」,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尚」。

僧次請=求【宋】

  「僧次請」,宋本作「求」。
  「求」,大正藏原為「僧次請」,今依據宋本改作「求」。

請=求【元】【明】

  「請」,元、明二本作「求」。
  「求」,大正藏原為「請」,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求」。

(所)+差【明】【聖】

  「差」,明、聖二本作「所差」。
  大正藏無「所」字,今依據明、聖二本補上。

一者=所謂【聖】

  「一者」,聖本作「所謂」。
  「所謂」,大正藏原為「一者」,今依據聖本改作「所謂」。

〔二者〕-【聖】

  聖本無「二者」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者」二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三者〕-【聖】

  聖本無「三者」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三者」二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陀=施【聖】

  「陀」,聖本作「施」。
  「施」,大正藏原為「陀」,今依據聖本改作「施」。

〔四者〕-【聖】

  聖本無「四者」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四者」二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博=婆【宋】【元】【明】【聖】

  「博」,宋、元、明、聖四本作「婆」。
  「婆」,大正藏原為「博」,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婆」。

(道)+然【宋】【元】【明】

  「然」,宋、元、明三本作「道然」。
  大正藏無「道」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乎=于【宋】*【元】*【明】*

  「乎」,宋、元、明三本作「于」。
  「于」,大正藏原為「乎」,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于」。

施=陀【宋】【元】【明】【聖】

  「施」,宋、元、明、聖四本作「陀」。
  「陀」,大正藏原為「施」,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陀」。

酥=蘇【聖】

  「酥」,聖本作「蘇」。
  「蘇」,大正藏原為「酥」,今依據聖本改作「蘇」。

已=以【宋】【元】【明】【聖】

  「已」,宋、元、明、聖四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以」。

(如來)+如【宋】【元】【明】,如+(來奉)【聖】

  ????

選=撰【聖】*

  「選」,聖本作「撰」。
  「撰」,大正藏原為「選」,今依據聖本改作「撰」。

誡=戒【聖】*

  「誡」,聖本作「戒」。
  「戒」,大正藏原為「誡」,今依據聖本改作「戒」。

〔又〕-【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又」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又」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離越:比丘名,是舍利弗尊者俗家最年幼的弟弟,常樂坐禪,曾在一株樹下坐禪六年,摩訶拘絺羅尊者拜訪時問他為何坐枯樹下?他才發現樹枯了。佛陀稱讚他「坐禪入定,心不錯亂」第一。又譯為「離越哆」、「離曰」、「離婆多」。

㲲:細緻的棉布。讀音同「疊」。

僧次:僧侶戒臘之席次;即受具足戒後依年數而定席位。

熟視:細看。

[對應經典]

 

(六)[0793a03]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爾時,尊者舍利弗在耆闍崛山中屏猥之處,補納故衣。爾時,有十千梵迦夷天從梵天沒,來至舍利弗所,頭面禮足,各圍遶侍焉,又以此偈而歎頌曰:

「歸命人中上,  歸命人中尊,
 我等今不得,  為依何等禪?」

是時,十千梵迦夷天說此語已,舍利弗默然可之。爾時,諸天以見舍利弗默然可已,即禮足退去。諸天去未遠,舍利弗即入金剛三昧。

是時有二鬼,一名伽羅,二名優婆伽羅。毘沙門天王使遣至毘留勒天王所,欲論人、天之事。是時,二鬼從彼虛空而過,遙見舍利弗結加趺坐,繫念在前,意寂然定,伽羅鬼謂彼鬼言:「我今堪任以拳打此沙門頭。」

優波伽羅鬼語第二鬼曰:「汝勿興此意打沙門頭。所以然者,此沙門極有神德,有大威力,此尊名舍利弗,世尊弟子中聰明高才無復過是,智慧弟子中最為第一。備於長夜,受苦無量。」

是時,彼鬼再三曰:「我能堪任打此沙門頭。」

優波伽羅鬼報曰:「汝今不隨我語者,汝便住此,吾欲捨汝去此。」

惡鬼曰:「汝畏此沙門乎?」

優波伽羅鬼曰:「我實畏之,設汝以手打此沙門者,此地當分為二分,正爾,當暴風疾雨,地亦振動,諸天驚動,地已振動,四天王亦當驚怖,四天王已知於我等,不安其所。」

是時惡鬼曰:「我今堪任辱此沙門。」善鬼聞已,便捨而去。

時,彼惡鬼即以手打舍利弗頭。是時,天地大動,四面有暴風疾雨,尋時來至,地即分為二分,此惡鬼即以全身墮地獄中。爾時,尊者舍利弗即從三昧起,整衣服,下耆闍崛山,往詣竹園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爾時,佛告舍利弗曰:「汝今身體無有疾病乎?」

舍利弗言:「體素無患,唯苦頭痛。」

世尊告曰:「伽羅鬼以手打汝頭。若當彼鬼以手打須彌山者,即時須彌山便為二分。所以然者,彼鬼有大力故。今此鬼受其罪報故,全身入阿鼻地獄中。」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甚奇!甚特!金剛三昧力乃至於斯。由此三昧力故無所傷害,正使須彌山打其頭者,終不能動其毫毛。所以然者,比丘聽之。於此賢劫中有佛,名拘屢孫如來.至真.等正覺。彼佛有二大聲聞,一名等壽,二名大智。比丘等壽,神足第一;比丘大智,智慧第一,如我今日舍利弗智慧第一,目[*]乾連神足第一。爾時,等壽、大智二比丘,俱得金剛三昧。當於一時,等壽比丘在閑靜之處,入金剛三昧。時,諸牧牛人、牧羊人、取薪草人,見此比丘坐禪,各各自相謂言:『此沙門今日以取無常。』是時,牧牛人及取薪人集諸草木,𧂐比丘身上,以火燒已,而捨之去。

「是時,等壽比丘即從三昧起,正衣服,便退而去。是時,比丘即以其日,著衣持鉢,入村乞食。時,諸取薪草人見此比丘村中乞食,各各自相謂言:『此比丘昨日以取命終,我等以火焚燒,今日復還活,今當立字,字曰還活。』若有比丘得金剛三昧者,火所不燒,刀斫不入,水所不漂,不為他所中傷。如是,比丘!金剛三昧威德如是。今舍利弗得此三昧,舍利弗比丘多遊二處:空三昧、金剛三昧。是故,諸比丘!當求方便,行金剛三昧。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當教汝,如舍利弗比丘,比丘智慧、大智、分別廣智、無邊智、捷疾之智、普遊智、利智、甚深智、斷智,少欲知足、[*]閑靜勇猛、念不分散、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解脫見慧成就、柔和無爭、去惡辯了、忍諸言語、歎說離惡、常念去離、愍念生萌、然熾正法、與人說法無有厭足。」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十千諸天人,  盡是梵迦夷,
 自歸舍利弗,  於靈鷲山頂:
『歸命人中上,  歸命人中尊,
 我今不能知,  為依何等禪?』
 如是弟子花,  莊嚴佛道樹,
 如天晝度園,  快樂無有比。」

「弟子華者,即是舍利弗比丘是。所以然者,此人則能莊嚴佛樹。道樹者,即如來是也;如來能覆蓋一切眾生。是故,比丘!當念勤加勇猛精進,如舍利弗比丘。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

[校勘]

猥=隈【元】【明】【聖】

  「猥」,元、明、聖三本作「隈」。
  「隈」,大正藏原為「猥」,今依據元、明、聖三本改作「隈」。

納=衲【宋】【元】【明】

  「納」,宋、元、明三本作「衲」。
  「衲」,大正藏原為「納」,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衲」。

焉=烏【聖】

  「焉」,聖本作「烏」。
  「烏」,大正藏原為「焉」,今依據聖本改作「烏」。

得=知【宋】【元】【明】

  「得」,宋、元、明三本作「知」。
  「知」,大正藏原為「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知」。

梵+(志)【聖】

  「梵」,聖本作「梵志」。
  大正藏無「志」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已=之【聖】

  「已」,聖本作「之」。
  「之」,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之」。

婆=波【宋】【元】【明】

  「婆」,宋、元、明三本作「波」。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波」。

加=跏【宋】【元】【明】【聖】

  「加」,宋、元、明、聖四本作「跏」。
  「跏」,大正藏原為「加」,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跏」。

拳=權【聖】

  「拳」,聖本作「權」。
  「權」,大正藏原為「拳」,今依據聖本改作「權」。

過是=是過【宋】【元】【明】【聖】

  「過是」,宋、元、明、聖四本作「是過」。
  「是過」,大正藏原為「過是」,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是過」。

毫=豪【聖】

  「毫」,聖本作「豪」。
  「豪」,大正藏原為「毫」,今依據聖本改作「豪」。

閑=閒【明】*

  「閑」,明本作「閒」。
  「閒」,大正藏原為「閑」,今依據明本改作「閒」。

𧂐=積【聖】

  「𧂐」,聖本作「積」。
  「積」,大正藏原為「𧂐」,今依據聖本改作「積」。

正=整【宋】【元】【明】

  「正」,宋、元、明三本作「整」。
  「整」,大正藏原為「正」,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整」。

以=已【宋】【元】【明】

  「以」,宋、元、明三本作「已」。
  「已」,大正藏原為「以」,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已」。

〔比丘〕-【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比丘」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比丘」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別+(智)【宋】【元】【明】

  「別」,宋、元、明三本作「別智」。
  大正藏無「智」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智慧+(成就)【宋】【元】【明】

  「智慧」,宋、元、明三本作「智慧成就」。
  大正藏無「成就」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爭=諍【宋】【元】【明】

  「爭」,宋、元、明三本作「諍」。
  「諍」,大正藏原為「爭」,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諍」。

辯=辨【聖】

  「辯」,聖本作「辨」。
  「辨」,大正藏原為「辯」,今依據聖本改作「辨」。

萌=盲【元】【明】

  「萌」,元、明二本作「盲」。
  「盲」,大正藏原為「萌」,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盲」。

晝=畫【聖】

  「晝」,聖本作「畫」。
  「畫」,大正藏原為「晝」,今依據聖本改作「畫」。

五=四【宋】【元】【明】【聖】

  「五」,宋、元、明、聖四本作「四」。
  「四」,大正藏原為「五」,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四」。

+(光明皇后願文)【聖】

  聖本在「??」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大正藏無「光明皇后願文」六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雖然諸天都不知舍利弗「為依何等禪」,但佛陀知道。在《雜阿含經》卷三十三第926經中便說明,這是一種「不依地修禪,不依水、火、風、空、識、無所有、非想非非想而修禪。不依此世、不依他世,非日、月,非見、聞、覺、識,非得非求,非隨覺,非隨觀」的修禪法。
 
agama1/增壹阿含經十不善品第四十八.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9/15 22:47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75412034988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