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含經卷第七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導讀

(二九)舍梨子相應品大拘絺羅經第九(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王舍城,在竹林加蘭哆園。

爾時,尊者舍梨子則於晡時從燕坐起,至尊者大拘絺羅所,共相問訊,卻坐一面。

尊者舍梨子語尊者大拘絺羅:「我欲有所問,聽我問耶?」

尊者大拘絺羅答曰:「尊者舍梨子!欲問便問,我聞已當思。」

尊者舍梨子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不善、知不善根。云何知不善?謂身惡行不善,口、意惡行不善,是謂知不善。云何知不善根?謂貪不善根,恚、癡不善根,是謂知不善根。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不善及不善根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善、知善根。云何知善?謂身妙行善,口、意妙行善,是謂知善。云何知善根?謂無貪善根,無恚、無癡善根,是謂知善根。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善,知善根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食如真,知食習、知食滅、知食滅道如真。云何知食如真?謂有四食,一者[搏>摶]食麤、細,二者更樂食,三者意思食,四者識食,是謂知食如真。云何知食[*]習如真?謂因愛便有食,是謂知食[*]習如真。云何知食滅如真?謂愛滅食便滅,是謂知食滅如真。云何知食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食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食如真,知食習、知食滅、知食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漏如真,知漏[*]習、知漏滅、知漏滅道如真。云何知漏如真?謂有三漏:欲漏有漏無明漏,是謂知漏如真。云何知漏[*]習如真?謂因無明便有漏,是謂知漏習如真。云何知漏滅如真?謂無明滅漏便滅,是謂知漏滅如真。云何知漏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漏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漏如真,知漏習、知漏滅、知漏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苦如真,知苦習、知苦滅、知苦滅道如真。云何知苦如真?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陰苦,是謂知苦如真。云何知苦[*]習如真?謂因老死便有苦,是謂知苦[*]習如真。云何知苦滅如真?謂老死滅苦便滅,是謂知苦滅如真。云何知苦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苦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苦如真,知苦[*]習、知苦滅、知苦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死>]知老死如真,知老死[*]習、知老死滅、知老死滅道如真。云何知老?謂彼老耄,頭白齒落,盛壯日衰,身曲腳戾,體重氣上,柱杖而行,肌縮皮緩,皺如麻子,諸根毀熟,顏色醜惡,是名老也。云何知死?謂彼眾生、彼彼眾生種類,命終無常,死喪散滅,壽盡破壞,命根閉塞,是名死也。此說死,前說老,是名老死,是謂知老死如真。云何知老死[*]習如真?謂因生便有老死,是謂知老死[*]習如真。云何知老死滅如真?謂生滅老死便滅,是謂知老死滅如真。云何知老死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老死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老死如真,知老死習、知老死滅、知老死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生如真,知生[*]習、知生滅、知生滅道如真。云何知生如真?謂彼眾生、彼彼眾生種類,生則生,出則出,成則成,興起五陰,已得命根,是謂知生如真。云何知生[*]習如真?謂因有便有生,是謂知生[*]習如真。云何知生滅如真?謂有滅生便滅,是謂知生滅如真。云何知生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生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生如真,知生[*]習、知生滅、知生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有如真,知有[*]習、知有滅、知有滅道如真。云何知有如真?謂有三有:欲有、色有、無色有,是謂知有如真。云何知有[*]習如真?謂因受便有有,是謂知有[*]習如真。云何知有滅如真?謂受滅有便滅,是謂知有滅如真。云何知有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有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有如真,知有[*]習、知有滅、知有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受如真,知受[*]習、知受滅、知受滅道如真。云何知受如真?謂有四受:欲受、戒受、見受、我受,是謂知受如真。云何知受[*]習如真?謂因愛便有受,是謂知受[*]習如真。云何知受滅如真?謂愛滅受便滅,是謂知受滅如真。云何知受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受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受如真,知受習、知受滅、知受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愛如真,知愛[*]習、知愛滅、知愛滅道如真。云何知愛如真?謂有三愛:欲愛、色愛、無色愛,是謂知愛如真。云何知愛[*]習如真?謂因覺便有愛,是謂知愛習如真。云何知愛滅如真?謂覺滅愛便滅,是謂知愛滅如真。云何知愛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愛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愛如真,知愛[*]習、知愛滅、知愛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覺如真,知覺[*]習、知覺滅、知覺滅道如真。云何知覺如真?謂有三覺:樂覺、苦覺、不苦不樂覺,是謂知覺如真。云何知覺習如真?謂因更樂便有覺,是謂知覺[*]習如真。云何知覺滅如真?謂更樂滅覺便滅,是謂知覺滅如真。云何知覺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覺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覺如真,知覺[*]習、知覺滅、知覺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更樂如真,知更樂[*]習、知更樂滅、知更樂滅道如真。云何知更樂如真?謂有三更樂:樂更樂、苦更樂、不苦不樂更樂,是謂知更樂如真。云何知更樂[*]習如真?謂因六處便有更樂,是謂知更樂[*]習如真。云何知更樂滅如真?謂六處滅更樂便滅,是謂知更樂滅如真。云何知更樂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更樂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更樂如真,知更樂[*]習、知更樂滅、知更樂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六處如真,知六處[*]習、知六處滅、知六處滅道如真。云何知六處如真?謂眼處,耳、鼻、舌、身、意處,是謂知六處如真。云何知六處[*]習如真?謂因名色便有六處,是謂知六處[*]習如真。云何知六處滅如真?謂名色滅六處便滅,是謂知六處滅如真。云何知六處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六處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六處如真,知六處[*]習、知六處滅、知六處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名色如真,知名色[*]習、知名色滅、知名色滅道如真。云何知名?謂四非色陰為名。云何知色?謂四大及四大造為色。此說色,前說名,是為名色,是謂知名色如真。云何知名色[*]習如真?謂因識便有名色,是謂知名色[*]習如真。云何知名色滅如真?謂識滅名色便滅,是謂知名色滅如真。云何知名色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名色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名色如真,知名色[*]習、知名色滅、知名色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識如真,知識[*]習、知識滅、知識滅道如真。云何知識如真?謂有六識: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是謂知識如真。云何知識[*]習如真?謂因行便有識,是謂知識[*]習如真。云何知識滅如真?謂行滅識便滅,是謂知識滅如真。云何知識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識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識如真,知識[*]習、知識滅、知識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頗更有事因此事,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耶?」

答曰:「有也。尊者舍梨子!謂有比丘知行如真,知行[*]習、知行滅、知行滅道如真。云何知行如真?謂有三行:身行、口行、意行,是謂知行如真。云何知行[*]習如真?謂因無明便有行,是謂知行[*]習如真。云何知行滅如真?謂無明滅行便滅,是謂知行滅如真。云何知行滅道如真?謂八支聖道,正見乃至正定為八,是謂知行滅道如真。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如是知行如真,知行[*]習、知行滅、知行滅道如真者,是謂比丘成就見,得正見,於法得不壞淨,入正法中。」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尊者舍梨子歎已,歡喜奉行。

尊者舍梨子復問曰:「賢者大拘絺羅!若有比丘無明已盡,明已生,復作何等?」

尊者大拘絺羅答曰:「尊者舍梨子!若有比丘無明已盡,明已生,無所復作。」

尊者舍梨子聞已,歎曰:「善哉!善哉!賢者大拘絺羅!」

如是,彼二尊更互說義,各歡喜奉行,從坐起去。

大拘絺羅經第九竟(四千七十七字)

[校勘]

~A. IX. 13, A. IX. 174.其他。

  ???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加=迦【宋】【元】【明】

  「加」,宋、元、明三本作「迦」。
  「迦」,大正藏原為「加」,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迦」。

哆=多【明】

  「哆」,明本作「多」。
  「多」,大正藏原為「哆」,今依據明本改作「多」。

燕=宴【宋】【元】【明】

  「燕」,宋、元、明三本作「宴」。
  「宴」,大正藏原為「燕」,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宴」。

[>大拘絺羅]~Mahā-koṭṭhita.

  ???

習=集【元】【明】*

  「習」,元、明二本作「集」。
  「集」,大正藏原為「習」,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集」。

柱=拄【宋】【明】

  「柱」,宋、明二本作「拄」。
  「拄」,大正藏原為「柱」,今依據宋、明二本改作「拄」。

起=報【宋】【元】【明】

  「起」,宋、元、明三本作「報」。
  「報」,大正藏原為「起」,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報」。

坐=座【宋】【元】【明】

  「坐」,宋、元、明三本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大拘…竟〕八字-【明】

  明本無「大拘…竟」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大拘…竟」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四千…字〕六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四千…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四千…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大拘絺羅:比丘名,佛陀稱讚他「得四辯才,觸難答對」第一。他是舍利弗的舅舅,從佛出家前又被稱為「長爪梵志」。「大」加在人名前可作尊稱,例如用以和資歷較淺的同姓名人士區分。

欲問便問,我聞已當思:你想要問就問,我聽了問題後會思考(然後回答)。

搏食:長養支持身命的東西為「食」,「搏食」是古印度認為的四食之一,以鼻舌嘗味而進食。「搏」即用手握東西成一團,即印度人手抓食物進食的方法。又作揣食、段食。

更樂食:四食之一,與外境接觸而使身心有所資益。又作觸食。

意思食:以思考、意志作用而支持身命。又作念食。

識食:由於有六識的識別、分別作用,而資益身心,即以識為食。

欲漏:因欲貪而起的煩惱;欲界眾生的煩惱。其中「漏」是「煩惱」的意思。此經中的欲漏、有漏、無明漏統稱「三漏」。

有漏:因生存而引起的煩惱;色界與無色界眾生的煩惱。

無明漏:無明引發的煩惱;沒有智慧、讓眾生不能出離生死的煩惱。

四受:即「四取」:欲取(執著欲貪)、見取(執著邪見)、戒禁取(執著與解脫無關的禁戒或禁忌)、我與取(執著「有我」的言論)。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三〇)中阿含舍梨子相應品象跡喻經第十(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舍梨子告諸比丘:「諸賢!若有無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聖諦所攝,來入四聖諦中,謂四聖諦於一切法最為第一。所以者何?攝受一切眾善法故。諸賢!猶如諸畜之跡,象跡為第一。所以者何?彼象跡者最廣大故。如是,諸賢!無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聖諦所攝,來入四聖諦中,謂四聖諦於一切法最為第一。云何為四?謂苦聖諦,苦習、苦滅、苦滅道聖諦。諸賢!云何苦聖諦?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陰苦。

「諸賢!云何五盛陰[苦>]?謂色盛陰,覺、想、行、識盛陰。諸賢!云何色盛陰?謂有色,彼一切四大四大造。諸賢!云何四大?謂地界,水、火、風界。諸賢!云何地界?諸賢!謂地界有二,有內地界,有外地界。諸賢!云何內地界?謂內身中在,內所攝堅,堅性住,內之所受。此為云何?謂髮、毛、爪、齒、麤細皮膚、肌肉、筋、骨、心、腎、肝、肺、脾、腸、胃、糞,如是比此身中餘在,內所攝,堅性住,內之所受,諸賢!是謂內地界。諸賢!外地界者,謂大是,淨是,不憎惡是。諸賢!有時水災,是時滅外地界。

「諸賢!此外地界極大,極淨,極不憎惡,是無常法、盡法、衰法、變易之法,況復此身暫住,為愛所受?謂不多聞愚癡凡夫而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多聞聖弟子不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彼云何作是念?若有他人罵詈、捶打、瞋恚責數者,彼作是念:『我生此苦,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苦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他人來語柔辭軟言者,彼作是念:『我生此樂,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樂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若幼少、中年、長老來行不可事,或以拳扠,或以石擲,或刀杖加,彼作是念:『我受此身,色法麤質,四大之種,從父母生,飲食長養,常衣被覆,坐臥按摩,澡浴強忍,是破壞法,是滅盡法,離散之法,我因此身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由是之故,彼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彼作是念:『我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我受此身,應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但當精勤學世尊法。』

「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身。若汝為賊以利刀鋸節節解身時,或心變易,或惡語言者,汝則衰退。汝當作是念:「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我身者,因此令我心不變易,不惡語言,當為彼節節解我身者起哀愍心,為彼人故,心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

「諸賢!彼比丘若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者,諸賢!彼比丘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諸賢!猶如初迎新婦,見其姑嫜,若見夫主,則慚愧羞厭。諸賢!當知比丘亦復如是,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彼因慚愧羞厭故,便住善相應捨,是妙息寂,謂捨一切有,離愛、無欲、滅盡無餘。諸賢!是謂比丘一切大學。

「諸賢!云何水界?諸賢!謂水界有二,有內水界,有外水界。諸賢!云何內水界?謂內身中在,內所攝水,水性潤,內之所受。此為云何?謂腦、腦根,淚、汗、涕、唾、膿、血、肪、髓、涎、膽、小便,如是比此身中餘在,內所攝水,水性潤,內之所受,諸賢!是謂內水界。諸賢!外水界者,謂大是,淨是,不憎惡是,諸賢!有時火災,是時滅外水界。

「諸賢!此外水界極大,極淨,極不憎惡,是無常法、盡法、衰法、變易之法,況復此身暫住,為愛所受?謂不多聞愚癡凡夫而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多聞聖弟子不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彼云何作是念?若有他人罵詈、捶打、瞋恚責數者,便作是念:『我生此苦,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苦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他人來語柔辭軟言者,彼作是念:『我生此樂,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樂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若幼少、中年、長老來行不可事,或以拳扠,或以石擲,或刀杖加,彼作是念:『我受此身,色法麤質,四大之種,從父母生,飲食長養,常衣被覆,坐臥按摩,澡浴強忍,是破壞法,是滅盡法,離散之法,我因此身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由是之故,彼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彼作是念:『我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我受此身應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但當精勤學世尊法。』

「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身。若汝為賊以利刀鋸節節解身時,或心變易,或惡語言者,汝則衰退。汝當作是念:「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我身者,因此令我心不變易,不惡語言,當為彼節節解我身者起哀愍心,為彼人故,心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

「諸賢!彼比丘若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者,諸賢!彼比丘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諸賢!猶如初迎新婦,見其姑嫜,若見夫主,則慚愧羞厭。諸賢!當知比丘亦復如是,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彼因慚愧羞厭故,便住善相應捨,是妙息寂,謂捨一切有,離愛、無欲,滅盡無餘。諸賢!是謂比丘一切大學。

「諸賢!云何火界?諸賢!謂火界有二,有內火界,有外火界。諸賢!云何內火界?謂內身中在,內所攝火,火性熱,內之所受。此為云何?謂暖身、熱身、煩悶、溫壯、消化飲食,如是比此身中餘在,內所攝火,火性熱,內之所受,諸賢!是謂內火界。諸賢!外火界者,謂大是,淨是,不憎惡是。諸賢!有時外火界起,起已燒村邑、城郭、山林、曠野,燒彼已,或至道、至水,無受而滅。諸賢!外火界滅後,人民求火,或鑽木截竹,或以珠燧。

「諸賢!此外火界極大,極淨,極不憎惡,是無常法、盡法、衰法、變易之法,況復此身暫住,為愛所受?謂不多聞愚癡凡夫而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多聞聖弟子不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彼云何作是念?若有他人罵詈、捶打、瞋恚責數者,便作是念:『我生此苦,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苦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他人來語柔辭軟言者,彼作是念:『我生此樂,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樂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若幼少、中年、長老來行不可事,或以拳扠,或以石擲,或刀杖加,彼作是念:『我受此身,色法麤質,四大之種,從父母生,飲食長養,常衣被覆,坐臥按摩,澡浴強忍,是破壞法,是滅盡法,離散之法,我因此身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由是之故,彼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彼作是念:『我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我受此身應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但當精勤學世尊法。』

「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身。若汝為賊以利刀鋸節節解身時,或心變易,或惡語言者,汝則衰退。汝當作是念:「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我身者,因此令我心不變易,不惡語言,當為彼節節解我身者起哀愍心,為彼人故,心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

「諸賢!彼比丘若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者,諸賢!彼比丘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諸賢!猶如初迎新婦,見其姑嫜,若見夫主,則慚愧羞厭。諸賢!當知比丘亦復如是,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彼因慚愧羞厭故,便住善相應捨,是妙息寂,謂捨一切有,離愛、無欲,滅盡無餘。諸賢!是謂比丘一切大學。

「諸賢!云何風界?諸賢!謂風界有二,有內風界,有外風界。諸賢!云何內風界?謂內身中在,內所攝風,風性動,內之所受。此為云何?謂上風、下風、腹風、行風、掣縮風、刀風、躋風、非道風、節節行風息出風、息入風,如是比此身中餘在,內所攝風,風性動,內之所受,諸賢!是謂內風界。諸賢!外風界者,謂大是,淨是,不憎惡是。諸賢!有時外風界起,風界起時撥,屋拔樹,崩山,山巖[*]撥已便止,纖毫不動。諸賢!外風界止後,人民求風,或以其扇,或以哆邏葉,或以衣求風。

「諸賢!此風界極大,極淨,極不憎惡,是無常法、盡法、衰法、變易之法,況復此身暫住,為愛所受?謂不多聞愚癡凡夫而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多聞聖弟子不作此念:『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彼云何作是念?若有他人罵詈、捶打、瞋恚責數者,便作是念:『我生此苦,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苦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他人來語柔辭軟言者,彼作是念:『我生此樂,從因緣生,非無因緣。云何為緣?緣樂更樂。』彼觀此更樂無常,觀覺、想、行、識無常,彼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彼於後時,若幼少、中年、長老來行不可事,或以拳扠,或以石擲,或刀杖加,彼作是念:『我受此身,色法麤質,四大之種,從父母生,飲食長養,常衣被覆,坐臥按摩,澡浴強忍,是破壞法,是滅盡法,離散之法,我因此身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由是之故,彼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彼作是念:『我極精勤而不懈怠,正身正念,不[*]忘不癡,安定一心,我受此身應致拳扠、石擲及刀杖加,但當精勤學世尊法。』

「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身。若汝為賊以利刀鋸節節解身時,或心變易,或惡語言者,汝則衰退。汝當作是念:「若有賊來,以利刀鋸節節解我身者,因此令我心不變易,不惡語言,當為彼節節解我身者起哀愍心,為彼人故,心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

「諸賢!彼比丘若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者,諸賢!彼比丘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諸賢!猶如初迎新婦,見其姑嫜,若見夫主,則慚愧羞厭。諸賢!當知比丘亦復如是,應慚愧羞厭,我於利無利,於德無德,謂我因佛、法、眾,不住善相應捨,彼因慚愧羞厭故,便住善相應捨,是妙息寂,謂捨一切有,離愛、無欲,滅盡無餘。諸賢!是謂比丘一切大學。

「諸賢!猶如因材木,因泥土,因水草,覆裹於空,便生屋名。諸賢!當知此身亦復如是,因筋骨,因皮膚,因肉血,纏裹於空,便生身名。諸賢!若內眼處壞者,外色便不為光明所照,則無有念,眼識不得生。諸賢!若內眼處不壞者,外色便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眼識得生。諸賢!內眼處及色,眼識知外色,是屬色陰。若有覺是覺陰,若有想是想陰,若有思是思陰,若有識是識陰,如是觀陰合會。

「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所以者何?諸賢!世尊說五盛陰從因緣生,色盛陰,覺、想、行、識盛陰。諸賢!若內耳、鼻、舌、身、意處壞者,外法便不為光明所照,則無有念,意識不得生。諸賢!若內意處不壞者,外法便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識得生。諸賢!內意處及法,意識知外色法,是屬色陰。若有覺是覺陰,若有想是想陰,若有思是思陰,若有識是識陰,如是觀陰合會。諸賢!世尊亦如是說:『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所以者何?諸賢!世尊說五盛陰從因緣生,色盛陰,覺、想、行、識盛陰,彼厭此過去、未來、現在五盛陰,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諸賢!是謂比丘一切大學。」

尊者舍梨子所說如是。彼諸比丘聞尊者舍梨子所說,歡喜奉行。

象跡喻經第十竟(三千八百六十七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M. 28. Mahā-Hatthipadopama Sutta.

  ???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習=集【元】【明】

  「習」,元、明二本作「集」。
  「集」,大正藏原為「習」,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集」。

五盛陰~Pañca upādānakkhandā.

  ???

[>四大]~Cattāri mahābhūtāni.

  ???

地界~Paṭhavīdhātu,水界āpodh,火界tejodh,風界vāyodh.

  ????

內外~Ajjhattikā, bāhirā.

  ???

堅=豎【宋】【元】【明】

  「堅」,宋、元、明三本作「豎」。
  「豎」,大正藏原為「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豎」。

爪=脾【宋】【元】

  「爪」,宋、元二本作「脾」。
  「脾」,大正藏原為「爪」,今依據宋、元二本改作「脾」。

肺脾=脾肺【宋】【元】【明】

  「肺脾」,宋、元、明三本作「脾肺」。
  「脾肺」,大正藏原為「肺脾」,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脾肺」。

胃=胃【宋】【元】【明】

  「胃」,宋、元、明三本作「胃」。
  「胃」,大正藏原為「胃」,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胃」。

堅+(豎)【宋】【元】【明】

  「堅」,宋、元、明三本作「堅豎」。
  大正藏無「豎」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忘=恚【元】【明】*

  「忘」,元、明二本作「恚」。
  「恚」,大正藏原為「忘」,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恚」。

愛=受【宋】【元】【明】

  「愛」,宋、元、明三本作「受」。
  「受」,大正藏原為「愛」,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受」。

腦根=脂眼【元】【明】

  「腦根」,元、明二本作「脂眼」。
  「脂眼」,大正藏原為「腦根」,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脂眼」。

是+(謂)【宋】【元】【明】

  「是」,宋、元、明三本作「是謂」。
  大正藏無「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少中=中少【明】

  「少中」,明本作「中少」。
  「中少」,大正藏原為「少中」,今依據明本改作「中少」。

躋=[叔/足]【宋】,=[尉/足]【元】【明】

  ????

撥=發【宋】*【元】*【明】*

  「撥」,宋、元、明三本作「發」。
  「發」,大正藏原為「撥」,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發」。

哆邏=多羅【宋】

  「哆邏」,宋本作「多羅」。
  「多羅」,大正藏原為「哆邏」,今依據宋本改作「多羅」。

〔象跡…竟〕七字-【明】

  明本無「象跡…竟」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象跡…竟」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三千…字〕八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三千…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三千…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四大:古代印度人認為一切物質及物理現象,有四種組成:地大(堅固性)、水大(濕潤性)、火大(溫熱性)、風大(移動性)。

四大造:由「四大」所造成的各種物質及物理現象。

心緣界住止、合一、心定、不移動:保持正念在觀察四大的因緣變化上。??

善相應捨: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身體寧靜(古譯為「輕安」)不躁,心入定(古譯為「等引」)、一境的」。??

節節行風:隨行於四肢中的風。

息出風、息入風:呼氣、吸氣。

[對應經典]

(三一)中阿含舍梨子相應品分別聖諦經第十一(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此是正行說法,謂四聖諦廣攝、廣觀、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示、趣向。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彼亦有此正行說法,謂四聖諦廣攝、廣觀、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示、趣向。未來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彼亦有此正行說法,謂四聖諦廣攝、廣觀、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示、趣向。我今現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亦有此正行說法,謂四聖諦廣攝、廣觀、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示、趣向。

「舍梨子比丘聰慧、速慧、捷慧、利慧、廣慧、深慧、出要慧、明達慧、辯才慧,舍梨子比丘成就實慧。所以者何?謂我略說此四聖諦,舍梨子比丘則能為他廣教、廣觀、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現、趣向。舍梨子比丘廣教、廣示此四聖諦,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現、趣向時,令無量人而得於觀,舍梨子比丘能以正見為導御也。目乾連比丘能令立於最上真際,謂究竟漏盡。舍梨子比丘生諸梵行,猶如生母,目連比丘長養諸梵行,猶如養母,是以諸梵行者,應奉事供養恭敬禮拜舍梨子、目[*]乾連比丘。所以者何?舍梨子、目乾連比丘為諸梵行者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爾時,世尊說如是已,即從坐起,入室燕坐。

於是,尊者舍梨子告諸比丘:「諸賢!世尊為我等出世,謂為他廣教、廣示此四聖諦,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現、趣向。云何為四?謂苦聖諦,苦習、苦滅、苦滅道聖諦。諸賢!云何苦聖諦?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略五盛陰苦。諸賢!說生苦者,此說何因?諸賢!生者,謂彼眾生、彼彼眾生種類,生則生,出則出,成則成,興起五陰,已得命根,是名為生。諸賢!生苦者,謂眾生生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熱:受、遍受、覺、遍覺,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生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老苦者,此說何因?諸賢!老者,謂彼眾生、彼彼眾生種類,彼為老耄,頭白齒落,盛壯日衰,身曲腳戾,體重氣上,拄杖而行,肌縮皮緩,皺如麻子,諸根毀熟,顏色醜惡,是名為老。諸賢!老苦者,謂眾生老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熱:受、遍受、覺、遍覺,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老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病苦者,此說何因?諸賢!病者,謂頭痛、眼痛、耳痛、鼻痛、面痛、脣痛、齒痛、舌痛、齶痛、咽痛、風喘、咳嗽、喝吐、喉啤、癲癇、癰癭、經溢、赤膽、壯熱、枯槁、痔[病-丙+匿]、下利,若有如是比餘種種病,從更樂觸生,不離心,立在身中,是名為病。諸賢!病苦者,謂眾生病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熱:受、遍受、覺、遍覺,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病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死苦者,此說何因?諸賢!死者,謂彼眾生、彼彼眾生種類,命終無常,死喪散滅,壽盡破壞,命根閉塞,是名為死。諸賢!死苦者,謂眾生死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熱:受、遍受、覺、遍覺,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心熱:受、遍受、覺、遍覺,身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壯熱煩惱憂慼: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死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怨憎會苦者,此說何因?諸賢!怨憎會者,謂眾生實有內六處,不愛眼處,耳、鼻、舌、身、意處,彼同會一,有攝、和、習,共合為苦,如是外處,更樂、覺、想、思、愛、亦復如是。諸賢!眾生實有六界,不愛地界,水、火、風、空、識界,彼同會一,有攝、和、[*]習,共合為苦,是名怨憎會。諸賢!怨憎會苦者,謂眾生怨憎會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怨憎會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愛別離苦者,此說何因?諸賢!愛別離苦者,謂眾生實有內六處,愛眼處,耳、鼻、舌、身、意處,彼異分散,不得相應,別離不會,不攝、不[*]習、不和合為苦,如是外處,更樂、覺、想、思、愛,亦復如是。諸賢!眾生實有六界,愛地界,水、火、風、空、識界,彼異分散,不得相應,別離不會,不攝、不[*]習、不和合為苦,是名愛別離。諸賢!愛別離苦者,謂眾生別離時,身受苦:受、遍受、覺、遍覺,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身心受苦:受、遍受、覺、遍覺。諸賢!說愛別離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所求不得苦者,此說何因?諸賢!謂眾生生法,不離生法,欲得令我而不生者,此實不可以欲而得,老法、死法、愁憂慼法,不離憂慼法,欲得令我不憂慼者,此亦不可以欲而得。諸賢!眾生實生苦而不可樂、不可愛念,彼作是念:『若我生苦而不可樂、不可愛念者,欲得轉是,令可愛念。』此亦不可以欲而得。諸賢!眾生實生樂而可愛念,彼作是念:『若我生樂可愛念者,欲得令是常恒久住不變易法。』此亦不可以欲而得。諸賢!眾生實生思想而不可樂、不可愛念,彼作是念:『若我生思想而不可樂、不可愛念者,欲得轉是,令可愛念。』此亦不可以欲而得。諸賢!眾生實生思想而可愛念,彼作是念:『若我生思想可愛念者,欲得令是常恒久住不變易法。』此亦不可以欲而得。諸賢!說所求不得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說略五盛陰苦者,此說何因?謂色盛陰,覺、想、行、識盛陰。諸賢!說略五盛陰苦者,因此故說。

「諸賢!過去時是苦聖諦,未來、現在時是苦聖諦,真諦不虛,不離於如,亦非顛倒,真諦審實,合如是諦,聖所有,聖所知,聖所見,聖所了,聖所得,聖所等正覺,是故說苦聖諦。

「諸賢!云何愛[*]習苦[*]習聖諦?謂眾生實有愛內六處,眼處,耳、鼻、舌、身、意處,於中若有愛、有膩、有染、有著者,是名為[*]習。諸賢!多聞聖弟子知我如是知此法,如是見,如是了,如是視,如是覺,是謂愛[*]習苦[*]習聖諦,如是知之。云何知耶?若有愛妻、子、奴婢、給使、眷屬、田地、屋宅、店肆、出息財物,為所作業,有愛、有膩、有染、有著者,是名為[*]習;彼知此愛[*]習,苦[*]習聖諦,如是外處,更樂、覺、想、思、愛,亦復如是。諸賢!眾生實有愛六界,地界,水、火、風、空、識界,於中若有愛、有膩、有染、有著者,是名為[*]習。諸賢!多聞聖弟子知我如是知此法,如是見,如是了,如是視,如是覺,是謂愛[*]習苦[*]習聖諦,如是知之。云何知耶?若有愛妻、子、奴婢、給使、眷屬、田地、屋宅、店肆、出息財物,為所作業,有愛、有膩、有染、有著者,是名為[*]習,彼知是愛[*]習苦習聖諦。諸賢!過去時是愛[*]習苦[*]習聖諦,未來、現在時是愛[*]習苦[*]習聖諦,真諦不虛,不離於如,亦非顛倒,真諦審實,合如是諦,聖所有,聖所知,聖所見,聖所了,聖所得,聖所等正覺,是故說愛[*]習苦[*]習聖諦。

「諸賢!云何愛滅苦滅聖諦?謂眾生實有愛內六處,眼處、耳、鼻、舌、身、意處,彼若解脫,不染不著、斷捨吐盡、無欲、滅、止沒者,是名苦滅。諸賢!多聞聖弟子知我如是知此法,如是見,如是了,如是視,如是覺,是謂愛滅苦滅聖諦,如是知之。云何知耶?若有不愛妻、子、奴婢、給使、眷屬、田地、屋宅、店肆、出息財物,不為所作業,彼若解脫,不染不著、斷捨吐盡、無欲、滅、止沒者,是名苦滅,彼知是愛滅苦滅聖諦,如是外處,更樂、覺、想、思、愛亦復如是。諸賢!眾生實有愛六界,地界,水、火、風、空、識界,彼若解脫,不染不著、斷捨吐盡、無欲、滅、止沒者,是名苦滅。諸賢!多聞聖弟子知我如是知此法,如是見,如是了,如是視,如是覺,是謂愛滅苦滅聖諦,如是知之。云何知耶?若有不愛妻、子、奴婢、給使、眷屬、田地、屋宅、店肆、出息財物,不為所作業,彼若解脫,不染不著,斷捨吐盡、無欲、滅、止沒者,是名苦滅,彼知是愛滅苦滅聖諦。諸賢!過去時是愛滅苦滅聖諦,未來、現在時是愛滅苦滅聖諦,真諦不虛,不離於如,亦非顛倒,真諦審實,合如是諦,聖所有,聖所知,聖所見,聖所了,聖所得,聖所等正覺,是故說愛滅苦滅聖諦。

「諸賢!云何苦滅道聖諦?謂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諸賢!云何正見?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擇、遍擇、次擇,擇法、視、遍視,觀察明達,是名正見。

「諸賢!云何正志?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心伺、遍伺、隨順伺,可念則念,可望則望,是名正志。

「諸賢!云何正語?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除口四妙行,諸餘口惡行遠離除斷,不行不作,不合不會,是名正語。

「諸賢!云何正業?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除身三妙行,諸餘身惡行遠離除斷,不行不作,不合不會,是名正業。

「諸賢!云何正命?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非無理求,不以多欲無厭足,不為種種伎術咒說邪命活,但以法求衣,不以非法,亦以法求食、床座,不以非法,是名正命。

「諸賢!云何正方便?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若有精進方便,一向精勤求,有力趣向,專著不捨,亦不衰退,正伏其心,是名正方便。

「諸賢!云何正念?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若心順念、背不向念、念遍、念憶、復憶、心心、不忘心之所應,是名正念。

「諸賢!云何正定?謂聖弟子念苦是苦時,[*]習是[*]習、滅是滅,念道是道時,或觀本所作,或學念諸行,或見諸行災患,或見涅槃止息,或無著念觀善心解脫時,於中若心住、禪住、順住,不亂不散,攝止正定,是名正定。

「諸賢!過去時是苦滅道聖諦,未來、現在時是苦滅道聖諦,真諦不虛,不離於如,亦非顛倒,真諦審實,合如是諦,聖所有,聖所知,聖所見,聖所了,聖所得,聖所等正覺,是故說苦滅道聖諦。」

於是頌曰:

「佛明達諸法,  見無量善德,  苦[*]習滅道諦,  善顯現分別。」

尊者舍梨子所說如是。彼諸比丘聞尊者舍梨子所說,歡喜奉行。

分別聖諦經第十一竟(三千四百二十五字)

中阿含經卷第七(一萬一千三百六十九字)

中阿含舍梨子相應品第三竟(二萬七千五百一十二字)(初一日誦)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M. 141. Saccavibhaṅgasutta,[No. 32, 125(27.1)]

  ????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乾=揵【宋】*【元】*【明】*

  「乾」,宋、元、明三本作「揵」。
  「揵」,大正藏原為「乾」,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揵」。

坐=座【宋】【元】【明】

  「坐」,宋、元、明三本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燕=宴【宋】【元】【明】

  「燕」,宋、元、明三本作「宴」。
  「宴」,大正藏原為「燕」,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宴」。

習=集【元】,=寂【明】

  ????

遍受=通受【宋】,=受偏【元】

  ????

齶=齶【宋】【元】【明】

  「齶」,宋、元、明三本作「齶」。
  「齶」,大正藏原為「齶」,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齶」。

咳=欬【宋】【元】【明】

  「咳」,宋、元、明三本作「欬」。
  「欬」,大正藏原為「咳」,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欬」。

喝=噫【元】【明】

  「喝」,元、明二本作「噫」。
  「噫」,大正藏原為「喝」,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噫」。

啤=痺【宋】【元】【明】

  「啤」,宋、元、明三本作「痺」。
  「痺」,大正藏原為「啤」,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痺」。

膽=痰【元】【明】

  「膽」,元、明二本作「痰」。
  「痰」,大正藏原為「膽」,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痰」。

[病-丙+匿]=瘺【元】【明】

  「[病-丙+匿]」,元、明二本作「瘺」。
  「瘺」,大正藏原為「[病-丙+匿]」,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瘺」。

利=[序-予+利]【宋】【元】【明】

  「利」,宋、元、明三本作「[序-予+利]」。
  「[序-予+利]」,大正藏原為「利」,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序-予+利]」。

習=集【元】【明】*

  「習」,元、明二本作「集」。
  「集」,大正藏原為「習」,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集」。

次=決【宋】【元】【明】

  「次」,宋、元、明三本作「決」。
  「決」,大正藏原為「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決」。

(何)+伺【元】【明】

  「伺」,元、明二本作「何伺」。
  大正藏無「何」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

伎=技【宋】【元】【明】

  「伎」,宋、元、明三本作「技」。
  「技」,大正藏原為「伎」,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技」。

心=念【宋】【元】【明】

  「心」,宋、元、明三本作「念」。
  「念」,大正藏原為「心」,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念」。

心=正【宋】【元】【明】

  「心」,宋、元、明三本作「正」。
  「正」,大正藏原為「心」,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正」。

正=止【宋】【元】

  「正」,宋、元二本作「止」。
  「止」,大正藏原為「正」,今依據宋、元二本改作「止」。

真+(如)【宋】【元】【明】

  「真」,宋、元、明三本作「真如」。
  大正藏無「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分別…竟〕九字-【明】

  明本無「分別…竟」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分別…竟」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三千…字〕八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三千…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三千…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卷末題在品末題次行【宋】【元】

  ???

〔一萬…字〕十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一萬…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萬…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二萬…字〕十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二萬…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萬…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註解]

正行說法:(讓聞者)生起正確意向的說法。

壯熱煩惱憂慼:強烈的熱惱、擔憂。

愛習苦習聖諦:即集諦。??

本所作:過去的造作,又作「本行所作」。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agama2/中阿含經卷第七.txt · 上一次變更: 2017/10/01 10:46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9408497810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