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尼柯耶》根相應(節錄)

[導讀:根相應 (1/2)]

《雜阿含經》卷二十六包含「根相應」的下半,可惜「根相應」的上半已佚失,因此以南傳《相應部尼柯耶》「根相應」中譯補足如下。

《相應部尼柯耶》「根相應」有一百多篇經文,在此僅翻譯《雜阿含經》沒有相對應經文的小經,也就是可能為《雜阿含經》「根相應」佚失的上半的對應內容,至於和《雜阿含經》卷二十六的小經有對應關係者,即不另行刊出。

(SN 48.11 獲得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比丘們!有這五根

「比丘們!什麼是信根?比丘們!這裡,多聞聖弟子具足淨信,相信如來的覺悟:『世尊是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比丘們!這叫做信根。

「比丘們!什麼是精進根?精勤於四正斷。比丘們!這叫做精進根。

「比丘們!什麼是念根?正念於四念處。比丘們!這叫做念根。

「比丘們!什麼是定根?比丘們!這裡,多聞聖弟子放下攀緣後,達到定、達到心一境性。比丘們!這叫做定根。

「比丘們!什麼是慧根?比丘們!這裡,多聞聖弟子具有智慧,觀察集起與滅去;得到這樣的智慧後,賢聖明慧、通達抉擇,導向苦的完全滅盡。比丘們!這叫做慧根。

「比丘們!這些叫做五根。」

[校勘]

精進根……有這五根:自「精進根」開始至「有這五根」,在原經文中省略為「…慧根。……」,今依 SN 48.1 經文補足,以方便閱讀。

[註解]

四正斷:正確地勤奮於四個層面:(1)已生惡令斷滅、(2)未生惡令不生、(3)未生善令生起、(4)已生善令增長。

心一境性:心專注於於一境而不散亂,是「定」的別名之一。又譯為「一心」。

 

(SN 48.19 經)

那時,某一位比丘來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跟世尊說:

「大德!被稱為『根具足者,根具足者』,大德!什麼樣是根具足者呢?」

「比丘!這裡,比丘修習信根而導向寂滅、導向正覺;修習精進根而導向寂滅、導向正覺;修習念根而導向寂滅、導向正覺;修習定根而導向寂滅、導向正覺;修習慧根而導向寂滅、導向正覺。比丘!這個情形,比丘是根具足者。」

[校勘]

「根具足者」,巴利本作 Indriyasampanno。

「導向寂滅」,巴利本作 Upasamagāmiṃ。

[註解]

 

(SN 48.22 經)

「比丘們!有這三根,哪三個呢?女根、男根、命根。比丘們!這些是三根。」

(SN 48.25 經)

「比丘們!有這六根,哪六個呢?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比丘們!這些是六根。」

(SN 48.26 經)

「比丘們!有這六根,哪六個呢?眼根、……(中略)意根。比丘們!當聖弟子如實了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時,比丘們!這叫做不墮惡趣法、決定正向三菩提的須陀洹聖弟子。」

(SN 48.27 經)

「比丘們!有這六根,哪六個呢?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比丘們!當比丘如實了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後,捨離執取而解脫。比丘們!這被稱為諸漏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義務已完成、放下負擔、得到自身最大的利益、存在的結縛已滅盡、正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

[校勘]

[1]

[註解]

滋味:以六根為因緣,而生起的喜與樂。

(SN 48.28 經)

「比丘們!有這六根,哪六個呢?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比丘們!只要我不如實證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眾中,不自稱『已證無上正等正覺』。

「比丘們!但自從我如實證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眾中,才自稱『已證無上正等正覺』。又,我的智與見生起:『我的解脫不可動搖,這是我最後一生,沒有再生了。』」

[校勘]

[1]

[註解]

(SN 48.29 經)

「比丘們!有這六根,哪六個呢?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不如實了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沙門或婆羅門;不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沒有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實了知這六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是沙門或婆羅門;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校勘]

[1]

[註解]

(SN 48.30 經)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不了知眼根、不了知眼根的集起、不了知眼根的滅沒、不了知眼根的滅沒道跡;不了知耳根……(中略)不了知鼻根……(中略)不了知舌根……(中略)不了知身根……(中略)不了知意根、不了知意根的集起、不了知意根的滅沒、不了知意根的滅沒道跡。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沙門或婆羅門;不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沒有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了知眼根、了知眼根的集起、了知眼根的滅沒、了知眼根的滅沒道跡;耳根……(中略)鼻根……(中略)舌根……(中略)身根……(中略)了知意根、了知意根的集起、了知意根的滅沒、了知意根的滅沒道跡。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是沙門或婆羅門;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六根品第三,攝頌:

  「再生、命根、完全智,一種子者與單純,
   入流、阿羅漢、正覺,沙門婆羅門二則。」

[校勘]

[1]

[註解]

(SN 48.31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比丘們!這些是五根。」

[校勘]

[1]

[註解]

(SN 48.32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比丘們!當聖弟子如實了知這五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時,比丘們!這叫做不墮惡趣法、決定正向三菩提的須陀洹聖弟子。」

[校勘]

[1]

[註解]

(SN 48.33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比丘們!當比丘如實了知這五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後,捨離執取而解脫。比丘們!這被稱為諸漏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義務已完成、放下負擔、得到自身最大的利益、存在的結縛已滅盡、正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

[校勘]

[1]

[註解]

(SN 48.34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不如實了知這五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沙門或婆羅門;不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沒有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實了知這五根的集起、滅沒、滋味、禍患、出離。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是沙門或婆羅門;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校勘]

[1]

[註解]

(SN 48.35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不了知樂根、不了知樂根的集起、不了知樂根的滅沒、不了知樂根的滅沒道跡;不了知苦根……(中略)不了知喜悅根……(中略)不了知憂根……(中略)不了知捨根、不了知捨根的集起、不了知捨根的滅沒、不了知捨根的滅沒道跡。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沙門或婆羅門;不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沒有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比丘們!凡任何沙門或婆羅門了知樂根、了知樂根的集起、了知樂根的滅沒、了知樂根的滅沒道跡;了知苦根……(中略)了知喜悅根……(中略)了知憂根……(中略)了知捨根、了知捨根的集起、了知捨根的滅沒、了知捨根的滅沒道跡。比丘們!對我來說,他們是沙門或婆羅門;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也於這一生就體證沙門的目標。」

[校勘]

[1]

[註解]

(SN 48.36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

「比丘們!什麼是樂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樂與合意,身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樂根。

「比丘們!什麼是苦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苦與不合意,身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苦根。

「比丘們!什麼是喜悅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樂與合意,意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喜悅根。

「比丘們!什麼是憂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苦與不合意,意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憂根。

「比丘們!什麼是捨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或心理有關,既非合意也非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捨根。

「比丘們!這些是五根。」

[校勘]

[1]

[註解]

跟身體有關:由身體所引起的;被身體感受到的。

跟心理有關:由心理所引起的;被心理感受到的。

[導讀:五種受]

「受」可區分為「樂受」、「苦受」、「捨受」(即「不苦不樂受」),也可區分為「身受」與「心受」。其中身受即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所直接緣生的受,心受則是意根所緣生的受。

有的經中則將遇舒適的境界時心的樂受特別稱為「喜受」,遇違逆的境界時心的苦受特別稱為「憂受」。因此將受區分為五種:(身)樂受、(身)苦受、(心)喜受、(心)憂受、捨受,如下圖所示:

樂受 苦受 捨受
喜受 憂受

凡夫執著於受而造業,修行人則觀察受的無常而練習不執著於受,阿羅漢則不因受起貪、瞋、癡,而能不造業。

(SN 48.37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

「比丘們!什麼是樂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樂與合意,身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樂根。

「比丘們!什麼是苦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苦與不合意,身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苦根。

「比丘們!什麼是喜悅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樂與合意,意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喜悅根。

「比丘們!什麼是憂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苦與不合意,意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憂根。

「比丘們!什麼是捨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或心理有關,既非合意也非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捨根。

「比丘們!這裡,樂根與喜悅根應該被看作樂受。

「比丘們!這裡,苦根與憂根應該被看作苦受。

「比丘們!這裡,捨根應該被看作不苦不樂受。

「比丘們!這些是五根。」

[註解]

[]

[讀經拾得]

人們對樂受、喜受執著而生貪、對苦受、憂受執著而生瞋、對不苦不樂受執著而生癡,產生後續的輪迴。因此這些受如同根生莖葉般能夠促成其他的法,而在本經中稱為「根」。

(SN 48.38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

「比丘們!什麼是樂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樂與合意,身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樂根。

「比丘們!什麼是苦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有關的苦與不合意,身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苦根。

「比丘們!什麼是喜悅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樂與合意,意觸所生樂與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喜悅根。

「比丘們!什麼是憂根呢?比丘們!凡跟心理有關的苦與不合意,意觸所生苦與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憂根。

「比丘們!什麼是捨根呢?比丘們!凡跟身體或心理有關,既非合意也非不合意的感受。比丘們!這稱為捨根。

「比丘們!這裡,樂根與喜悅根應該被看作樂受。

「比丘們!這裡,苦根與憂根應該被看作苦受。

「比丘們!這裡,捨根應該被看作不苦不樂受。

「比丘們!這裡,分類說明這五根:有了五後,成為三;有了三後,成為五。」

[校勘]

「分類說明」,巴利本作pariyāyenā。

[註解]

有了五……成為五:五根可歸類為三受,三受亦可推演成五根。

 

(SN 48.39 經)

「比丘們!有這五根,哪五個呢?樂根、苦根、喜悅根、憂根、捨根。

「比丘們!緣樂觸而生起樂根,當樂存在時,他了知『我是樂的。』;當樂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樂觸而生起的樂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緣苦觸而生起苦根,當苦存在時,他了知『我是苦的。』;當苦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苦觸而生起的苦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緣喜悅觸而生起喜悅根,當喜悅存在時,他了知『我是喜悅的。』;當喜悅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喜悅觸而生起的喜悅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緣憂觸而生起憂根,當憂存在時,他了知『我是憂的。』;當憂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憂觸而生起的憂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緣捨觸而生起捨根,當捨存在時,他了知『我是捨的。』;當捨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捨觸而生起的捨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猶如兩木柴互相磨擦,發熱生火。當木柴被分離與捨置,則它的熱消散、平息。同樣的,比丘們!緣樂觸而生起樂根,當樂存在時,他了知『我是樂的。』;當樂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樂觸而生起的樂根消散、寂滅。』

「比丘們!緣苦觸……(中略)比丘們!緣喜悅觸……(中略)比丘們!緣憂觸……(中略)比丘們!緣捨觸而生起捨根,當捨存在時,他了知『我是捨的。』;當捨觸滅時,他了知『對應於受,緣捨觸而生起的捨根消散、寂滅。』」

[註解]

[]

[讀經拾得]

十二因緣中「觸」能緣生「受」,這個過程在經中形容為「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根、境、識三事和合時,才會有觸,沒有根、境、或識時,就不會有觸。

「觸」這概念有點抽象,因此都是靠前面的緣起支或是後面的緣起支來形容觸:由前面的緣起支來形容觸,可將觸區分為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也可將觸區分為無明觸及明觸;由後面的緣起支(受)來形容觸,則可將觸區分為樂觸、苦觸等,例如產生「樂受」的就叫做「樂觸」。

本經表示修行人在受時如實知,受生時生、受滅時滅,而可以觀生滅、無常,進一步而能觀因緣的集與滅。

(SN 48.40 經)

[註解]

[]

 

(SN 48.41 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當時,世尊在傍晚時,從禪思中出來,在最後的陽光中背曬著太陽而坐。 那時,尊者阿難來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跟世尊說:

「不可思議啊,大德!不可思議啊,大德!現在世尊的膚色不再那麼清淨、皎潔,肢體全都鬆弛、起皺,身體前傾,看得見諸根的變異: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

「正是這樣,阿難!在年青時有老法;在健康時有病法;在活命時有死法,膚色不再那麼清淨、皎潔,肢體全都鬆弛、起皺,身體前傾,看得見諸根的變異: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些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說:

  「唉!令人成為卑微的老,造作醜陋的老,
   (色身)僅是令人愉悅的影子,被衰老擊碎。
   即使能活百歲,最終還是死亡,
   (死)不迴避任何東西,粉碎一切。」

[註解]

[]

 

(SN 48.42 經)

[註解]

[]

 

(SN 48.43 經)

[註解]

[]

 

(SN 48.44 經)

[註解]

[]

 

(SN 48.45 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當幾根已修習、多修習時,煩惱滅盡的比丘記說完全智:『我不會再次出生,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再有這樣的狀態了。』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中略)。」

「比丘們!當一根已修習、多修習時,煩惱滅盡的比丘記說完全智:『我不會再次出生,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再有這樣的狀態了。』

「哪一根呢?慧根。比丘們!對有慧的聖弟子來說,接著信確立;接著精進確立;接著念確立;接著定確立。比丘們!當這一根已修習、多修習時,煩惱滅盡的比丘記說完全智:『我不會再次出生,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再有這樣的狀態了。』」

[註解]

[]

 

(SN 48.46 經)

[註解]

[]

 

(SN 48.47 經)

[註解]

[]

 

(SN 48.48 經)

[註解]

[]

 

(SN 48.49 經)

[註解]

[]

 

(SN 48.51 經)

[註解]

[]

 

(SN 48.53 經)

[註解]

[]

 

(SN 48.54 經)

[註解]

[]

 

(SN 48.55 經)

[註解]

[]

 

(SN 48.56 經)

[註解]

[]

 

(SN 48.57 經)

[註解]

[]

 

(SN 48.58 經)

[註解]

[]

 

(SN 48.59 經)

[註解]

[]

 

(SN 48.60 經)

[註解]

[]

 

(SN 48.61 經)

[註解]

[]

 

(SN 48.62 經)

[註解]

[]

 

(SN 48.63 經)

[註解]

[]

 

(SN 48.64 經)

[註解]

[]

 

(SN 48.65 經)

[註解]

[]

 

(SN 48.66 經)

[註解]

[]

 

(SN 48.67 經)

[註解]

[]

 

(SN 48.68 經)

[註解]

[]

 

(SN 48.69 經)

[註解]

[]

 

(SN 48.70 經)

[註解]

[]

 

(SN 48.71~82 經)

[註解]

[]

 

(SN 48.83~114 經)

[註解]

[]

 

(SN 48.115~124 經)

[註解]

[]

 

(SN 48.125~136 經)

[註解]

[]

 

(SN 48.137~168 經)

[註解]

[]

 

(SN 48.169~178 經)

[註解]

[]

 

根相應第四(節錄)

[註解]

根相應第四:「根相應」是南傳《相應部尼柯耶》第48相應,也是南傳《相應部尼柯耶》五篇當中「大篇」的第四個相應。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六-2.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11/25 22:41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39180612564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