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裡會顯示出所選的版次與目前版次的差異處。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 2018/08/06 13:25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 2019/05/12 19:30 目前版本
行 1: 行 1: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行 73: 行 73:
  * {ref>S47.24}   * {ref>S47.24}
-  * [[https://suttacentral.net/skt/arv13 | Arv 13 ]](需再確定中文名稱)。+  * [[https://suttacentral.net/skt/arv13 | 梵本/藏傳《法勝義決定經》第13經(Arthaviniścaya 13 )。]]
  * 參考 {ref>S47.39}   * 參考 {ref>S47.39}
行 80: 行 80:
  * **四念處念的「身」與六入處的「身根」有何異同?**   * **四念處念的「身」與六入處的「身根」有何異同?**
-學理上,四念處念的「身」指「身體」,自然包含整個六入處,範圍較大;六入處的「身根」,只是六入處之一,通常指身體的觸覺器官,範圍較小。+學理上,四念處念的「身」指「身體」,自然包含六入處中的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範圍較大;六入處的「身根」,只是六入處之一,通常指身體的觸覺器官,範圍較小。
實務上,四念處的「身念處」修習有各種不同的方法,一些方法是念住在整個身體,也有一些方法是念住在身體的一部分。 實務上,四念處的「身念處」修習有各種不同的方法,一些方法是念住在整個身體,也有一些方法是念住在身體的一部分。
行 126: 行 126:
**一、身念處**:身念處有很多種方法,每個人最適合的方法不同,但都著重在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以收攝心念,進一步則可以正念觀察身體的本質。\\ **一、身念處**:身念處有很多種方法,每個人最適合的方法不同,但都著重在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以收攝心念,進一步則可以正念觀察身體的本質。\\
 +{{ :agama:decoration:beach-2179624_640.jpg?320|}}
  *念身: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例如走路時,覺知正在走路;站著時,覺知正在站著;改變姿勢時,覺知正在改變姿勢;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或外境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知」,而[[守諸根門|善攝根門]]。   *念身: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例如走路時,覺知正在走路;站著時,覺知正在站著;改變姿勢時,覺知正在改變姿勢;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或外境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知」,而[[守諸根門|善攝根門]]。
  *不淨觀:觀察身體是由皮膚、不同的血肉器官、乃至骨頭組成的,而得知美麗的外表只是幻象,其實是不淨的。   *不淨觀:觀察身體是由皮膚、不同的血肉器官、乃至骨頭組成的,而得知美麗的外表只是幻象,其實是不淨的。
  *四界分別觀:分別觀察身體的構成成分如地大(堅固性)、水大(濕潤性)、火大(溫熱性)、風大(移動性),和構成外在物質的成分並沒有不同,其實身體中無我。(禪修時,觀察四界遠比觀察元素週期表的一百多個元素來得容易。)   *四界分別觀:分別觀察身體的構成成分如地大(堅固性)、水大(濕潤性)、火大(溫熱性)、風大(移動性),和構成外在物質的成分並沒有不同,其實身體中無我。(禪修時,觀察四界遠比觀察元素週期表的一百多個元素來得容易。)
-  *腐屍觀:觀察屍體的腐化過程,瞭解身體是會死亡、崩解的,而能體會無常,並放下執著。 +  *死屍觀:觀察屍體的腐化過程,瞭解身體是會死亡、崩解的,而能體會無常,並放下執著。 
-  *觀呼吸:將心念專注在呼吸上而不散亂,例如覺知目前的呼氣或吸氣是長的還是短的,每一次呼氣及吸氣都清清楚楚。穩定後,更敏銳地覺知呼吸的開始、中間、結束,乃至日久功深,覺知呼吸對全身的影響。+  *觀呼吸:將心念專注在呼吸上而不散亂,例如覺知目前是吸氣或呼氣,然後覺知目前的吸氣和呼氣是長的還是短的,每一次吸氣與呼氣都了了分明。駕輕就熟後,更敏銳地覺知呼吸的開始、中間、結束,乃至整個過程,最後可覺知呼吸平靜輕鬆。
\\ \\
**二、受念處**: **二、受念處**:
行 186: 行 187:
  ***身念處有什麼入門的方法?**   ***身念處有什麼入門的方法?**
-身念處有很多種方法,以下的方法是結合了念身、不淨觀、四界分別觀、腐屍觀的簡化入門方法:+身念處有很多種方法,以下是結合了念身、不淨觀、四界分別觀、死屍觀的簡化入門法:
一、不淨觀:皮、肉、骨等 一、不淨觀:皮、肉、骨等
行 202: 行 203:
這樣做了三次的身體掃瞄,覺知皮、肉、和骨。皮包含了頭髮和指甲,肉包含了所有內臟,骨包含了牙齒,這三部分包含了整個身體。 這樣做了三次的身體掃瞄,覺知皮、肉、和骨。皮包含了頭髮和指甲,肉包含了所有內臟,骨包含了牙齒,這三部分包含了整個身體。
-這樣的掃瞄能夠收攝心念於身體上,並且瞭解身體是由這些部分組成的,而能正觀:每一部分的身體都對存活有重要性,但認為身體有誘惑力、吸引力的想法,只是心的投射。+這樣的掃瞄能夠收攝心念於身體上,並且瞭解身體是由這些部分組成的,而能正觀:每一部分的身體都對存活有重要性,但認為充滿種種不淨的身體有誘惑力、吸引力的想法,只是心的投射。
不淨觀完成後,可進行四界分別觀。 不淨觀完成後,可進行四界分別觀。
行 222: 行 223:
在這階段,要覺知身體的火界。先前「不淨觀」的階段只掃瞄皮,現在則要覺知皮還有整個身體。 在這階段,要覺知身體的火界。先前「不淨觀」的階段只掃瞄皮,現在則要覺知皮還有整個身體。
-第四個是風界,移動性。身體一直有移動,每一個細胞、組織都在一直移動。在打坐時,最容易觀察到的移動性通常是呼吸。+第四個是風界,移動性。身體隨時在動,每一個細胞、組織、循環系統都隨時在動。在打坐時,最容易觀察到的移動性通常是呼吸。
在這階段,要覺知整個身體的移動性,特別是呼吸。覺知吸……呼……吸……呼……氣息的進出。 在這階段,要覺知整個身體的移動性,特別是呼吸。覺知吸……呼……吸……呼……氣息的進出。
-一一觀察這四界時,就能正觀:這個身體跟外面的自然界成分實在是一樣的,例如頭殼的地界和大地的地界是一樣的。簡言之,這身體不是「我的」。+一一觀察這四界時,就能正觀:這個身體跟外面的自然界成分實在是一樣的,例如頭殼的地界和大地的地界是一樣的。簡言之,這身體沒有獨存的自我。
-覺知風界後,可接著作腐屍觀。+覺知風界後,可接著作死屍觀。
-三、腐屍觀+三、死屍觀
-作腐屍觀時,可以先憶念任一個骷髏或腐屍的照片或影像,提醒自己死亡的必然性。+作死屍觀時,可以先憶念任一個骷髏或死屍的照片或影像,提醒自己死亡的必然性。
-《增壹阿含經》卷三十五〈七日品 40〉第8經說人命在呼吸之間,憶念腐屍的影像後,可與呼吸作個結合:在吸氣時,覺知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吸氣,這即是「念死」,在呼氣的時候則修習放下一切的心態;每一次的吸氣時就「念死」,而每一次的呼氣時則「放下」。+《增壹阿含經》卷三十五〈七日品 40〉第8經說人命在呼吸之間,憶念死屍的影像後,可與呼吸作個結合:在吸氣時,覺知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吸氣,這即是「念死」,在呼氣的時候則修習「放下」;每一次的吸氣時就念死,而每一次的呼氣時則放下。
這也是為死亡所作的練習,在臨終時也應該這樣應對,而懂得放下。死亡必須要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我們才能接受它。當認知到死亡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時,也才能完全地活著、不虛擲生命。 這也是為死亡所作的練習,在臨終時也應該這樣應對,而懂得放下。死亡必須要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我們才能接受它。當認知到死亡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時,也才能完全地活著、不虛擲生命。
-萬一修習「念死」造成了恐懼,則多著重在呼氣以及放下,能夠將心鎮定下來,以回復到平衡。相反地,如果逐漸懶散了,則多著重在吸氣以及念死,可以更精進,讓自己徹底活在當下。+萬一修習念死造成了恐懼,則多著重在呼氣以及放下,能夠將心鎮定下來,以回復到平衡。相反地,如果逐漸懶散了,則多著重在吸氣以及念死,可以更精進,讓自己徹底活在當下。
一開始提到的「念身」,是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因此在打坐完後,平日的行動中,仍可念身以收攝心念,銜接打坐修行與日常生活。 一開始提到的「念身」,是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因此在打坐完後,平日的行動中,仍可念身以收攝心念,銜接打坐修行與日常生活。
-以上入門方法是由無著比丘依據南北傳經典綜合整理,其經文根據、學術分析、以及進一步的修法,可參考本經線上「進階辨正」的連結。+以上入門方法是由無著比丘依據南北傳經典綜合整理,其經文根據、學術分析、以及進一步的修法,可參考本卷末線上「進階辨正」的連結。 
=====(六〇九)@@[0171a26]@@===== =====(六〇九)@@[0171a26]@@=====
行 389: 行 391:
  -疑蓋:疑惑。   -疑蓋:疑惑。
-五蓋會阻礙入定,也阻礙七覺支的建立,去除五蓋並且培育七覺支是證悟的必要條件。+五蓋會阻礙入定,也阻礙七覺支的建立,去除五蓋並且培育七覺支是證悟的必要條件。為方便在實修中檢視並對治五蓋,要熟記五蓋的項目及意義,也可參見以下第611經「讀經拾得」中的圖示。
依據[[agama1:增壹阿含經壹入道品第十二|《增壹阿含經》卷五〈壹入道品12〉第1經]]、[[http://buddhaspace.org/agama2/24.html#九八_中阿含因品念處經第二_第二小土城誦|《中阿含經》卷二十四〈因品4〉第98經念處經]]等經典,在修習「法念處」時,要覺知五蓋。可以透過認出五蓋,將障礙轉為修習對象,覺察它的現前,甚至能夠讓它消失;如果仍然不夠讓它消失,則可以用如不淨觀、守護根門、適量飲食等種種方法對治五蓋。 依據[[agama1:增壹阿含經壹入道品第十二|《增壹阿含經》卷五〈壹入道品12〉第1經]]、[[http://buddhaspace.org/agama2/24.html#九八_中阿含因品念處經第二_第二小土城誦|《中阿含經》卷二十四〈因品4〉第98經念處經]]等經典,在修習「法念處」時,要覺知五蓋。可以透過認出五蓋,將障礙轉為修習對象,覺察它的現前,甚至能夠讓它消失;如果仍然不夠讓它消失,則可以用如不淨觀、守護根門、適量飲食等種種方法對治五蓋。
行 446: 行 448:
====[讀經拾得]==== ====[讀經拾得]====
 +
 +  ***五蓋的區分**
在六根接觸六境時,追逐為貪欲蓋,排斥為瞋恚蓋。自心狀態的高低來看,沉悶怠惰是睡眠蓋,浮動不安是掉悔蓋。自心猶豫不明則是疑蓋。 在六根接觸六境時,追逐為貪欲蓋,排斥為瞋恚蓋。自心狀態的高低來看,沉悶怠惰是睡眠蓋,浮動不安是掉悔蓋。自心猶豫不明則是疑蓋。
 +
 +  ***排除睡眠蓋不是完全不睡覺**
 +
 +睡眠蓋指昏沉和嗜睡,因為昏沉和嗜睡讓人無法集中精神修行。排除睡眠蓋是要避免在禪修時昏沉和嗜睡,而不是硬撐著完全不睡覺,畢竟完全不睡覺會帶來更嚴重的睡眠蓋。
 +
 +正確地去除睡眠蓋,可以由規律的睡眠作息、減少食量、保持環境的光亮、張眼、洗臉、走到戶外、經行等方式,經中提到的方法可見本卷第615經的「讀經拾得」。
=====(六一二)@@[0171c06]@@===== =====(六一二)@@[0171c06]@@=====
行 469: 行 479:
====[註解]==== ====[註解]====
-[一] 閡:障礙;阻礙。+[一] 閡:阻隔;妨礙。讀音同「合」。
[二] 四種聲聞:四眾弟子,即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二] 四種聲聞:四眾弟子,即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三] 增上方便,利根智慧:精進修習,智慧猛利。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有增上行、有增上意、有增上念、有增上慧,有辯才成就第一辯才」,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具足憶念、保持、背誦、與說法的智慧」。+[三] 增上方便,利根智慧:精進努力,智慧猛利。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有增上行、有增上意、有增上念、有增上慧,有辯才成就第一辯才」,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具足憶念、保持、背誦、與說法的智慧」。
[四] 食息:吃飯休息。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飲食」,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吃、喝、咀嚼、品嘗」。 [四] 食息:吃飯休息。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飲食」,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吃、喝、咀嚼、品嘗」。
行 490: 行 500:
  * 參考 {ref>Zho163}   * 參考 {ref>Zho163}
-  * 參考 [[http://tripitaka.cbeta.org/N09n0005_002#0107a07|南傳《中部尼科耶》〈獅子吼品2〉 第12經獅子吼大經]] +  * 參考 [[http://tripitaka.cbeta.org/N09n0005_002#0107a07|南傳《中部尼科耶》〈獅子吼品2〉 第12經獅子吼大經。]] 
-  * 參考 [[http://tripitaka.cbeta.org/T17n0757_003#0600a06|《佛說身毛喜豎經》卷3]]+  * 參考 [[http://tripitaka.cbeta.org/T17n0757_003#0600a06|《佛說身毛喜豎經》卷3。]]
====[讀經拾得]==== ====[讀經拾得]====
行 577: 行 587:
  -擇法覺支:以智慧明辨、揀擇各種法。   -擇法覺支:以智慧明辨、揀擇各種法。
  -精進覺支:勇猛精勤,修習[[四正斷]]。   -精進覺支:勇猛精勤,修習[[四正斷]]。
-  -喜覺支:契合於佛法而生的歡喜、法喜。+  -喜覺支:契合於佛法而生喜悅。
  -猗覺支:身心輕安、平靜。又譯為除覺支、輕安覺支。   -猗覺支:身心輕安、平靜。又譯為除覺支、輕安覺支。
  -定覺支:入定而不散亂。   -定覺支:入定而不散亂。
  -捨覺支: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   -捨覺支: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
-四念處作為念覺支,能促成後續的其他覺支:有念覺支後能辨別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也就是擇法覺支;擇有益的法而努力,即是精進覺支;精進修行自然產生法喜,而為喜覺支;法喜能讓身心輕安,是猗覺支;輕安後容易得定,是定覺支;有了定後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是捨覺支。+修行四念處,時時正念覺知、安住在當下,就是念覺支,能促成後續的其他覺支;有念覺支後能辨別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也就是擇法覺支;擇有益的法而努力,即是精進覺支;精進修行契合於佛法,能離於世俗的心念並產生喜悅,而為喜覺支;喜悅能讓身心輕鬆安穩,是猗覺支;身心輕鬆安穩伴隨著更高層次的樂,而容易得定,是定覺支;有了定後無欲無憂,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是捨覺支。
=====(六一五)@@[0172a26]@@===== =====(六一五)@@[0172a26]@@=====
行 622: 行 632:
[] 心於外求,然後制令求其心,散亂心、不解脫皆如實知:如果心追逐外境,要(以四念處)覺知心的狀態,不管是亂散心、執著心,都如其原貌地了知。 [] 心於外求,然後制令求其心,散亂心、不解脫皆如實知:如果心追逐外境,要(以四念處)覺知心的狀態,不管是亂散心、執著心,都如其原貌地了知。
-[] 若身躭睡,心法懈怠,彼比丘當起淨信,取於淨相:如果身體愛睡,心理懶惰不積極,這位比丘應該要升起清淨的信心,專注於(能令人愉悅的)清淨相。相當的南傳經文作「生起身所緣的或身上的熱惱,或心的退縮,或向外地擾亂心,阿難!那樣,比丘的心應該被另安置於某些能激起信心的相」。+[] 若身躭睡,心法懈怠,彼比丘當起淨信,取於淨相:如果身體愛睡,心理懶惰不積極,這位比丘應該要升起清淨的信心,專注於(能令人歡喜的)清淨相。相當的南傳經文作「生起身所緣的或身上的熱惱,或心的退縮,或向外地擾亂心,阿難!那樣,比丘的心應該被另安置於某些能激起信心的相」。
-[] 喜:契合於佛法而生歡喜、法喜。即七覺支中的「喜覺支」。+[] 喜:契合於佛法而生喜悅。即七覺支中的「喜覺支」。
-[] 猗息:輕鬆安穩,又譯為「輕安」。即七覺支中的「猗覺支」。+[] 猗息:身心輕安、平靜。即七覺支中的「猗覺支」。
[] 定:入定而不散亂。即七覺支中的「定覺支」。 [] 定:入定而不散亂。即七覺支中的「定覺支」。
行 640: 行 650:
====[讀經拾得]==== ====[讀經拾得]====
 +
 +  * **四念處是修定的基礎**
 +
 +卷十七第842經說修滿「隨喜、歡喜、猗息、樂、一心」五法能得禪定,這五法也就是本經所說的「悅……喜……猗息……樂……定」,可見四念處是修定的基礎。
  * **四念處是七覺支的基礎**   * **四念處是七覺支的基礎**
-本經闡述四念處是七覺支的基礎,這七覺支和本經經文的對應關係如下:+本經顯示四念處是七覺支的基礎,這七覺支和本經經文的對應關係如下:
  *念覺支:身身觀念住(受、心、法念亦如是說)。   *念覺支:身身觀念住(受、心、法念亦如是說)。
行 650: 行 664:
  *猗覺支:身則猗息,則受身樂。   *猗覺支:身則猗息,則受身樂。
  *定覺支:其心則定。   *定覺支:其心則定。
-  *捨覺支:外散之心攝令休息,不起覺想及已觀想,無覺無觀,捨念樂住,樂住已,如實知。+  *捨覺支:捨念樂住,樂住已,如實知。
也就是說四念處就是七覺支之首的「念覺支」,別經中所舉「念覺支」的例子也可說在四念處的範疇之中,例如《雜阿含經》卷三十三第931經以「六念」切入七覺支,《雜阿含經》卷三十二第916經以「念無殺盜淫妄心」切入七覺支,《中阿含經》卷四〈業相應品2〉第20經波羅牢經以「念十善業道」切入七覺支。 也就是說四念處就是七覺支之首的「念覺支」,別經中所舉「念覺支」的例子也可說在四念處的範疇之中,例如《雜阿含經》卷三十三第931經以「六念」切入七覺支,《雜阿含經》卷三十二第916經以「念無殺盜淫妄心」切入七覺支,《中阿含經》卷四〈業相應品2〉第20經波羅牢經以「念十善業道」切入七覺支。
行 662: 行 676:
  * **什麼是「取於淨相」?**   * **什麼是「取於淨相」?**
-本經提到在愛睡時可以取於淨相,在卷二十七第715經也說:「彼明照思惟,未生睡眠蓋令不起,已生睡眠蓋令滅」(CBETA, T02, no. 99, p. 192, c11-12)+{{ :agama:decoration:sun-3275314_640.jpg?320|}} 
 + 
 +本經提到打坐愛睡時可以取於淨相:「若身躭睡,心法懈怠,彼比丘當起淨信,取於淨相」,在卷二十七第715經也說:「彼明照思惟,未生睡眠蓋令不起,已生睡眠蓋令滅」(CBETA, T02, no. 99, p. 192, c11-12)
-什麼是「取於淨相」?例如光明想(參見 《中阿含經》卷二十〈長壽王品2〉第81經念身經)、念佛的功德(參見《增壹阿含經》卷二〈廣演品3〉第1經),也可引申至持誦佛號(參見《雜阿含經》卷四十二第1158經)、禮佛(參見《增壹阿含經》卷24〈善聚品32〉第3經),能讓人愉悅或歡喜,而提神醒腦。這原理有點像在沉悶的課堂上老師會講些笑話,大家就不會睡了。+什麼是「取於淨相」?例如光明想(參見 《中阿含經》卷二十〈長壽王品2〉第81經念身經)、念佛的功德(參見《增壹阿含經》卷二〈廣演品3〉第1經),也可引申至持誦佛號(參見《雜阿含經》卷四十二第1158經)、禮佛(參見《增壹阿含經》卷24〈善聚品32〉第3經),能讓人歡喜或愉悅,而提神醒腦。這原理有點像在沉悶的課堂上老師會講些笑話,大家就不會睡了。
如果睡意太濃,無法靠取於淨相來解除,還有其他的方法,在《中阿含經》卷20〈長壽王品2〉第83經長老上尊睡眠經中佛陀就開示可依序採用的方法包括:「不修會導致睡眠的相」、「誦習佛法」、「為他說法」、「思惟佛法」、「掐耳朵」、「洗臉」、「到室外看星空」、「室外經行」、「室外打坐」,如果還是太睏,就先好好睡一覺了。 如果睡意太濃,無法靠取於淨相來解除,還有其他的方法,在《中阿含經》卷20〈長壽王品2〉第83經長老上尊睡眠經中佛陀就開示可依序採用的方法包括:「不修會導致睡眠的相」、「誦習佛法」、「為他說法」、「思惟佛法」、「掐耳朵」、「洗臉」、「到室外看星空」、「室外經行」、「室外打坐」,如果還是太睏,就先好好睡一覺了。
行 674: 行 690:
[[研討:四念處與七覺支實修次第]] [[研討:四念處與七覺支實修次第]]
 +[[研討:《雜阿含經》第615經的經文如何對應捨覺支]]
=====(六一六)@@[0172b23]@@===== =====(六一六)@@[0172b23]@@=====
行 683: 行 700:
@[0172b24]@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取自心相]]-[]-,莫令外散>-。所以者何?若彼比丘愚癡、不辨-[1]-、不善,[[不取自心相而取外相]]-[]-,然後退減,自生障閡。譬如厨士愚癡、不辨[*],不善巧便調和眾味,奉養[[尊主]]-[]-,[[酸醎酢淡]]-[]-,不適其意。不能善取尊主所嗜,酸醎酢淡,眾味和之-[2]-。不能親侍尊主左右,伺-[3]-其所須,聽其所欲,善取其心,而自用意調和眾味,以奉尊主。若不適其意,尊主不悅,不悅故不蒙爵賞,亦不愛念。愚癡比丘亦復如是,不辨[*]、不善,於身身觀住,不能除斷[[上煩惱]]-[]-,不能攝取其心,亦復不得內心寂靜,不得勝妙正念、正知-[4]-,亦-[5]-不得[[四種增上心法]]-[]-、[[現法樂住]]-[]-、本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愚癡、不辨-[6]-[*]、不善,不能善攝內心之相而取外相,自生障閡。 @[0172b24]@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取自心相]]-[]-,莫令外散>-。所以者何?若彼比丘愚癡、不辨-[1]-、不善,[[不取自心相而取外相]]-[]-,然後退減,自生障閡。譬如厨士愚癡、不辨[*],不善巧便調和眾味,奉養[[尊主]]-[]-,[[酸醎酢淡]]-[]-,不適其意。不能善取尊主所嗜,酸醎酢淡,眾味和之-[2]-。不能親侍尊主左右,伺-[3]-其所須,聽其所欲,善取其心,而自用意調和眾味,以奉尊主。若不適其意,尊主不悅,不悅故不蒙爵賞,亦不愛念。愚癡比丘亦復如是,不辨[*]、不善,於身身觀住,不能除斷[[上煩惱]]-[]-,不能攝取其心,亦復不得內心寂靜,不得勝妙正念、正知-[4]-,亦-[5]-不得[[四種增上心法]]-[]-、[[現法樂住]]-[]-、本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愚癡、不辨-[6]-[*]、不善,不能善攝內心之相而取外相,自生障閡。
-@[0172c10]@「若有比丘[[黠慧]]-[]-才辯,善巧方便,取內心已,然後取於外相,彼於後時終不退減,自生障閡。譬如厨士黠慧聰辯,善巧方便,供養尊主,能調眾味-[7]-,酸醎酢淡,善取尊主所嗜之相,而和眾味,以應其心,聽其尊主所欲之味,數以奉之,尊主悅已,必得爵祿,愛念信-[8]-重。如是黠慧厨士善取尊主之心,比丘亦復如是。-<身身觀念住,斷上煩惱,善攝其心,內心寂止,正念、正知[*],得四增心法,現法樂住,得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黠慧辯才,善巧方便,取內心相,攝持外相>-,終無退減,自生障閡,受、心、法觀亦復如是。」+@[0172c10]@「若有比丘[[黠慧]]-[]-才辯,善巧方便,取內心已,然後取於外相,彼於後時終不退減,自生障閡。譬如厨士黠慧聰辯,善巧方便,供養尊主,能調眾味-[7]-,酸醎酢淡,善取尊主所嗜之相,而和眾味,以應其心,聽其尊主所欲之味,數以奉之,尊主悅已,必得爵祿,愛念信-[8]-重。如是黠慧厨士善取尊主之心,比丘亦復如是。-<身身觀念住,斷上煩惱,善攝其心,內心寂止,正念、正知[*],得四增心法,現法樂住,得所未得安隱涅槃,是名比丘黠慧辯才,善巧方便,取內心相,攝持外相>-,終無退減自生障閡,受、心、法觀亦復如是。」
@[0172c22]@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172c22]@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行 708: 行 725:
====[註解]==== ====[註解]====
-[] 取自心相:辨識、選擇自己內心的狀態(是有貪、無貪、有瞋、無瞋、有癡、無癡等等)。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把握自己心的相」。+[] 取自心相:把握自己內心的狀態。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把握自己心的相」。
-[] 不取自心相而取外相:不辨識、選擇自己內心的狀態,而辨識、選擇外面的境界。+[] 不取自心相而取外相:不把握自己內心的狀態,而拾取外面的境界。
[] 尊主:主人。本經指「自心」。 [] 尊主:主人。本經指「自心」。
行 720: 行 737:
[] 四種增上心法:四種提升的心境,即四禪。又譯為「四增上心」。 [] 四種增上心法:四種提升的心境,即四禪。又譯為「四增上心」。
-[] 現法樂住:當下保持於安樂的狀態;另譯作「見法樂住」。+[] 現法樂住:當生保持著安樂、幸福。另譯作「見法樂住」。
[] 黠慧:聰明有智慧。「黠」讀音同「狹」,聰明的意思。 [] 黠慧:聰明有智慧。「黠」讀音同「狹」,聰明的意思。
行 732: 行 749:
  ***當取自心相,莫令外散**   ***當取自心相,莫令外散**
-本經中的「取自心相」即辨識、選擇自己內心的狀態(是有貪、無貪、有瞋、無瞋、有癡、無癡等等)。有四念處(念覺支)後能辨別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因此能促成擇法覺支。+本經中的「取自心相」即把握自己內心的狀態,有四念處(念覺支)後能辨別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因此能促成擇法覺支,進而把握自己內心的狀態。
-本經中說「取內心已,然後取於外相」,舉前一經的例子就是先了知自心是不是有散亂、昏沉等狀態,若有昏沉則取淨相來對治。如果不知道內心的狀態,只靠外境來提神,那麼是誤打誤撞,治標而不治本。+本經中說「取內心已,然後取於外相」,舉前一經的例子就是先了知自心是不是有散亂、昏沉等狀態,若有昏沉則取淨相來對治。如果不知道內心的狀態,只靠外境來提神,縱使一時沒有了昏沈,也是誤打誤撞,治標而不治本。
  ***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有什麼入門的方法?**   ***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有什麼入門的方法?**
-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可以承接身念處作連續的練習,也可以單獨分開練習。由於這四個念處一個層次比一個層次細緻,平日工作會讓心散亂掉的人,可先以身念處收攝身心,心不太散亂後才容易清楚覺知較抽象的受、心、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可以承接身念處作連續的練習,也可以單獨分開練習。由於這四個念處一個層次比一個層次細緻,平日工作或生活會讓心散亂掉的人,可先以身念處收攝身心,心不太散亂後才容易清楚覺知較抽象的受、心、法。
    * 受念處:苦、樂、不苦不樂     * 受念處:苦、樂、不苦不樂
-在修身念處時感知不同的身體部分,或是感知呼吸的,就是「受」。因此自然能從身念處轉向受念處。+{{ :agama:decoration:weather-photography-3793052_640.jpg?320|}}
-修受念處時,要能明辨此時感受是苦、樂、還是中性的不苦不樂。持續明辨感受是苦、樂、不苦不樂三者的哪一種。+在修身念處時覺知不同身體部分的感受,或是覺知當下呼吸的感受,就是「受」。因此自然能從身念處轉向受念處。 
 + 
 +修受念處時,要能知道此時感受是苦、樂、還是中性的不苦不樂。持續知道感受是苦、樂、不苦不樂三者的哪一種。
《雜阿含經》卷十七第471經說感受就像是風,有時吹東風、有時吹西風、有時吹南風、有時吹北風,風有時強、有時弱,但我們通常不會因為風怎麼吹而心煩意亂,不會執著風要從東邊來,也不會因為風較強而生氣,因為這是沒有意義的事。「受」也是如此,苦、樂、不苦不樂的受來來去去,不須要執著。不須要太在意「啊!我真是快樂呀!」或是「啊!我真傷心呀!」樂與苦並不是永恆的,受就只是受,這個正觀可逐漸地減弱感受觸發激烈反應的力道。 《雜阿含經》卷十七第471經說感受就像是風,有時吹東風、有時吹西風、有時吹南風、有時吹北風,風有時強、有時弱,但我們通常不會因為風怎麼吹而心煩意亂,不會執著風要從東邊來,也不會因為風較強而生氣,因為這是沒有意義的事。「受」也是如此,苦、樂、不苦不樂的受來來去去,不須要執著。不須要太在意「啊!我真是快樂呀!」或是「啊!我真傷心呀!」樂與苦並不是永恆的,受就只是受,這個正觀可逐漸地減弱感受觸發激烈反應的力道。
 +
 +例如打坐時腿痛,修受念處時,可將主觀的痛覺轉作客觀的分析對象,腿痛有時就不會那麼難耐,痛而不一定苦。
    * 心念處:貪、瞋、癡等     * 心念處:貪、瞋、癡等
行 752: 行 773:
修受念處時覺知感受的,知道苦、樂、不苦不樂的,就是「心」。因此能從受念處轉向心念處。 修受念處時覺知感受的,知道苦、樂、不苦不樂的,就是「心」。因此能從受念處轉向心念處。
-心念處的練習須要明辨內心當下的狀態,心的狀態有很多種,初學者可以先練習明辨貪、瞋、癡的有與無,要知道目前心中有貪、無貪?有瞋、無瞋?有癡、無癡?+心念處的練習須要知道內心當下的狀態,心的狀態有很多種,初學者可以先練習知道貪、瞋、癡的有與無,要知道目前心中有貪、無貪?有瞋、無瞋?有癡、無癡?
當覺知有貪、瞋、癡時,初步還不須要立刻就否定貪、瞋、癡,第一步要做的是認知貪、瞋、癡,了解目前的心裡面發生了什麼? 當覺知有貪、瞋、癡時,初步還不須要立刻就否定貪、瞋、癡,第一步要做的是認知貪、瞋、癡,了解目前的心裡面發生了什麼?
行 758: 行 779:
如果貪、瞋、癡變少了,也要認知到。 如果貪、瞋、癡變少了,也要認知到。
-因此在修心念處時,不只要知道什麼時候做錯了,也要知道什麼時候做對了,兩者對心念處都一樣重要。+因此在修心念處時,不只要知道什麼時候做錯了,也要知道什麼時候做對了,兩者對心念處都一樣重要。正如照鏡子能讓人發現要如何增進自己的外貌,照見自己的心鏡能讓人發現如何增進心的狀態。
-正如照鏡子能讓人發現要如何增進自己的外貌,照見自己的心鏡能讓人發現如何增進心的狀態。 +四念處在練習時,要一一標記(知道)當下的狀態,以收攝心念;等到覺知已經穩固後,可不再須要特別一一標記當下的狀態,只要輕鬆地、客觀地覺知,維持純粹的知和持續的念。《中阿含經》卷二十五〈因品 4〉[[agama2: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五#一〇二_-_4_-中阿含因品-_5_-念經第六-_6_-_第二小土城誦|第102經念經]]講述在穀物收成前,牧牛人要小心不要讓牛跑進田地內亂吃、亂撞,就像我們要斷除貪、瞋、癡等不善的心念,以免禍患。但在穀物收成後,田地一片乾淨,牧牛人就可以在樹下輕鬆坐著,這就像沒有不善的心念又具有正念時的狀態,是很開闊的、現前的心,是放鬆的、放下的。
- +
-《中阿含經》卷二十五〈因品 4〉[[agama2: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五#一〇二_-_4_-中阿含因品-_5_-念經第六-_6_-_第二小土城誦|第102經念經]]講述在穀物收成前,牧牛人要小心不要讓牛跑進田地內亂吃、亂撞,就像我們要斷除貪、瞋、癡等不善的心念,以免禍患。但在穀物收成後,田地一片乾淨,牧牛人就可以在樹下輕鬆坐著,這就像沒有不善的心念又具有正念時的狀態,是很開闊的、現前的心,是放鬆的、放下的。+
    * 法念處: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七覺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猗覺支、定覺支、捨覺支)     * 法念處: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七覺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猗覺支、定覺支、捨覺支)
行 768: 行 787:
心念處修得好時,五蓋自然會減輕。 心念處修得好時,五蓋自然會減輕。
-要明辨這五蓋的有與無。+要知道這五蓋的有與無。
認出一個蓋現前的同時,也應該認出導致生起這個蓋的原因,以及能除去它的原因。這是法念處的特點。 認出一個蓋現前的同時,也應該認出導致生起這個蓋的原因,以及能除去它的原因。這是法念處的特點。
-當五蓋都沒有時,自然就會有喜悅(法喜)。「喜」是一個覺支(覺悟的一個要素),這「喜覺支」可在四念處修得好時升起。+當五蓋都沒有時,自然就會有喜悅。「喜」是一個覺支(覺悟的一個要素),這「喜覺支」可在四念處修得好時升起。
修習四念處就是「念覺支」;在修念處時判斷在哪種狀態,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就是「擇法覺支」;擇有益的法,努力修行念處,就是「精進覺支」;發現沒有五蓋時,就會有「喜覺支」生起;這沒有了煩惱的喜悅能讓身心都輕安,是「猗覺支」;自然內心就能定了下來,而是「定覺支」;心理越來越專注,在平等的狀態,成就「捨覺支」。這些就是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修習四念處就是「念覺支」;在修念處時判斷在哪種狀態,什麼法有益、什麼法無益,就是「擇法覺支」;擇有益的法,努力修行念處,就是「精進覺支」;發現沒有五蓋時,就會有「喜覺支」生起;這沒有了煩惱的喜悅能讓身心都輕安,是「猗覺支」;自然內心就能定了下來,而是「定覺支」;心理越來越專注,在平等的狀態,成就「捨覺支」。這些就是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同樣地,要明辨這七覺支的有與無。+同樣地,要知道這七覺支的有與無。
觀察這七覺支的起因、條件,也就是因緣。 觀察這七覺支的起因、條件,也就是因緣。
行 787: 行 806:
=====[導讀:四念處與善攝根門]===== =====[導讀:四念處與善攝根門]=====
 +
 +{{ :agama:decoration:shipping-1573495_640.jpg?320|}}
身念處的修行,從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以收攝心念開始,例如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智」,而「善攝根門」: 身念處的修行,從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以收攝心念開始,例如隨時覺知行、住、坐、臥時身體的姿勢或動作,以收攝心念。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智」,而「善攝根門」:
行 1016: 行 1037:
[] 學地:在修學戒定慧的「有學」階段。佛弟子中尚未證阿羅漢的聖者,還有法須修學,因此稱為「有學」。(阿羅漢則是「無學」,已畢業了。) [] 學地:在修學戒定慧的「有學」階段。佛弟子中尚未證阿羅漢的聖者,還有法須修學,因此稱為「有學」。(阿羅漢則是「無學」,已畢業了。)
-[] 盡諸有結:滅盡所有「生命存在」的束縛,也就是不再有來生。「有」指生命的存在、積集的善惡業。+[] 盡諸有結:滅盡所有「生命存在」的束縛,也就是不再有來生。「有」指生命的存在。
行 1241: 行 1262:
日常生活中可以「念身」,走路時覺知正在走路,站著時覺知正在站著,改變姿勢時覺知正在改變姿勢,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或外境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知」,而善攝根門。 日常生活中可以「念身」,走路時覺知正在走路,站著時覺知正在站著,改變姿勢時覺知正在改變姿勢,這樣能不被各種思緒或外境牽著走,將心定錨在身體,並進一步「正知」,而善攝根門。
 +
 +====[進階辨正]====
 +
 +[[什麼是「沙門、婆羅門」]]
=====[導讀:持戒後修四念處]===== =====[導讀:持戒後修四念處]=====
行 1594: 行 1619:
一切法都可含攝在四念處中,因為修行不外乎以身、受、心、法作下手處。 一切法都可含攝在四念處中,因為修行不外乎以身、受、心、法作下手處。
 +
 +因此四念處不只是四個方法,而是許多法門都可以應用而漸次提升覺知的四個層次,卷二十七就有提到可以用不淨觀、隨死念、四無量心、四空定、觀呼吸、無常想等等方法修念處而圓滿念覺支。
 +
 +後世的禪師也以這樣的原理開展各種法門,例如曹洞宗的「默照禪」法門可以觀呼吸下手至心念沉靜後才修,即是以身念處入手,導引至心念處的修法,可避免直接觀心時妄念過多的狀況。知道了原理後,也能根據自己的狀況搭配調整,例如修默照禪的人若貪欲過重,則可以不淨觀取代觀呼吸入手;若身體有無法排除的痛導致如坐針氈甚至起瞋心時,也可先以慈無量心等方法入手以放鬆身心並舒緩痛苦。
 +
=====(六三四)@@[0176a02]@@===== =====(六三四)@@[0176a02]@@=====
行 1767: 行 1797:
====[進階辨正]==== ====[進階辨正]====
 +
 +[[什麼是「如來十號」]]
[[標點符號對照:修習四念處的次第方法]] [[標點符號對照:修習四念處的次第方法]]
行 1776: 行 1808:
@[0176b20]@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176b20]@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176b21]@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四念處……」如上廣說。差別者,乃至「如是出家已,住於靜-[1]-處,攝受[[波羅提木叉]]-[2]--[]-律儀-[3]-,[[行處具足]]-[]-,於細微罪生大怖畏,受持[[學戒]],離殺、斷殺、不樂殺生,乃至一切[[業跡]]-[]-如前說,[[衣鉢隨身,如鳥兩翼]]-[]-。如是學戒成就,修四念處。」+@[0176b21]@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四念處……」如上廣說。差別者,乃至「如是出家已,住於靜-[1]-處,攝受[[波羅提木叉-[2]-律儀]]-[]--[3]-,[[行處具足]]-[]-,於細微罪生大怖畏,受持[[學戒]],離殺、斷殺、不樂殺生,乃至一切[[業跡]]-[]-如前說,[[衣鉢隨身,如鳥兩翼]]-[]-。如是學戒成就,修四念處。」
@[0176b26]@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176b26]@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行 1791: 行 1823:
====[註解]==== ====[註解]====
-[] 波羅提木叉:為音譯,指佛陀制訂的戒條,持守之可逐漸解脫煩惱。義譯為「從解脫」、「別解脫」。+[] 波羅提木叉律儀:佛陀所制戒條中規定的儀軌法則。「波羅提木叉」為音譯,指佛陀制訂的戒條,持守之可逐漸解脫煩惱,義譯為「從解脫」、「別解脫」。
-[] 行處具足:走到哪裡都具足(律儀)。又譯為「威儀行處具足」、「往返出入,具諸威儀」。+[] 行處具足:走到哪裡都具足(律儀)。又譯為「威儀行處具足」、「往返出入,具諸威儀」。
-[] 業跡:造作的途徑。又譯為「業道」。+[] 業跡:造作的途徑。又譯為「業道」。
-[] 衣鉢隨身,如鳥兩翼:隨身帶著衣服及鉢,如同鳥的兩個翅膀。參見《中阿含經》卷19〈長壽王品2〉第80經迦絺那經中阿那律尊者代佛說法:「諸賢,我已成就此聖戒聚,當復學極知足。衣取覆形,食取充軀,隨所遊至,與衣鉢俱;行無顧戀,猶如鷹鳥與兩翅俱,飛翔空中。」(CBETA, T01, no. 26, p. 553, a6-9)+[] 衣鉢隨身,如鳥兩翼:隨身帶著衣服及鉢,如同鳥的兩個翅膀。參見《中阿含經》卷19〈長壽王品2〉第80經迦絺那經中阿那律尊者代佛說法:「諸賢,我已成就此聖戒聚,當復學極知足。衣取覆形,食取充軀,隨所遊至,與衣鉢俱;行無顧戀,猶如鷹鳥與兩翅俱,飛翔空中。」(CBETA, T01, no. 26, p. 553, a6-9)
====[對應經典]==== ====[對應經典]====
行 1825: 行 1857:
@[0176c13]@佛告阿難:「若法我自知,成等正覺所說,謂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涅槃耶?」 @[0176c13]@佛告阿難:「若法我自知,成等正覺所說,謂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涅槃耶?」
-@[0176c16]@阿難白佛:「不也,世尊!雖不持所受戒身乃至[[道品法]]-[]-而涅槃-[]-,然尊者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常行遠離,精勤方便,攝念安住,一心[[正受]],-{舍利弗尊者超級有智慧}-捷疾智慧、深利智慧、超出智慧、分別智慧、大智慧、廣智慧、甚深智慧、無等智慧,智寶成就,[[能示-[9]-、能教、能照、能喜]]-[]-,善-[10]-能讚歎,為眾說法。是故,世尊!我為法故,為受法者故,愁憂苦惱。」+@[0176c16]@阿難白佛:「不也,世尊!雖不持所受戒身乃至[[道品法]]-[]-而涅槃-[]-,然尊者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常行遠離,精勤方便,攝念安住,[[一心]]-[]-[[正受]],-{舍利弗尊者超級有智慧}-捷疾智慧、深利智慧、超出智慧、分別智慧、大智慧、廣智慧、甚深智慧、無等智慧,智寶成就,[[能示-[9]-、能教、能照、能喜]]-[]-,善-[10]-能讚歎,為眾說法。是故,世尊!我為法故,為受法者故,愁憂苦惱。」
@[0176c23]@佛告阿難:「汝莫愁憂苦惱。所以者何?[[若生-[11]-、若起、若作]]-[]-,[[有為]]-[]-、敗壞之法,何得不壞?欲令不壞者,無有是處。我先已說,一切所愛念種種諸物、適意之事,一切皆是乖離之法,不可常保。譬如大樹,根、莖、枝、葉、華、果茂盛,大枝先折,如大寶山,大[[巖]]-[]-先崩。如是,如來大眾眷屬,其大聲聞先[[般涅槃]]-[]-。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於彼方我則無事,[[然其彼方,我則不空]]-[]-,以有舍利弗故。我先已說故,汝今,阿難!如我先說,所可愛念種種適意之事,皆是別離之法,是故汝今莫大愁毒。阿難!當知:如來不久亦當過去。-{自洲自依、法洲法依、依四念處}-是故,阿難![[當作自洲-[12]-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 @[0176c23]@佛告阿難:「汝莫愁憂苦惱。所以者何?[[若生-[11]-、若起、若作]]-[]-,[[有為]]-[]-、敗壞之法,何得不壞?欲令不壞者,無有是處。我先已說,一切所愛念種種諸物、適意之事,一切皆是乖離之法,不可常保。譬如大樹,根、莖、枝、葉、華、果茂盛,大枝先折,如大寶山,大[[巖]]-[]-先崩。如是,如來大眾眷屬,其大聲聞先[[般涅槃]]-[]-。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於彼方我則無事,[[然其彼方,我則不空]]-[]-,以有舍利弗故。我先已說故,汝今,阿難!如我先說,所可愛念種種適意之事,皆是別離之法,是故汝今莫大愁毒。阿難!當知:如來不久亦當過去。-{自洲自依、法洲法依、依四念處}-是故,阿難![[當作自洲-[12]-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
行 1870: 行 1902:
[二] 那羅聚落:摩竭提國的村名,是舍利弗的出生地及圓寂地,位於王舍城北方約十公里,今日印度比哈爾邦的巴羅貢村。又譯為「那羅揵陀」、「那爛陀」。 [二] 那羅聚落:摩竭提國的村名,是舍利弗的出生地及圓寂地,位於王舍城北方約十公里,今日印度比哈爾邦的巴羅貢村。又譯為「那羅揵陀」、「那爛陀」。
-[三] 純陀:比丘名,是舍利弗的弟弟。又譯為「摩訶周那」。舍利弗家有四兄弟出家學佛,包括舍利弗、純陀、優波先那、離越。+[三] 純陀:沙彌名,七歲即出家,是舍利弗尊者出家前的弟弟,也是舍利弗尊者的侍者,在佛陀教他如何滅外道六十二見後證得阿羅漢果,參見《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三〈善惡品 47〉第9經。又譯為「大均頭」、「純陀」、「大純陀」、「周那」、「摩訶周那」。
-[四] 瞻視:探視。+[四] 瞻視:照顧。
[五] 舍利:遺骸、遺體火化後的遺骨。 [五] 舍利:遺骸、遺體火化後的遺骨。
行 1884: 行 1916:
[九] 持辯閉塞:失去了平日的辯才,幾乎說不出話來。 [九] 持辯閉塞:失去了平日的辯才,幾乎說不出話來。
-[十] 戒身:戒的聚集;戒的一類。其中「身」指「聚集」。「五分法身」(五種佛及阿羅漢成就的功德)包括戒身、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十] 戒身:戒的聚集;戒的一類。其中「身」指「聚集」。「五分法身」(無學聖者所具備的五種功德)包括戒身、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
[] 涅槃:滅。這裡是俗語的用法。「戒身涅槃耶?」是指「戒的一類(法身功德)消失了嗎?」 [] 涅槃:滅。這裡是俗語的用法。「戒身涅槃耶?」是指「戒的一類(法身功德)消失了嗎?」
行 1906: 行 1938:
[] 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1)念覺支、(2)擇法覺支、(3)精進覺支、(4)喜覺支、(5)輕安覺支、(6)定覺支、(7)捨覺支。又譯為「七覺分」。 [] 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1)念覺支、(2)擇法覺支、(3)精進覺支、(4)喜覺支、(5)輕安覺支、(6)定覺支、(7)捨覺支。又譯為「七覺分」。
-[] 八道支:邁向解脫的正確途徑 (1)正見、(2)正志、(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又譯為「八聖道」、「八正道」。+[] 八道支: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 (1)正見、(2)正志、(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又譯為「八聖道」、「八正道」。
[] 道品法:能達到解脫的具體修行方法,就是上文的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共37種,常合稱為「三十七道品」。 [] 道品法:能達到解脫的具體修行方法,就是上文的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共37種,常合稱為「三十七道品」。
[] 雖不持所受戒身乃至道品法而涅槃:雖然(舍利弗)沒有帶著他的五分法身以及佛法一起圓寂。 [] 雖不持所受戒身乃至道品法而涅槃:雖然(舍利弗)沒有帶著他的五分法身以及佛法一起圓寂。
 +
 +[] 一心:心專注於於一境而不散亂,是「定」的別名之一。又譯為「心一境性」。
[] 能示、能教、能照、能喜:能夠開示、教導、鼓勵、使歡喜,為佛陀教化眾生的四種方式。 [] 能示、能教、能照、能喜:能夠開示、教導、鼓勵、使歡喜,為佛陀教化眾生的四種方式。
行 1936: 行 1970:
  ***依於四念處**   ***依於四念處**
 +
 +{{ :agama:decoration:polynesia-3021072_640.jpg?320|}}
縱使佛陀和大師們人不在了,佛弟子們更是要依法修行以自行體證佛法。 縱使佛陀和大師們人不在了,佛弟子們更是要依法修行以自行體證佛法。
行 1949: 行 1985:
《長阿含經》卷二第2經遊行經:「云何自熾燃,熾燃於法,勿他熾燃;當自歸依,歸依於法,勿他歸依?阿難!比丘觀內身精勤無懈怠,憶念不忘,除世貪憂;觀外身、觀內身外身,精勤不懈怠,憶念不忘,除世貪憂。受、意、法觀,亦復如是。」(CBETA, T01, no. 1, p. 15, b7-12) 《長阿含經》卷二第2經遊行經:「云何自熾燃,熾燃於法,勿他熾燃;當自歸依,歸依於法,勿他歸依?阿難!比丘觀內身精勤無懈怠,憶念不忘,除世貪憂;觀外身、觀內身外身,精勤不懈怠,憶念不忘,除世貪憂。受、意、法觀,亦復如是。」(CBETA, T01, no. 1, p. 15, b7-12)
-「自熾然」是比喻修行自證的智慧猶如燈明,和其他經中以「滅熾然」比喻滅除燃燒身心的煩惱,當中的「熾然」是作不同的比喻。+「自熾然」是比喻修行自證的智慧猶如燈明,和其他經中以「滅熾然」比喻滅除像火燒般逼迫身心的煩惱,當中的「熾然」是作不同的比喻。
====[進階辨正]==== ====[進階辨正]====
[[什麼是「自依、法依、不異依」]] [[什麼是「自依、法依、不異依」]]
 +
 +[[agama1:研討:均頭與大均頭是否為同一人|研討:均頭與大均頭是否為同一人]]
=====(六三九)@@[0177a15]@@===== =====(六三九)@@[0177a15]@@=====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1533533105.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18/08/06 13:25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89678001403809